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科幻小说 > 我的竹马是男配 > 第八十五章 不娶

第八十五章 不娶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我的竹马是男配最新章节!

    岚郡主说过的话,蓦地从脑海中划过。 乐-文-

    她说,陶心怡喜欢二哥。

    程微怀着审视的心情回忆起陶心怡来。

    陶心怡挺漂亮,杏眼桃腮,要比她的丹凤眼看着甜美多了,不过——

    程微悄悄瞄程澈一眼。

    不过二哥更好看,一想他们站在一起的画面,总觉得应该有个更美丽的姑娘站在二哥身边才顺眼。

    陶心怡还有才气,可是,她的才气赶不上程瑶,将来嫂嫂没有程瑶才华高,程瑶不是更得意了?

    陶心怡的性子——

    程微想了想,忽然更心塞,以往二人打交道极少,一时之间竟说不出所以然来,只知道她和程瑶要好。

    她不大希望陶心怡成为她的二嫂!

    程微得出这个结论,又悄悄看程澈一眼,心中有些惆怅地想,要是二哥喜欢,那她也不会反对的。

    或许,二哥就是喜欢没他好看,没他有才华,能和程瑶友好相处的姑娘?

    早就发现程微频繁打量,程澈本装作不知,只是实在被她忽喜忽怨的表情弄糊涂了,遂转过头来,问:“微微,你在看什么?”

    “我发现,二哥越来越好看了。”

    程澈怔住,耳根悄悄爬上红晕,伸手拍了程微一下:“胡闹,二哥是男子,有什么好看不好看的。”

    程微撇嘴:“二哥这是站着说话不腰疼呢,你若是又矮又胖又黑,看你急不急?或者让那又矮又胖又黑的男子听见你说这番话,看他跟不跟你急。”

    程澈被逗笑了,叹道:“微微,你这般伶牙俐齿,当心以后没人敢娶。”

    程微抿唇,有些泄气。

    果然,二哥一直以为她说不嫁人,是在说笑话呢。

    心中有些无奈。但她此时并不打算和二哥争论,遂眯起眼睛,笑问:“二哥别只操心我。你今年都二十了呢,说不准用不了几个月。我就有二嫂了。”

    程澈忽然收敛了笑意,语气淡淡:“小姑娘家,别想太多。”

    要是外人,恐怕碍于程二公子冷淡矜持的样子不敢上前,可是程微完全没有这个顾虑。她反倒靠得更近,笑吟吟问:“二哥,你害羞啦?”

    程澈几乎要被妹妹打败了。

    她究竟是怎么看出来,他这个样子是在害羞的?

    “没有。”

    程微伸手挽住程澈手臂:“那二哥怎么板起脸来了?祖母和母亲不都等着春闱后就给你定亲吗?二哥,你不早些想好喜欢什么样的姑娘,到时候祖母她们万一定下一个你不喜欢的,那可怎么办呢?”

    程澈看着程微,轻轻叹息:“傻丫头,心悦什么人,哪是能提前想好的呢?”

    程微怔了怔。又听程澈道:“以后别再操心二哥这些事了,五年内,二哥不打算娶妻。”

    程微蓦地睁大了眼,直直盯着程澈:“为什么啊?”

    “不为什么。”程澈难得没有和妹妹耐心解释,神情越发淡漠。

    程微慢慢松开手,靠在车壁上,默默算了一下。

    再过五年,陶心怡都二十多了,怎么也成不了她二嫂了,这样一想。似乎还不错。

    至于二哥,五年后,肯定会有更好的姑娘出现,确实不用她乱操心了。

    车轱辘吱吱呀呀响着。在马车后面留下两行长长的痕迹,日头渐渐往西边移去,把天际染成一片锦霞。

    随着马车前行,路两边的树木渐渐有了绿意,等进了温泉谷地,仿佛有一道天幕。被马车的吱呀声打破了沉寂,佳人素手轻轻一拨,就把春日提前带到了人们面前。

    程微扒着车窗往外看,眼角眉梢都是欢快:“二哥,你看,外面多美,好多花都开了呢。”

    程澈不知怎么,似乎没了兴致,却不忍扫程微的兴,瞥了一眼窗外,问道:“微微不是最喜欢下雪么?”

    程微兴致盎然望着外面,随口道:“虽然更喜欢下雪,可望着满团锦绣,也是不错的。”

    程澈失笑。

    说的也是,这世上有百般风景,万紫千红,小姑娘家,哪有只喜欢一样的。

    马车在一处庄子停下来,程微跳下车来,催促程澈:“二哥,快些走啊。”

    “走慢点,你的脚才刚好,我已经让八斤先去报信了,总要给舒表弟收拾的时间。”

    程微一想也是,就放慢了步子,好在此处庄子寸土寸金,以卫国公府的财力,庄子依然算不得大,约莫走了一刻钟,就在门口处见到了那个披着大红披风的少年。

    程微松开程澈的手迎上去,上下打量和舒一眼。

    少年又瘦了些,似乎就显得高了,程微印象里和舒与她差不多,谁知现在已经要抬眼看他了。

    和舒同样在打量程微。

    少女外罩着雪青色的大氅,里面则是一身大红裙袄,肤色白皙,唇色红艳,好似雪地上一点红梅,美的惊心动魄。

    和舒暗想,程微和他越来越像了呢,这种感觉还不错,他笑道:“程微,你不用蒙布巾啦,这么久不见,看得这么认真,该不会忘了我长什么样吧?”

    他这话说的不错,年前程微出事,清醒后就一直蒙着布巾不见人,真算起来,确实有数月没见过他了。

    “想看你,我照照镜子不就是了。”程微话音刚落,忽然抬手遮住了眼。

    喧嚣的锣鼓声,宾客满座的喜堂,新房里大红的龙凤喜烛燃了一半,烛泪流满了烛台,床榻上只有新娘子一人独坐,盖着喜帕一言不发。

    外间的榻上,则躺着和衣而睡的新郎官。

    程微不用看,就知道新房中的二人,正是几年后的她和韩止。

    她心中纳罕,为何看到和舒,眼前却变成了她和韩止的洞房花烛夜,这种感觉实在诡异。

    正想到这,喜房外一阵骚乱,有个声音凄厉地喊着:“让我进去,我要见表姑娘!”

    随后是丫鬟婆子们的斥责声,其中一个格外尖利:“什么表姑娘,现在是世子夫人了!今晚是世子和夫人的花烛夜,怎么能让你进去!”

    程微听出来了,说话的丫鬟,正是被她送给程瑶的巧容。

    “你让开,我一定要见到表姑娘——”那喧闹的声音说到后面已经带上了哭腔,似乎因为被人往外推,声音离的越来越远了,可语气中的绝望却真真切切,“表姑娘,表姑娘,您听到了吗,快随小的去看看表公子吧,他,他要不行了啊,强撑着等您过去呢——”

    话音戛然而止,程微透过指缝看到的,是和舒有些慌乱的脸。(未完待续。)

    ps:感谢邹小清新打赏的平安符,感谢投票的童鞋们。还有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