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科幻小说 > 我的竹马是男配 > 第七十九章 上门道歉

第七十九章 上门道歉

作者:冬天的柳叶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我的竹马是男配最新章节!

    归功于程二公子的及时阻拦,程微没被讨厌的人骚扰,总算有了一日静心学习的时间,只是到了大年初四,怀仁伯府有贵客到了。看小说最新更新来乐文小说网,http://www.lwxsw.org/<し

    景王世子妃曾氏携着一双儿女,上门来给韩氏的庶子庶女道歉来了。

    怀仁伯老夫人孟氏一听,赶忙把人请进来,把景王世子妃曾氏让到上座,命丫鬟奉了年前太子妃孝敬的好茶,客气道:“世子妃太客气了,小孩子打架不是常有的事么,还劳动您上门来。”

    曾氏笑得更客气:“老夫人快别这么说,大姐带了孩子们去国公府,我这孽障就又胡闹了,要是不来给大姐、大姐夫赔给不是,我这心里难安呢。”

    她扫了容昕一眼:“还好这孽障还算老实,回王府后就闹着要来赔不是,昨日是初三不好出门,这不今日就过来了。”

    孟老夫人有偏头疼的毛病,习惯了晚睡晚起,这还是早先收到拜帖,特地早起了一会儿,此时头疼得突突直跳,当着曾氏的面却不好去揉,只得强忍着道:“世孙一直是个好的,世子妃莫要太苛责了。”

    “那大姐他们——”曾氏并不知道怀仁伯府请安的时辰和旁人家有所不同,以为韩氏已经请过安,就想直接过去。

    孟老夫人求之不得:“她此时在怡然苑呢,老身叫丫鬟领世子妃过去。”

    “那麻烦老夫人了。”

    “阿福,带世子妃去二夫人那里。”

    等人走了,孟老夫人往床头一靠,松了口气,一叠声喊道:“阿喜,快来给我捏捏头!”

    曾氏带着容昕、容岚往怡然苑走去,一路上,容昕东张西望,心道,怀仁伯府地方真够小的。这么些年都没见有什么变化,丑丫头性子那么野,能装得下吗,难怪她总往国公府跑了。

    卫国公府那片梅林真不错。还算她有眼光。

    不过——

    想到这里,容昕又有些恼火,他们景王府还有一大片桃花林呢,丑丫头却几乎没去过,这样一看。丑丫头眼光还是不咋样的。

    倒也是,要是眼光好,怎么会喜欢上韩止呢,人家都有心上人了,等会儿见了面,他可要好好嘲笑一番,让她趁早死了心,别再痴心妄想了!

    “大哥,你在看什么呀?”容岚看不惯自家哥哥东张西望的样子,悄悄拉了拉他。

    容昕随口来了一句:“我记路啊。不然你又丢了,我去哪儿寻你?”

    “大哥!”岚郡主气得跺脚。

    什么叫又丢了?

    在别人家府上,有这样埋汰亲妹妹的哥哥吗?

    她不由羡慕起程微来,程三姑娘虽然让人羡慕的地方几乎没有,但人家有个好哥哥,单是这一点,就羡煞旁人了。

    难怪心怡每次提起程家二哥来,都脸红成那个样子,一定是艳羡的!

    母子三人到了怡然苑,丫鬟通禀了有好一阵子。才被请了进去。

    曾氏心中生疑,抬眼撞见韩氏微红的眼角,就更是疑惑了,轻咳一声道:“大姐。我带昕儿来给你赔不是了,那日在国公府上,这孽障闹得太过头了些。”

    她观察着韩氏神色,问:“三公子还好吧?”

    韩氏竭力表现出平静的样子,露出勉强的笑容:“就是伤在脸上有些难看,没有什么大事。”

    “那就好。四姑娘呢?她是女孩子家,被昕儿一闹,可别吓出个好歹来。”

    韩氏尽管极力掩饰,还是让人觉出了一丝悲凉:“也挺好的,回来喝了安神汤,就没事了。”

    曾氏笑道:“看来还是府上的姑娘胆子大些。我记得微儿还不到十岁的时候,胆子比四姑娘还大呢,我家那孽障那么调皮,微儿都没被吓着过。大姐,你信我的,胆子大的姑娘将来有福气。”

    韩氏听了这话,心中一阵刺痛。

    是的,微儿以前没少被容昕那孩子捉弄过,偶尔一身狼狈的回府,老爷却从未说过半句。

    可是,就为了程曦程彤两人在国公府受了委屈,他这两日就没给过她好脸色,今日一大早,鲜少的踏进她的房门,她强压下满心欢喜,却听他旧事重提,要她把程曦记在名下。

    说什么国公府看不起程曦庶子出身,才任由旁人把他欺负成这样,她不同意,就直接拂袖而去,留给她的只有冷漠心寒。

    “母亲,大姨母,你们聊着,我去给他们道歉啊。”容昕哪里耐烦听韩氏二人说话,拉着妹妹就往外走,走到门口处停了下来,“大姨母,我记得程微是住飞絮居,没换地方吧?”

    “没有。”

    “行,那我和妹妹过去了。”

    兄妹俩走了,曾氏有些话就好开口了,她先让伺候的人退下,端详着韩氏神情道:“大姐,你是不是有什么不开心的事?”

    “没有!”韩氏立刻否认。

    “难道是和姐夫吵架了?大姐,你要有什么委屈,就和我讲讲,虽说夫妻之间的事外人不好插手,可也不能让人欺负了去不是?”

    “真的没有,你姐夫是个规矩人,这些年对我该有的敬重从未少的。”韩氏习惯了为程二老爷说好话。

    她一直记得年少时母亲说过的话。

    那时候,她还未遇见那个执鞭冷笑的青年。

    母亲说,她这脾气是不好的,将来嫁了人,可不能由着脾气闹,尤其是不要拿国公府嫡出大姑娘的身份压人,男人什么都不怕,就怕女子拿身份压他,不给他留颜面。

    男人都是孩子,越说他好,他就会变得更好,你总抱怨他不好,那他就真的冷了心,渐渐对你不好了。

    韩氏有时候也忍不住想,她明明按着母亲的话做了,可为何那个人,对她十数年如一日的冷漠呢?

    可是她不敢改变,她怕改变了,那人就更冷漠了。

    曾氏深深叹息。

    有些事,她们心知肚明,可是韩氏不开口,别人又能如何呢?

    这世上,最难断的就是家务事!

    两个女人一时之间都沉默起来。

    容昕拉着容岚匆匆往外走,容岚好奇地问:“大哥,不是说去给三公子他们道歉吗,为何去飞絮居呀?”

    “去找程微。”容昕理直气壮地道。

    “难不成你忘了三公子他们住处,要程微带你去?可我听说她脚伤了,咱们叫丫鬟带路就好了。”

    容昕以看白痴的目光看着妹妹:“我什么时候忘了他们住处了,我从来没记过。就是程微脚伤了,咱们才去看看啊。”

    “那,那不去道歉啦?”

    “道什么歉?我去道歉,又把他们吓哭了怎么办?快点吧,你又走错方向了!”

    “大哥何必说出来!”

    容昕翻了个白眼,拉着容岚往飞絮居走,到了门口处,停下脚步,叮嘱道:“对了,等下见了程微,就说是你要来看她的,不关我事啊。”

    “啊?”

    “别发傻了,本来就不关我事,你不认路,我这不是陪你来的么。”

    兄妹二人被请进去,容昕立刻忘了刚刚的话,挤开妹妹就冲过去了:“丑丫头,听说你脚瘸了?”

    容岚摸着被哥哥撞到的手臂,悄悄翻了个白眼。

    说是陪她来看程微的,谁信呀!

    不对,大哥他这是——喜欢程微吧?

    容岚蓦地瞪大眼睛,像是发现了什么了不得的事,目光灼灼看向二人。(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