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科幻小说 > 我的竹马是男配 > 第四十二章 我进你退

第四十二章 我进你退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我的竹马是男配最新章节!

    程微嘴角微翘。

    她就说,怎么会有天上掉馅饼的好事呢,尤其往她身上掉的,不是陷阱就不错了。

    真想通了,程微反而平静下来,嘴角挂着淡淡的笑。

    程澈心一紧:“微微笑什么?”

    “在笑二哥很会讲故事,让我一下子懂得了许多呢。”

    程澈都要吓死了,清俊的面庞有瞬间的扭曲。

    妹妹说在一个秾丽缱绻的故事里学到了很多,这故事还是他讲的,怎么办?

    “微微啊,和二哥说说,你都懂得了什么?”程澈艰难的问出这句话,脑海中一直在疯狂的回放着刚刚讲的故事。

    他不可能顺口说出什么小姑娘不宜听的话来!

    “我现在知道啦,小娘子要想得到青梅竹马的表哥喜欢,首先要花容月貌。”程微从未见过向来云淡风轻的二哥这般模样,故意道。

    “微微!”程澈隐隐觉得妹妹对故事的关注点和别人不大一样,可他从未给别的女孩子讲过故事,更没注意过她们的想法,现在想说出哪里不同,又说不出个所以然来,一贯的聪慧冷静没了用武之地,竟把程微的话当了真,有些心疼地道,“微微,不是这样的,只看女子外貌而不重品性的男子,对那女子并不算真的喜欢,这样的男子也不值得你稀罕。”

    程微知道,二哥这是在安慰她年初被止表哥拒绝的事,可是现在,时过境迁,韩止一次次的举动早已让小姑娘冷了心,对二哥这安慰的话并没有伤怀,反而觉得无比暖心,当下伸出手挽住程澈胳膊:“像六郎那样的男子,是不是就值得稀罕了?”

    “是。”程澈点了点头。

    能为未婚妻守孝三年痴心不改的男子,将来微微若能遇到这样的良人,他也就放心了。

    “那要是十四娘没有生得花容月貌,六郎会这样喜欢吗?”程微忽闪着清澈明亮的眼睛,狭长微翘的眼尾使她褪去几分稚气,有了少女的明媚。

    程澈一时之间就答不上来了。

    为什么妹妹没有为六郎和十四娘至死不渝的爱情故事感动,而是纠结这么实际的问题?

    韩止那个混蛋,到底把妹妹伤得有多深,等下次见了,定要好好收拾他!

    见二哥许久不说话,程微觉得时机到了,像只温顺的猫蹭过来:“二哥,我有个秘密想告诉你。”

    程澈今日在幼妹这里受到的惊吓已经够多,闻言神情颇为复杂,干笑道:“微微,其实每个小姑娘都应该有属于自己的小秘密。”

    程微想了想,颔首:“二哥说的也对,那我还是先不说了,反正将来,大家都会知道的。”

    什么秘密将来大家都会知道?

    程澈心悬了起来,以手抵唇轻咳一声:“既然这样,那微微还是先告诉二哥吧。”

    要是有哪里不对,最起码他还能提前拯救一下!

    “我以后不嫁人了,二哥你说好不好?”

    什么!

    程澈手一抖,把床帐一侧垂下的镂空香薰球碰得乱晃,只觉活了十九年都没这么失态过。

    “微微,二哥刚刚没听清,你能不能再说一遍?不,不,不必再说了……”这样惊悚的话,他还是不要再听第二遍了。

    程微嘴角轻扬,一双眼笑成了月牙:“我就知道,二哥听了定会高兴的,所以才提前告诉你了。”

    程澈抬手揉了揉太阳穴:“微微,你是什么时候有了……呃,这么特别的想法的?”

    程微一副理所当然的表情:“前些日子就有了呀,刚刚听了二哥讲的故事,就觉得这决定没错了。男子十有八九都爱女子容貌,不像二哥,无论我怎么样,都对我好。”

    程澈忽然觉得自己罪孽深重,恐怕将来难脱被母亲拿鞋底抽死的下场,暗吸了口气道:“微微,这不一样,二哥对你好,是因为你是二哥的妹妹。”

    “可是大姐、二……二姐、程彤,还有程莹,都是你妹妹呢,她们还都比微微漂亮,但二哥只对我好,我干嘛要离开疼我的二哥,嫁给嫌弃我的男子?”

    程微口中提到的程莹,是程家旁支的姑娘,论起来,程微要叫其父一声九堂伯的,而程澈,便是从九堂伯家过继而来。是以程家旁支的众多姑娘们,程微别人不提,独独提了程莹。

    一提起程莹,程微忽然对将来多了几分茫然,仰头望着程澈软语相求:“二哥,我不稀罕金银首饰,也不稀罕华裳美服,就只是……有一点点喜欢吃肉,其实很好养活的。等将来分了家,让我跟着你好不好,我还可以给小侄儿讲故事的。”

    望着妹妹澄净如小鹿般的眼神,程澈发觉自己竟说不出拒绝的话来,沉默片刻,抬手抚了抚她柔顺黑亮的秀发,温声道:“微微放心,只要你愿意,二哥就一直养着你。”

    罢了,此时妹妹还小,情窦初开就被韩止那臭小子伤了心,一时想不通也是难免的,等将来,怕是他想留,还留不住呢。

    一想到这种可能,程澈莫名有些心堵,竟真的不再苦口婆心劝妹子回头是岸了。

    等程澈走了,程微没让丫鬟们近前伺候,伸手解下纱帐,躲进了一方小天地里。

    这时的她,早没了在二哥面前的爱娇调皮,冷静得近乎冷酷:“阿慧,你出来吧。”

    良久,那个声音才响起:“怎么,我说的话验证了?”

    “不错。”程微简洁的吐出两个字,就不再开口。

    还是阿慧先沉不住气:“那你是打算跟着我学制符水了?”

    “对。”

    阿慧抓狂:“蠢丫头,这是求人传授绝技的态度吗?”

    程微声音越发冷淡:“我一直以为,是你求我要学,现在,我同意跟你学了。”

    二哥曾说过,越是有所求,越不要表现的太热切,不然,对方就会抬得高高的,让你一退再退,最终退无可退,只得任人揉捏。

    二哥,不知道微微做得如何,这一次,换微微来保护你!

    “同意跟我学?”阿慧气得咬牙,“蠢丫头,你到底开不开窍啊,现在是你求着我,懂不懂!”

    “不懂。”

    “不懂?”阿慧声音陡然高了起来,“那我告诉你,姑奶奶不教了,你就眼睁睁瞧着那些噩梦一一应验吧,到时候,你就懂什么叫求人了!”

    见程微一言不发,阿慧毫不留情地补充一句:“哦,对了,忘了告诉你,你看到的那些死于非命的亲人,第一个就是你二哥。”

    程微死死压下心中的骇然和剧痛,不露出半点情绪波动,探着身子从床头柜子里翻出一柄嵌着红宝石的匕首来。

    “我拿在手里的,你可以瞧见吧,这是去年二哥送的。”程微先前就察觉到,这妖孽虽不知外界的情形,可凡是她触摸到的东西,只要她愿意,它是能感应到的。

    “呵呵,你二哥确实对你好极了。”阿慧阴阳怪气地道。

    程微冷笑,举了举匕首:“那是自然,所以你是没有机会等我亲眼瞧着二哥出事了。等到了那一日,我就先去黄泉路上等着二哥。”

    “天真,你以为人死了还能有魂魄存在吗?”

    “那你又是什么?”

    阿慧词穷。

    程微隐隐明白抓住了阿慧的弱点,乘胜追击道:“以前我是怕死的,怕灰飞烟灭,和亲人再无团聚之日,不过自从认识了你,便不怕啦,反正早晚都会团聚嘛。咦,就是不知道阿慧到时候会在哪里呀?”

    要是从一开始,程微就和寻常人一样,面对诱惑有动心、有贪婪,阿慧自信能把她吃得死死的,偏偏近一年的时间,程微给她的印象就是倔强,不会衡量得失,只按自己认定的路走到黑,这个时候,她是真的相信,这个傻不拉几偏偏又骄傲到底的小姑娘是情愿和亲人一起死也不愿意求人的,郁闷了许久终于败退,有气无力地道:“就这样吧,从明日开始,跟着我学!”

    “好吧。”程微勉为其难,心中却悄悄松了一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