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科幻小说 > 我的竹马是男配 > 第四十六章 无所不能的兄长大人(求首订)

第四十六章 无所不能的兄长大人(求首订)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我的竹马是男配最新章节!

    美白、瘦身,有哪个女子不爱呢?可亲人横死的噩梦像一柄利剑悬在程微头上,让她不敢浪费一点时间,于是拒绝道:“我不要学瘦身符,阿慧,你瞧,我现在精神好得很,可以开始练习胎产科的符吧?”

    “循序渐进,你知不知道什么叫循序渐进!”阿慧吼道。

    程微迟疑:“可是,先练瘦身符和循序渐进有什么关系?我可以先从最简单的胎产科符箓学起啊。”

    “你可以把这瘦身符,当成胎产科的入门符箓。”

    程微一脸疑惑。

    阿慧咬牙:“你想想,那些产后身材发福的女子不需要瘦身么?胎产科符箓主治的就是胎前产后诸病,以及一切妇科异症,这瘦身符不就算是其中一种?总之这符医一道,你老实听我的就是了,我还巴不得你快些学会这十三科呢!”

    程微抿了抿唇:“那就听你的,先学瘦身符就是了,不过以后有不解的,我还是要问的。”

    她才不要从一开始阿慧说什么就听什么,若是养成习惯,以后说不得被卖了还要替它数钱呢。

    阿慧没好气地应了一声,才刚刚讲了瘦身符的笔画走向,程微就听欢颜喊道:“姑娘,二公子来了。”

    “快让二哥进来。”程微声音不由欢快起来。

    这些日子,每日必来的有三人。

    一是程瑶,每日早早就到了,除了今日,她之前都以未睡醒为由拒之门外。

    再就是韩氏,与程瑶相反,她专趁着程微午休时过来。程微每次醒来,欢颜都告诉她夫人来过了,可真说起来,母女二人已有不少日子未打照面了,程微对此不置可否,反觉自在。

    还有一人就是程澈了,他每日都会来陪妹妹一会儿。时间不定。每次过来,便是程微这一整日里最开心最期待的时候了。

    至于其他人,包括卫国公府来探望的。程微并不知道,在老夫人那里就给拦下了。

    在孟氏心里,这个孙女确实有些疯癫了,当着太子妃的面就犯了失心疯。谁知道以后还会闹出什么事来,自然是少见人为妙。

    “微微。”程澈绕过屏风。见床帐是放下来的,脚步一顿,“这个时候,还在睡么?”

    “没有。我起来了呢。”程微忙喊了一声,躲在床帏中,捂着脸有些懊恼。

    刚刚她只顾欢喜把二哥请了进来。怎么忘了她容貌的变化!

    她这样,二哥万一不适应了可怎么办!

    小姑娘纠结着躲在帐子里不出来。程澈不由有些担心,往前走了几步又不好靠的太近,关切问道:“微微,怎么了,有事和二哥说。”

    许久,帐子里才传来小姑娘有些忐忑的声音:“二哥,我今日照镜子,发觉和往日不大一样了——”

    程澈心下松口气,好笑地道:“微微放心,你若是不一样,那定是更漂亮了。”

    程微顿时神采飞扬,掀开床帏跑了下来,脚步轻快冲到程澈面前,揪住了他的衣袖:“二哥,你怎么知道!”

    她就说,二哥是最了解她的人,居然还没见到她,就知道她变漂亮了!

    程澈错愕地瞪着妹妹白玉无瑕的脸蛋,

    他感觉所有的冷静淡定一旦面对幼妹,就如一匹脱了缰的野马,总是往他无法控制的方向奔去。

    “二哥,你怎么想到的?”程微个子虽高,比起程澈还是矮了一个头,这样揪着他衣袖仰头看去,因为起身急了有些眩晕,不由眯了眯眼睛。

    程澈被妹妹瞧得有些怔神,心道他怎么可能想到,他不过就是习惯了哄妹子开心而已!

    他清了清有些发干的喉咙,领着程微坐到床边,训道:“天这么冷,怎么连睡鞋也不穿就跑下来了?”

    程微在程澈面前最不需伪装的,与寻常被兄长宠惯了的小姑娘没有什么区别,吐吐舌头道:“还不是听二哥说话,我一时高兴,就顾不得了。”

    程澈头疼地叹口气,俯下身捡起地上随意摆放的一对软底绣胖蜻蜓戏莲睡鞋,替妹妹一一穿好,边穿边道:“你眼看就是十四岁的大姑娘了,怎么还像个孩子般冒失,女孩子家着了凉将来要受苦的。”

    听程澈这么一说,程微忽然想起在卫国公府的听雪林里,那个叫九月的侍女不让她坐落过雪的木桩的事情,当时她不解,问那侍女为何,那侍女却吭吭哧哧说不明白。

    想想也是,一个侍女,哪里比得上二哥博学?

    于是程微认真问道:“二哥,为何着了凉将来会受苦?”

    “呃?”程澈握着那只睡鞋,就忘了接下来要做什么了。

    好一会儿,他才直起身,神色复杂地问:“微微,母亲……没有和你讲过这些事情么?”

    程微摇头,颇不以为然,环着程澈手臂道:“反正二哥什么都知道,二哥讲给我听就好了。”

    程澈被妹妹挽住的手臂一僵,许是室内摆着火盆有些热,额头都开始冒汗了,有些狼狈地道:“总之,不能着凉就是了!二哥……二哥哪能什么都知道!”

    他疼妹妹宠妹妹甘之如饴,可连这些事都要他讲给妹妹听,还有没有天理了,他当的是兄长,不是娘!

    想到这里,程澈心中有些不是滋味,对韩氏难免生出了几分不足对外人道的不满。

    他若是韩氏亲生的儿子,定会推心置腹多劝劝母亲,可嗣子的身份,却让他许多话不好说得太过了。

    只是可怜了微微,转眼就要及笄的姑娘,还像个孩子般懵懂。

    迫不得已给妹妹讲香艳小故事已经逼得他想抓头发了,难道还要普及这些么!

    程澈瞬间觉得这兄长当得好艰难,无奈道:“微微,这些事,你若有什么不懂的。将来有机会可以问问太子妃。”

    “大姐姐有身孕啦,我不能给她添麻烦。我听二哥的,二哥说这样将来会受苦,那我以后就不这样做了。”程微乖巧地道。

    满身骄傲的小姑娘一旦乖巧起来,简直让人心都软化了,程澈忽然又愧疚起来,可对此事委实无能为力。轻咳一声道:“刚刚在路上碰到了二妹。她怎么说微微把贴身丫鬟送她了?”

    程微眉头都皱了起来,不悦地问:“二哥觉得我做得不对?”

    “这倒不是,一个小丫鬟罢了。微微想送人又何妨。只是你这里少了一个人,怕照顾不周,若是不喜欢那个丫鬟,和大伯娘说一声。给你换个人过来就是了。”

    程微笑道:“我看她挺喜欢二姐的,二姐也喜欢她。就把她送给二姐了。”

    她说着拉起程澈,把他领到窗前:“二哥你瞧,这盆水仙就是我换来的。”

    程澈好笑又心疼,抬手揉了揉妹妹头发:“傻丫头。要照你这样换东西,岂不是太吃亏了?”

    妹妹这样笨,还让不让人放心看着嫁人了?

    谁知程微抬眼环视一圈。见只有欢颜立在门口,于是压低了声音道:“二哥。我才不吃亏呢。你不晓得,那丫鬟比起我更喜欢二姐不说,她每次瞧见你还眼睛发亮呢,可见是个养不熟的,还不如这盆水仙花来得实在!”

    “咳咳咳。”程澈耳根通红,猛然咳嗽起来。

    程微忙替他拍背:“二哥,你不必替我心疼,有欢颜贴身伺候我就足够了。”

    程澈欲哭无泪。

    他那是心疼吗?被妹妹发现贴身丫鬟对他有非分之想,还不许尴尬一下了?

    “微微,二哥今日过来,还有件事要告诉你,父亲今早到家了。”

    “哦,知道了。”听到程二老爷回府,程微眼皮都没抬,淡淡应了一声。

    “他知道你还在养病,想来等收拾一下就会来看你的。”程澈目光落在程微白嫩如剥了壳的鸡蛋的面庞上,放轻了声音,“微微要不要装扮一下?”

    程微抬着下巴冷哼:“装扮什么,我还要打扮得漂漂亮亮迎接他不成?”

    程澈拍了拍她的头:“傻丫头,哪里是要你装扮的漂亮些,二哥是觉得你气色太好了,若还想再安心休养些日子,就稍微遮掩一下。”

    程微这才明白过来,一脸感激望着程澈:“还是二哥想的周到!”

    她若是这时候就大好了,岂不是要忙着到处去拜谢,哪还有时间学习制符!

    “可是我不会妆扮。”

    以前太丑,只想着往好看了收拾,哪会往丑里妆扮呀。

    “让那个叫欢颜的丫鬟来伺候你吧。”

    程微摇摇头:“欢颜只会跑腿呢。”

    程澈无语:“这样做你的贴身丫头未免不够,另外两个小丫头呢?”

    “跑腿也很重要的!”程微忙替欢颜辩解一句,心道她这些日子要的朱砂黄纸可都是欢颜偷运进来的,对了,还有两年前那本被二哥没收了的《鸳盟记》!

    “还有一个叫画眉的,会做几样小点心,另一个叫听歌,会唱小曲儿给我解闷。”

    程澈沉默一会儿,认命地把程微拎到梳妆台前:“坐下,二哥给你弄吧。”

    一刻钟后,程微看着西洋镜中美丽不减,气质却由清贵冷艳转成了柔弱病态的少女,不可思议地眨眨眼:“二哥,我就知道,没有什么是你不会的!”(未完待续)

    ps:上架第一张,很有种丑媳妇见公婆,不知会被多少婆婆抛弃或待见的忐忑。这个月柳叶会尽量双更的,如果顺利和工作挥手,那就尽可能多更,冲一回一本书唯一一次机会的新书月票榜,喜欢竹马的童鞋们请把月票留给俺吧,多谢啦。

    另外推荐好基友画媚儿的《奸臣是妻管严》,这货从我发文那天就预定推荐啦,为了她不哭晕在厕所,我赶紧满足她吧,大家可以去看看,书比我的肥多了!

    简介:当黑挫女汉子撞上光芒四射的女神,怎么破?

    齐妙笑:我有威武娘亲和医术,定让女神变女神经!

    这只烦人的奸臣是怎么回事?

    什么叫看了你就要对你负责,那是治病救人好不好?

    哪儿凉快哪待着,本姑娘忙得很,没空理你!

    某奸臣挥着小手绢喊:娘子,小爷我会一千零八招宠妻秘术,另修好夫君三从四德规范,走过路过千万别错过呀!

    一句话简介:宅斗三件宝,娘亲、医术和美食。

    某奸臣咬着手指委屈,还有我这块宝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