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科幻小说 > 我的竹马是男配 > 第五十九章 成功甩脱

第五十九章 成功甩脱

作者:冬天的柳叶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我的竹马是男配最新章节!

    程微说出这话,不是没有动过脑子的。

    她也想委婉含蓄,可是她和程瑶好了这么多年,甚至一开始时,是她主动拉着程瑶陪她一起进宫探望大姐姐的,现在没有个说得过去的理由,怎么可能把程瑶甩在家里!

    程微绞尽脑汁想理由,直到见到韩氏的那一刻,才豁然开朗。

    这是她的母亲,无论母亲喜不喜欢她这个女儿,都脱不开这层关系。

    她风光出众,母亲照样会觉得有面子,就像那日,只是见她漂亮了些,就难掩得意。

    她要是丢了脸面,丢的何尝不是母亲的脸面呢!

    既然如此,她何不直接说,最差了不过是照旧带着程瑶进宫去,如果母亲能信她的话,不,哪怕不信她,只是对程瑶有些许怀疑,天长日久,生根发芽,也比这表面的一团和气强。

    至少,从此以后,她不必在母亲面前装作和程瑶姐妹情深了。

    “微儿,你说什么?”韩氏坐直了身子,忍不住催促道,“你再说一遍,我刚刚是不是听错了?”

    短短不到一年的时间,生活却遭遇了翻天覆地的改变,好似岁月的大手猛然加大了力气,让这个还未及笄的小姑娘在某些方面快速成长起来。

    她知道鲁莽急躁只会让自己说话的可信度降低,于是暗暗吸了一口气,努力让自己语速缓慢,神态平静:“母亲,您还记得那日我在听雪林里昏倒的事情吧。”

    “嗯。”韩氏从未见次女这样心平气和又一脸严肃对她说话,神态不自觉认真起来。

    “当日在场的,除了止表哥,不是还有二姐么?后来我醒了。听说对外祖母的解释是二姐摔倒,我和他同时去扶,他无意中把我撞倒的,后来外祖母还罚了止表哥和二姐抄书,事情是这个样子吧?”

    “不错。”

    程微自嘲一笑:“可是,那时候我昏迷着,后来再没有人记得问我一句呀。我等了许久。只等来了止表哥的质问。”

    “质问?微儿。母亲不懂你说的是什么意思。”韩氏皱眉。

    “其实也没什么,就是二姐不小心滑倒了,止表哥误以为是我推倒的。于是跑过来把我推倒了。”

    程微以为,对韩氏,这个只有母亲之名,却对她几乎未有过关心的母亲。她是永远不会说出这些代表了她难堪狼狈的心里话的,可是现在才发现。原来说出来也没有那么难。

    有什么难处,比得上眼见至亲至爱之人惨死而无能为力的痛苦呢?

    韩氏失笑:“微儿,你在说笑吧?止儿打小就对你好,虽然因为去年的事知道回避了。可到底你才是他亲表妹,别说是瑶儿自己滑倒,就算他亲眼见着你推倒的瑶儿。也不会对你动手的。”

    “那母亲相不相信我没有推倒二姐,是她自己滑倒呢?”

    望着次女冷静通透的眸子。韩氏鬼使神差点了点头。

    程微怔了怔,这才确定韩氏居然是在点头。

    韩氏不自在的移开眼,端起茶杯抿了一口,这才道:“即便如此,也不能说明止儿就对你二姐有什么心思。”

    程微笑了:“那是母亲你们都不晓得,其实当时止表哥不是意外遇到我们,而是去而复返呢。”

    “去而复返?”

    “对呀,我无意间溜达到红梅树旁,正巧撞见止表哥和二姐在一起互诉衷肠,这才知道,原来止表哥很早就喜欢二姐了,而二姐呢,明知他喜欢她,却从不对我说呢。”程微说到这里,心头涌上浓浓的酸涩和悲哀。

    毕竟是她掏心掏肺对待了十多年的姐妹,怎么一朝之间,就成这个样子了呢?

    甚至,甚至还不如她和程彤那样,明明白白的两看相厌。

    “母亲。”她抬眸,深深望进韩氏眼波里,“不论如何,您总该清楚,若是从一开始就知道止表哥的心上人是二姐,我是绝对不会做出向他吐露心意这种蠢事的!”

    韩氏不自觉点头。

    这一点,她是相信的,次女没有别的优点,就是性子倔,随她!

    不过,是不是真如次女所说,侄儿对庶女早已暗生情愫,她总不能只听次女这样一说,就全信了。

    程微悄悄观察韩氏神色,知道她已经有所动摇,暗暗松了一口气。

    她从没指望母亲完全信了她,只要能认真听她说这些话,就是好的开始。

    “母亲若是不信,就等等看吧,止表哥对二姐痴心一片,早晚会来求您呢。只是这次,不带二姐进宫行么?”

    韩氏迟疑了一下,点点头:“既然你这么说了,姑且让你二姐留在家里。不过要是将来证明止儿没有这个意思,你就莫再胡思乱想。这么多年,我看瑶儿对你很上心,别到最后你和哪个都不好,到时候后悔都来不及了。”

    韩氏说这话有感而发,想起了早逝的妹妹韩玉珠。

    这样的结果,程微已经相当满意,暗道这样行事果然是对的,以前是她太笨了,才吃亏不讨好。

    “夫人,二姑娘过来了。”

    “请进来。”

    浅紫色的棉帘掀起,程瑶走了进来。

    她外面披着石青色灰鼠斗篷,里面是鹅黄色镶草绿宽边的对襟小袄,配水红挑线裙儿。这样的打扮喜庆中不失清雅,恰似一朵睡莲,粉白花瓣露出红蕊,让人移不开眼睛。

    “母亲,三妹。”程瑶未语先笑,“今日三妹竟比我还早呢。母亲,我是不是来迟了,没耽误您时间吧?”

    韩氏其实是个刀子嘴豆腐心的,眼见庶女举止温婉,言语体贴,就迟疑起来。

    她下意识用眼角余光瞥一眼程微。次女面白如玉,好似覆了一层寒霜。

    罢了,就这一次,要是以后证明次女胡言乱语,那就对庶女好些就是了。

    程瑶观察韩氏神色,心中隐隐有不妙的预感,于是把带来的礼物展开:“母亲,这是我要送给太子妃的礼物,您看合适不?”

    韩氏和程微同时看去。

    那是一对枕巾,上面绣了栩栩如生的两个胖小子,相对而坐,其中一个手捧石榴笑嘻嘻吃着,另外一个好奇的伸出双手,手心上各落了一只蝙蝠。

    更难得的是,那被咬了几口的石榴露出晶莹石榴籽儿,个个闪着光泽,冷眼瞧着,竟和真的一样!

    “母亲,您看如何?”程瑶含笑问着,心中笃定嫡母会很高兴她把这对枕巾献给太子妃的。

    “实在难得!寓意好,绣样新奇,更难得的是绣工精致完美。”韩氏连连赞叹,最后道,“瑶儿,太子妃有孕在身,去的人太多恐怕惊扰着,这次你就留在家里吧,我带你三妹进宫瞧瞧就是了。”

    “可是——”程瑶险些失态,对上韩氏目光,很快稳住心神,“母亲,瑶儿心里也很惦记太子妃呢。”

    韩氏笑着点头:“我知道你是个好孩子,放心吧,等我们从宫里回来,就把太子妃的情况对你说说。”

    “那这枕巾——”

    “让微儿替你带过去就是了。”韩氏说得格外利落。

    于是,直到韩氏和程微母女二人走了,程瑶还有些回不过神来。

    这,这是她熬了数夜绣好的枕巾进宫了,她被甩下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