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科幻小说 > 我的竹马是男配 > 第六十八章 开口相求

第六十八章 开口相求

作者:冬天的柳叶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我的竹马是男配最新章节!

    韩氏被卫国公老夫人拉进无人的暖阁里,正承受着暴风雨般的数落:“微儿又受伤了,你这当娘的究竟是怎么照顾女儿的!”

    韩氏相当委屈:“母亲,微儿那伤,是不小心踩到了碎瓷片上——”

    老夫人段氏猛然打断:“好好一个姑娘家会踩到碎瓷片上?别以为我不知道,我问过澈儿了,不就是程二带着小妾庶子女过去给微儿添堵,才弄成这样的吗!”

    段氏说着,伸手狠狠戳了一下韩氏额头,恨铁不成钢道:“我怎么生了你这么个窝里横,跟我、跟你闺女来脾气,怎么对上那一窝老鼠崽子就怂了?”

    韩氏脸涨得通红:“母亲,您这话说的太难听——”

    “难道不是?”老夫人段氏狠狠灌了一口茶,“你怕什么,那小妾救了程二又如何,她生的小崽子就能骑到你头上拉屎了?自己没出息,还带累了我可怜的微儿。”

    老夫人站起来:“我这就派人去怀仁伯府把微儿接过来,以后就在国公府长住,直到她出阁。”

    韩氏豁然站起来:“母亲,这怎么行!”

    “怎么不行?偌大的国公府,还养不起一个表姑娘了?小姑娘在外祖家小住,旁人能说什么?”

    “母亲,伯府和国公府离不了多远,就让微儿在这住着,那别人会怎么说……”

    老夫人深深看韩氏一眼,叹息:“我明白了,你怕别人说伯府闲话,说到底,是怕人说程二闲话。然后怕他恼了你?”

    “母亲,我没有!”韩氏一脸狼狈。

    老夫人走到门口,回头:“明珠,这么些年,我以为你看明白了,那个男人,真值得你如此吗?为了他。你不要了卫国公府嫡长女的骄傲。那是我的失败。可是为了他,你让自己的亲骨肉被人磋磨至此,那是你的失败!以后到底该如何。你且好好想一想吧。”

    老夫人拂袖而去,韩氏像个戳破的皮球,跌坐在椅子上,抚着依然丰盈的面庞喃喃道:“我的失败吗?”

    容昕走进来。笑嘻嘻给老夫人等人问好,老夫人看着并肩而立的两个少年。一个似明珠,一个如骄阳,赏心悦目之极,不由高兴起来。让侍女端了热茶给他们吃,问道:“怎么跑过来了?”

    容昕不怕段老夫人,但怕自己的母亲曾氏。闻言眼睛骨碌一转,笑道:“外祖母。刚刚拜年时人多,我都没好好给您磕头呢,现在来补上呀!”

    老夫人笑着拍他脑袋:“你这孩子,真是会哄外祖母开心,我看,你是嫌外祖母刚刚给的压岁钱太少,现在又来讨了吧?”

    容昕眼角余光飞快扫了曾氏一眼,笑着摸摸头:“这都被外祖母察觉了,外祖母真睿智,那您给不给啊?”

    “给,怎么不给。”老夫人笑着掏出一串金鱼儿递给容昕。

    “义母,您可别把他惯坏了。”曾氏警告地瞪了容昕一眼。

    容昕嘿嘿直笑。

    一屋子人听了,俱是忍不住露出笑意,心道这小霸王早被惯到天上去了,实在不能再惯坏了。

    曾氏显然也知道自己儿子的德性,说了一句就不再多言。

    容昕环顾四周:“咦,外祖母,怎么不见大姨母啊?”

    老夫人笑容淡下来:“哦,你大姨母累了,在暖阁歇着呢。”

    容昕露出担心的表情:“大姨母怎么啦,我看看去!”

    他一阵风般跑了,留下众人面面相觑。

    老夫人没说韩氏怎么了啊,不就是说她累了吗,那孩子莫非听岔了?

    众人不由看向与容昕一道来的韩止。

    韩止一脸严肃,似乎还带了些紧张:“那,那我也看看去!”

    转眼间,才进来的两个少年都跑了,室内一片沉默。

    好一会儿,老夫人有些茫然地问曾氏:“刚刚,我说什么来着?”

    曾氏同样一脸迟疑:“许是说大姐不大舒服吧……”

    众人不约而同的点头,心道原来是自己听岔了。

    容昕跑到暖阁门口,见韩止跟上来,顿时停下,伸手搭在他肩头:“韩止,咱俩一个个进去呗,一道进去吵着大姨母多不好。”

    容昕当然知道这理由很可笑,不过也就是对上韩止,他才乐意想个理由出来,已经很给面子了,要是韩止不乐意,那就别怪他胡搅蛮缠了。

    “好,那你先进去吧。”韩止没有犹豫地道。

    容昕反倒愣了愣。

    这答应的是不是太轻易了点儿?他狐疑地打量着韩止,见他虽面色平静,可手却握成了拳头。

    这是韩止紧张时的一贯表现,作为从小玩到大的玩伴,容昕再熟悉不过了。

    不对,韩止找大姨母一定有问题!

    容昕心中有了主意,拍拍韩止肩膀:“好,那我就先进去了。”

    韩氏还坐在椅子上出神,听到容昕的喊声,回过神来:“昕儿,你怎么来了?”

    容昕三两步走到韩氏身边,挨着她坐下来:“大姨母,刚刚在厅里见您不在,我来看看呗。”

    韩氏笑了:“你这孩子,真是长大了。”

    容昕观察着韩氏,试探道:“大姨母,您哭了啊?”

    “没!”韩氏怕被晚辈看了笑话去,赶忙否认。

    容昕恍然:“我知道了,您是惦念程微吧。”

    韩氏找到了台阶:“哦,是有些惦念,今日本来要带她一道过来的,没想到脚上伤口裂开了,就让她在家养着了。”

    “我说怎么今日没见着程微呢,那她脚伤严不严重啊,养不好会不会影响走路?”容昕忽然压低了声音,“大姨母,您知道平王吧,他就是脚受伤没养好,成了跛子呢。”

    容昕口中的平王是昌庆帝的长子,在皇后无子的情况下,本来能与贵妃娘娘所出的太子一争长短,可惜年少时跛了脚,早早受封平王,开府出去过了。

    韩氏唬了一跳,脱口而出道:“怎么会,微儿就是脚底被碎瓷片划伤而已。”

    “程微好好的怎么会被碎瓷片划了?”

    韩氏不觉有异,把情况简单说了一下。

    容昕垂着眼睑,遮住眼底一闪而逝的戾气,淡淡道:“我明白了,原来是这样。那大姨母您好好歇着吧,知道您没事我就放心了。”

    容昕起身走了,韩氏心中还在诧异,这小霸王是大了一岁的缘故吗,怎么懂事了些?

    听到门声响起,韩氏抬头,更是不解:“止儿,你怎么也来了?”

    说到这里,她猛然想起什么,脸色一沉。

    韩止做梦也想不到,以前把他当美玉般稀罕的小表妹早已毫不手软的挖好坑等着他跳了,见韩氏面色不佳,他只以为是小霸王胡言乱语把姑母惹恼了,边往里走边笑道:“姑母,我和容昕一道来的。”

    “哦,找姑母有事么?”韩氏面色平静地问。

    韩氏脾气直,对亲近的人不会想太多,所以刚刚被容昕顺利套了话走,可程微提的事却是她的底线,由不得不上心,尤其是见韩止果真来找她,那根弦立刻绷紧了,反倒从面上看不出端倪来。

    想着时间有限,姑母对他又一直是极好的,韩止不再犹豫,掀起衣袍,忽然单膝跪下来:“姑母,侄儿其实是有件事想求您。”(未完待续)

    ps:感谢起名无能的叶子、打赏的平安符,感谢投票的童鞋们。发现别人月票都长得好快,一定是我太不努力的缘故!看了一下,竹马现在是353票,以后每天固定双更,然后每满五十票就加更一次,也就是说400票、450票、500票这种整数都会加更,如果是当天太晚满的,那就第二天补上,直到这个月底为止。写书这么久,头一次有这么大胆子许诺加更,柳叶就是想拼一次看看,究竟能不能凭着努力码字,走的更远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