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科幻小说 > 我的竹马是男配 > 第四十八章 父女

第四十八章 父女

作者:冬天的柳叶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我的竹马是男配最新章节!

    “你说什么啊!”三公子程曦完全不见了平时秀雅的模样,脸像个熟透了的虾子般吼道。 吼完,看看这个,看看那个,撇下幼弟,脚步踉跄跑出去了。

    没等程二老爷开口,程微就先下手为强道:“父亲,您看,三弟跑这么快做什么,难道是心虚了?”

    “女孩子家,不要胡言乱语!”程二老爷心中不满程微什么话都敢说,对向来得意的儿子多少生了些不满。

    曦儿还是太斯文了些,哪能因为一句话就落荒而逃的。

    程微挑眉,淡淡扫一眼程彤:”四妹可听到了?”

    “听到什么?”程彤一脸的莫名其妙。

    程微一笑:“女孩子家不要胡言乱语呀。”

    “我何时胡言乱语了?”

    程彤说话柔声细气,若是往常,程微一回嘴,大嗓门立时显得她仗着人高马大欺负人,可现在她瘦了下来,没了人高马大的样子,又被程澈巧妙妆点过,明明音量不减还透着冷淡,给人的感觉却明显不同了。

    她平静地陈述,声音清脆,掷地有声:“刚刚四妹不是说我狐狸精附体么?这还不是胡言乱语?就连父亲都说你胡言乱语了,你还不承认,女孩子哪能这样子!”

    “你!”程彤这回眼泪是真流出来了,雾蒙蒙的眸子望着程二老爷,怯怯道,“父亲,刚刚您指责的难道是彤儿吗?”

    “不是你是谁?”程微又抢先一步开了口,“我昏迷了那些日子,是被玄清观的首席真人北冥道长唤醒的,四妹才见了我,不问别的。就说我是被狐狸精附体,这不是胡言乱语是什么?父亲,您说是不是?”

    在外人面前她本不爱笑,这般抬眸一笑,眼底尽是波光潋滟,程二老爷真有种眼前少女不是他亲生女儿的玄妙感,可那眉、那眼。还有笑起来时眼中惯有的冷淡。都让他明白,眼前的少女确实是他次女无疑。

    没有谁家的女儿看父亲的眼神,比之陌生人都不如!

    “父亲。您说是不是?”程微坚持问道。

    今日,她非要逼着这位心长偏了的父亲大人把耳光甩到程彤脸上去。

    让那臭不要脸的和她抢二哥!

    “是。”程二老爷咬牙挤出这个字,看着程彤,“彤儿。你小孩子家不要乱说话,北冥道长是什么人物。他亲自给你三姐看好了病,怎么会有狐狸精附体的荒唐事。”

    程彤不可置信的望着程二老爷,睫毛如蝉翼般轻轻颤动,上面挂着泪珠。将坠未坠。

    那脆弱的样子看得程二老爷一阵心疼,张了张口,却不敢说出安慰的话来。

    他怎么敢附和着小女儿质疑北冥道长的能力。北冥道长身为玄清观首席真人,已经是大梁国师之下的第一人!

    甚至可以说。在国师多年避世不出的情形下,北冥道长已经是实际上的国师了!

    自古朝代更迭,唯有道教是亘古不变的国教,到了大梁朝,近几十年来佛教渐兴,可玄清观的地位还是无法撼动的,每一任国师皆出自玄清观,称得上这世间道法第一人,更是符医第一人!

    历来国师见帝王时,都无需跪拜,甚至满朝文武,需以半跪礼迎之。

    玄清观这般崇高的地位,他质疑北冥道长的话要是传了出去,那才是惹了大麻烦!

    见全心仰仗的老爷不说话,女儿又扑簌簌泪水直流,董姨娘忍不住开口了:“三姑娘,你想多了,彤儿只是关心则乱而已——”

    程微眼风都没扫董姨娘一眼,一脸嫌弃看着程彤:“四妹有话何不好好说,就算眼泪不要银子,也别这么浪费,显得忒廉价!咱们家虽不富贵,走出去好歹是伯府的姑娘,你这般可不像样子。”

    程彤捂着嘴耸动肩膀,都要哭岔气了,泪眼四顾,眼看生母董姨娘脸色青白交错是指望不上了,一拧身扎进了程二老爷怀中嘤嘤哭起来。

    程二老爷失忆那几年,早忘了大户人家抱孙不抱子的规矩,何况这个女儿是水做的,打小就抱在膝头疼若掌珠,一见小女儿哭了,立刻就心疼的不行,眉峰拧起道:“微儿,你身为姐姐,对妹妹说话怎么这般刻薄?”

    程微抬着下巴,不甘示弱地反问:“四妹说我中邪就是关心则乱,我教导她别这般小家子气,就是刻薄吗?”

    程二老爷自知这心偏的有些理亏,清了清喉咙道:“就算是教导彤儿,自有大人在,你还是个孩子呢,莫要乱操心。”

    程微凝视着这个被她叫做“父亲”的男人,眸子里没有一点温度。

    示弱讨好,她其实也会的,可她只愿意对自己在乎的人示弱,凭什么去讨好这样一个人。讨好来的疼宠,她程微一点不稀罕!

    他哪怕是被程彤那副娇柔的样子蒙蔽,以为自己欺负她,从而站在程彤那边,她都可以说服自己是她的父亲太笨,从而对所谓的父女之情抱有一丝期待。

    可是,打从那年起,她便明白,她的父亲,不是真糊涂的看不清,而是他心早就长偏了,拽不回来了!

    他不是认为程彤不会犯错误,而是哪怕程彤犯了错误,他依然舍不得站在程彤的对立面上。

    程微忽然觉得意兴阑珊,连话都懒得和这人说了,斜靠着床头屏风闭着眼,抬手揉捏太阳穴:“父亲,我头疼。”

    程二老爷面色有些难看,可次女都这样说了,身为父亲还能说什么,于是淡淡点头:“既然这样,那你就好好歇着,等到了年三十,总要和一家人吃顿团圆饭。”

    “知道了。”

    程二老爷冷眼瞧着神情淡漠的次女。

    仔细看来,次女容貌变化其实不大,只是瘦了、白了,才让人乍一看有种脱胎换骨的变化。可她这性子似乎比以往沉静多了,难道是变好看了,心态就平和了,以往太着急?

    程二老爷对未来隐约有种不妙的预感,心事重重对董姨娘道:“走吧。”

    自进来就被程微彻底无视的董姨娘心都快碎了,捧着心口点了点头。

    于是程二老爷牵着程彤,董姨娘紧随其后,一家三口头也不回的出去了。

    等走出院门,董姨娘才惊呼一声:“老爷,扬儿呢?”

    程二老爷铁青着脸苦苦思索。

    程彤抽噎道:“四弟一定是落在三姐那里了!”

    飞絮居里,程微面色古怪盯着坐在角落里捧着盘子大口吃鸳鸯奶卷的小胖墩儿,大为不解。

    什么情况,他们来探望,把扬哥儿留在她这儿想干什么?(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