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科幻小说 > 我的竹马是男配 > 第五十六章 吃醋

第五十六章 吃醋

作者:冬天的柳叶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我的竹马是男配最新章节!

    啪的一声,一枚白色棋子拍在了棋盘上,程微清亮的声音响起:“二哥,我就下这里,该你了!”

    程澈无奈瞥程微一眼,顺势起身往她这里靠了靠,不着痕迹与来者拉开了一段距离,抬眸浅笑:“莹堂妹,新年好。 首发哦亲”

    少女未察觉什么,一声来自程二公子的“新年好”让她神采飞扬,得意瞥程微一眼,把白嫩嫩的手摇了摇,娇声喊道:“十三堂兄,压岁钱在哪里呀,人家已经十四岁了。”

    程微再也忍不住,冷着脸,伸手在程澈腰间狠狠拧了一把。

    “呃——”程澈刚开口,就觉腰部一痛,忙反手按住程微捣乱的手,赧然道,“莹堂妹,今日回来的晚,直接就来了这里——”

    “这么说,十三堂兄没给我准备压岁钱了?”少女不甘地抿着唇,目光微转,落在程澈腰间系的荷包上,眼睛一亮,“十三堂兄,这小鱼荷包虽然丑了些,还怪有趣的,我看还是崭新的,不然你把这个送我当压岁钱好了,我就不怪你啦。”

    程微简直要气死了。

    这小鱼荷包是她自从收了二哥“巧天成”的胭脂后,时不时跑去池边观察小鱼戏水,光练习画小鱼就练了两个月,然后又浪费了不少布料才做成的!

    虽然因为绣工寻常,荷包不大精致,可是这种小鱼形状的荷包哪里都找不到,特别是一双鱼眼睛,她专门挑了小米大的黑珍珠当了眼珠,眼白则是用银线细细勾勒而成,瞧着跟活了一样。

    她打量自己哥哥一眼,暗自冷笑。

    程莹倒是不傻。二哥这浑身上下,最好的就是她这小鱼荷包了!

    程三姑娘衡量物品的价值显然和常人不大一样,至少在程莹看来,这小鱼荷包就是寻常玩意儿,不过样子新奇有趣,用的布料又好,当作新年礼物还是不错的。她要的又不是什么贵重物件。堂兄没有拒绝的道理。

    两个小姑娘,目光全都直勾勾落在了程澈脸上。

    程澈冷汗都要流下来了,不是怕这位扬着笑脸讨要压岁钱的堂妹。而是紧张身旁散发着冷气的妹子,忙往腰间一摸,掏出一粒金花生来。

    金光灿灿的小花生在阳光下几乎闪花人眼,两个小姑娘同时瞪大了眼睛。

    “十三堂兄。你,你把这个送我?”程莹捂住了嘴。“这,这也太贵重了,能买多少荷包呀!”

    她喜滋滋伸出手,程澈暗叹口气。认命把金花生递了过去。

    谁知程莹接过金花生后并不罢休,她小心把花生放进荷包里,直接就挽住了程澈胳膊。冲程微耀武扬威:“微堂妹,十三堂兄送你什么新年礼物呀?”

    这个死不要脸的!

    程微气得嘴唇都白了。豁然站起来,目光落在程莹挽着程澈的手臂上。

    程澈没想到程莹会有这样的举动,忙把手臂抽出来,还要注意着力道别把人家小姑娘弄痛了,落在程微眼中,只觉二哥对程莹温柔无比,再想着程莹刚刚的话,简直是拿锥子在戳她的心口!

    她强忍怒火,弯唇笑道:“我又不是小孩子了,还缠着哥哥要什么新年礼物。再者说,这礼物都是别人主动送,哪有眼巴巴伸手要的道理?”

    程莹想着金灿灿的花生,对程微的暗讽毫无反应,丢过去一个得意的眼神,笑嘻嘻道:“和外人当然不行,和十三堂兄就可以呀。呵呵,说了这许多,原来十三堂兄没有送你礼物呀?”

    “谁说没有!”程微下巴微抬,“巧天成的胭脂水粉和香露,二哥每种送了我几样呢!”

    她把先前程澈送的礼物搬出来堵住程莹的嘴,随后斜睨程二公子一眼,绷着脸道:“我回飞絮居了,下棋忒没意思!”

    程二公子被妹子这一眼斜得心惊肉跳,顾不得在其他人面前维持君子风度,忙追了上去。

    程莹望着远走的兄妹二人,不高兴地扯了扯帕子。

    有什么得意的,十三堂兄明明是她亲哥哥,要不是过继到了他们家,现在该是程微叫十三堂兄才对!

    程莹同样觉得很委屈,抬脚欲追,又停下来。

    罢了,就程微那死要面子活受罪的性子,她若是跟去,说不定还要强端着,她不去的话,定会和哥哥吵起来,到时候,哥哥就知道谁更懂事了,说不定下次,还会送她更好的礼物呢!

    她伸手摸摸荷包里硬硬的金花生,微微一笑,哼着不知名的调子找程瑶等人聊天去了。

    程澈把程微拦住,兄妹二人在长廊拐角处的一丛芭蕉树旁停下来。

    这里比较偏僻,许是下人们偷懒,被霜雪冻伤的部分芭蕉叶没有及时砍去,枯黄一片,好在已进了正月,零星冒出几片新叶来,寒天雪地掩不住那股勃勃生机,就如同此时少女气红的脸,仿佛掬了一缕晚霞来,即便是生气也让人觉得美丽。

    “微微,你生二哥气了?”程澈抬手想替程微拂去肩头被芭蕉叶蹭上的积雪,似是想到什么,抬到半空停下,默默把手收了回去。

    没了外人在场,程微总算用不着再心口不一,抬脚就往程澈脚背上踩去,不过才踩上,又怕真把二哥踩痛了,改为轻踢一下,紧抿着唇冷哼道:“我哪敢生二哥的气,要是乱发脾气,无理取闹,说不准以后二哥就不理我了,反正二哥又不是没有妹妹!”

    “微微——”程澈把手落在程微肩头,还是忍不住替她把落雪拂去了,做完后忍不住想,他一定是太习惯照顾微微了,不让他干,简直浑身不自在,这毛病是不是该改改了?

    “你莫说这些傻话,二哥怎么会不理你呢。”

    程微白他一眼:“理我又如何,二哥骗人,说了只认我一个妹妹。结果呢,大年初一,我什么礼物都没见到,却把金花生给了程莹,到底,到底是——”

    她想说到底是亲生的兄妹,可话到嘴边。又生生咽了下去。心中一片酸楚。

    程莹实在太讨厌了,虽说家中日子比伯府差些,说出去没有伯府姑娘的名头。可事实上,伯府日子也不过如此,她有父母和两个哥哥疼宠,为何就非要和她争二哥呢!

    其他旁支的堂姐妹们鲜少来府上。只有程莹,除去逢年过节。时不时还要来溜一遭,像逛自家菜园子似的,生怕二哥不记得是从她家过继来的!

    可是偏偏,在二哥面前她又不能说得太过。满肚子损程莹的坏话只能硬憋着,谁让人家才是二哥的亲妹子呢!

    就像父亲,二哥明明比三弟优秀许多。可是当年二哥拜顾先生为师,她瞧不出父亲有多高兴。反而是三弟读书略有进步,就见父亲喜笑颜开。

    还有祖母,明明二哥喊她祖母最久,可现在呢,七岁才喊了第一声祖母的三弟在她心中早已排在二哥前头,对二哥时远时近的态度,让她瞧着都心寒气闷。

    说白了,不过是血浓于水罢了。

    小姑娘一想到那颗金灿灿的花生,就气得咬唇,无师自通学会了女人的无理取闹:“二哥,要是,要是我和程莹同时落了水,你会先把谁救起来?”

    “自然是先救你。”程澈毫不犹豫地道。

    这么明确的回答,反而让程微不知说什么好了,愣了好一会儿才道:“二哥,你莫不是在哄我?”

    程澈笑了:“微微,二哥什么时候骗过你?”

    “可是……你都没有考虑就说先救我,这,这决定是不是太轻易了些?”

    程澈觉得女孩子真是这世上最难理解的存在,他说先救她,说慢了不开心,说快了怀疑,要是说先救别人……呵呵,那就直接死定了!

    他望着妹妹有些紧张的样子,轻轻叹了口气:“微微,正是因为说的是心里话,才不需要考虑。如果真发生那样的事儿,二哥自然是先救你的。”

    听了这话,程微嘴角立刻忍不住翘起来,又觉得高兴的这么明显不大合适,忙强忍住了,程澈认真的态度让她有些脸热,移开目光道,“那二哥就没想过,程莹该怎么办?”

    “微微想听实话么?”

    程微扬了扬眉:“嗯。”

    “二哥也没想过之后该怎么办,只是真遇到那种情况,最确定的就是知道先救你。”程澈说到这里,也觉得有些不好意思,轻咳一声道,“微微,这样总该不生气了?”

    “那二哥怎么还给她金花生?”程微心中已然很满意,得寸进尺问了一句。

    “那不是掏错了么!”程澈想到那颗金花生,也有些头疼。

    这一颗金花生送出去,可以想见,堂伯母和莹堂妹恐怕又要往这边勤跑一阵子了。

    “这也能掏错?”程微不敢相信素来稳重的二哥会犯这种错误。

    程澈万分委屈:“那时不是担心莹堂妹把三妹送的小鱼荷包抢去吗,真抢去,二哥总不能抢回来,所以急着找个物件,本想送颗银花生的,谁成想一着急就拿错了。”

    心中默默补充道,更重要的是旁边还有个散发着冷气的妹子,冻得他手滑了!

    程微听了心情大好,抿唇道:“这倒也是,小鱼荷包可比那金花生强多了,那可是我一针一线绣出来的,二哥真给了她,我至少……至少十天不会理你的!”

    程澈张了张嘴,心道,三妹,咱敢多说几天吗?

    一阵风吹来,芭蕉叶子摇晃,积雪簌簌而落,斜斜打在二人身上。

    程澈往那个方向挡了挡:“微微,这拐角处风大,咱们去花厅里喝茶吧。”

    “也好。”程微不再提回飞絮居的事,心情愉悦跟着程二公子走了,连没收到哥哥新年礼物的事也不计较了,心想二哥为了护住她的小鱼荷包,赶紧找东西打发程莹呢,遇到危险还会先救她,有没有礼物才不重要。

    二人走到月洞门前,程微就听到了熟悉的说话声:“爹,娘,干嘛这么快就走了,我还没和哥哥多说几句话呢!”

    中年男子特有的低沉声音响起:“莹儿,怎么这么没有规矩,我说过多少次了,那是你堂兄,不是你哥哥!”

    “可是,他本来就是嘛,不然怎么会对我格外好呢?”程莹从荷包里摸出那颗金花生,递给父母看,“爹,娘,你们看,这是哥哥给我的新年礼物呢!”

    “哎呦,是金的?”一身大红袄子配紫色马面裙的妇人把那颗金花生拿起来,放到口中就咬了一下,“果然是金的!”

    “娘,您这是做什么,当心咬坏了!”程莹大急,伸手去抢。

    妇人一把拍开程莹的手,笑骂道:“死丫头,还和你娘抢东西,这可是金子,你一个小丫头留着做什么?娘替你收起来,将来给你当嫁妆!”

    “娘,您怎么能这样!”程莹一脸郁闷,心想什么当嫁妆,说不准这金花生就便宜哪个小侄儿了。

    “澈儿?”一家三口又往前行了几步,就迎面撞见了程澈兄妹,男子一脸尴尬地喊道。

    程澈站定,态度颇为恭敬:“九堂伯,堂伯母,过年好,侄儿给你们拜年了。”

    “过年好,过年好。”程九伯连连点头,心道到底是在伯府长大的,这个孩子是一年比一年出众了。

    他目光往旁边移去,落到程微脸上,迟疑了一下问:“这是微儿吧?”

    见程微一声不吭,只盯着他瞧,以为是刚刚那番话被这丫头听去了,不由有些尴尬,侧头对妇人道:“你瞧瞧,这是微儿吧?这孩子不开口,我都怕认错了。”

    妇人早就在仔细打量程微,闻言点点头:“没错呢,微姐儿其实五官都没变,就是人瘦了又白净了,这才瞧着变化大些,这才真是女大十八变了。”

    “微堂妹,你怎么见人不说话呀?”程莹不满地质问。

    程澈悄悄碰了碰程微。

    程微仿佛才回神:“九堂伯、堂伯母,过年好,侄女给你们拜年。我就是病了一场,见谁都好像许久未见过似的,脑子一时反应不过来了。”

    “无妨,无妨。”程九伯和妇人对视一眼,心道传闻果然不全是虚的,这个侄女是没有以往瞧着灵光了。

    接下来夫妇二人又和程澈寒暄几句,程微皆听不入耳,她只是盯着程九伯侧脸默默地想,为何在幻象里,二哥的结局是中箭身亡,而九堂伯,只是在庄子上耕田的九堂伯,却穿起了九品蓝雀官服呢?(未完待续)

    ps:总算没过十二点,一大章,勉强算是双更吧。柳叶近期要辞职,工作上反而更忙乱,过了这阵子宅在家里就好了,大家将就一下吧。到那时候别说双更,还能三更还债呢。很晚了,大家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