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科幻小说 > 我的竹马是男配 > 第一百一十二章 受伤学子

第一百一十二章 受伤学子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我的竹马是男配最新章节!

    什么?

    程微黑着脸放开手。

    程澈正暗笑妹妹又要恼了,忽觉耳朵一痛,被一只小手扯着耳朵转过了头。

    “微微,快放开!”

    “不放,这耳朵连我的声音都听不出来,我替二哥教训它一下!”

    程澈苦笑讨饶:“微微,刚刚逗你而已,你还当真了。”

    “谁让你把我听成程瑶的!”

    程澈表情渐渐严肃:“微微,你和二妹之间,是不是出了什么问题?”

    程微收起了嗔怒,同样认真起来:“二哥,我发现程瑶和我以前想的不一样。”

    程微和程瑶,自小就是焦不离孟、孟不离焦,无论是程微以为的姐妹情深,还是旁人眼里庶女单方面的委曲求全,至少没有人从程微口中听到过对程瑶的一个“不”字来。

    可是程澈听到妹妹忽然这么说,没有质疑和惊诧,而是目光专注,以鼓励的姿态聆听。

    程微瞬间有了底气。

    在幻境中看到的那些情景,她不能宣之于口,而其他的她说出来,旁人只会当她无理取闹罢了,这世上,恐怕也只有二哥,不问缘由的愿意听她讲。

    “程瑶擅厨艺,从小到大,常会做新奇的吃食给我。这些日子我常翻医书,又跟着三叔学了些浅显的药理,才发现那些东西吃多了,常年累月,皮肤就会变得很糟糕。二哥,你看,自打年前我昏迷一次,太阳晒的少,饮食也清淡起来。皮肤是不是好了许多?”

    程澈听得认真,见程微这么问,目光不由落在那光洁如玉的面庞上。

    十四岁的少女斜倚书案,正对着窗子,春日暖阳洒进来,把她的脸照得有些透明,连细小的绒毛都仿佛是淡金色的。柔顺可爱。

    程澈凝眸。

    微微小时候。似乎就是这个样子,肌肤如玉,唇红齿白。雪娃娃一般漂亮。

    他初到伯府,满心惶恐,步步小心,像是没根的浮萍。从这一处,飘到那一处。旁人的艳羡嫉妒皆与他不相干。不知哪一日,一睁开眼,就又换了地方。

    在他沉默的日子里,就是那个小小的雪娃娃。对谁都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模样,只对他露出笑容,忐忑问他:她现在有了哥哥。以后母亲是不是就会理她了?

    那是第一次,他感觉到被需要。尽管是来自一个那么小的娃娃。却让他有了认真生活的理由。

    如果可以,他会尽一切努力让这个雪娃娃有个兄长可以依靠。

    而别人永远不会知道,乡下小子变贵公子,在那个时候,那个雪娃娃何尝不是他的依靠。她让他第一次觉得,浮萍或许可以试着生根发芽,长成一根青藤。

    后来他忙着读书,忙着习武,忙着游学,不敢停下脚步,玉雪可爱的妹妹渐渐变了样子。

    见兄长不语,程微略不自在地道:“当然,也不全是饮食清淡的缘故,我其实还饮用了符水,才恢复的这么快。”

    程澈没有追问符水的事,而是叹道:“微微,既如此,你为何不早说呢,一个人憋在心里?”

    程微垂眸:“除了二哥,没有人会相信的,程瑶那时候才多大,她是妖孽不成,还是娃娃就知道害我了?我对别人说,哪怕是对母亲说,她都会认为我无理取闹。”

    说到这里,程微抬眸:“还好二哥会信我。二哥,以后你要离程瑶远着些,她不是好人!”

    “好,二哥知道了。”

    程微稍微松了口气,这才说起礼物的事来:“二哥,你后日就要考试,旁人都送了你些什么?”

    程澈笑道:“母亲送了一双鞋子,父亲和三弟送了笔墨,二妹她们送了鞋垫、袜子等物。”

    程微现在对程瑶格外抵触,道:“我瞧瞧。”

    程澈把收到的礼物指给她看,程微一眼就看到那双绣工精美的鞋垫,比起那日所见,明显小了不少。

    程微拿起来,嫌弃地道:“这个垫在鞋子里撑不满,会硌脚的。”

    “没事,反正二哥用不着。微微要送我什么?”

    “二哥猜猜?”程微忽然有些兴致寥寥。

    她的鞋垫,别说比不了程瑶的这双,就连程彤的都比不上。

    她自知资质愚钝,以前为了读书不被程瑶落得太远,大半时间都耗在了这上面,于女红一途并没用多少心。

    “微微要是送的鞋垫,二哥就穿它去考场,图个好彩头。”

    程微嘴角翘起来。

    果然,程瑶就算做出天下无双的鞋垫来,二哥还是会选她的穿,程瑶不过白费工夫罢了。

    程微手伸进衣袖,触到硬挺的鞋垫,手忽然一顿。

    程瑶那样能耐,年后只来过她屋子一两次,就能记住二哥送的那组玩偶,分毫不差的在帕子上绣下来,难道会不知道二哥脚掌尺寸吗?还巴巴来问,她说鞋垫大了,就真的剪小一圈。

    程微自打发现了程瑶的不对劲,这些日子总忍不住回忆过往,越是回忆起一些细节越是惊心。

    程瑶对她的每一次祸害,竟都是打着为她好的幌子!

    对于一个还是孩子时就懂得算计她的人,程微现在格外忌惮,虽然想不通程瑶到底打什么坏主意,可没关系,她只要知道她没安好心就够了。

    这样一想,不但把程瑶送的鞋垫丢得远远的,连自己准备的鞋垫都觉得晦气,不愿拿出来了,把一起准备的袜子递过去:“我女红不好,只做了一双袜子,二哥要是不嫌弃,就穿着吧。”

    程澈接过去看,那袜子就真只是一双寻常袜子,雪白的棉布,针脚还算细密,只在内侧各绣了一只蜻蜓,一看就是出自程微的手艺。

    程澈夸赞道:“微微蜻蜓绣的越发好了,二哥看惯了这花样,穿着踏实。”

    程微被夸得心情飞扬:“那二哥就穿着吧,一定会高中的!我就不打扰二哥温书了。”

    翌日,程微照例去了济生堂,躲在屏风后观察来往病人。

    没过多久,忽听外面一阵喧哗,接着闯进一个书生打扮的年轻人来。

    那人捂着右手,进来就冲到程三叔面前,哀求道:“大夫,快帮我处理一下手上伤口,明日,明日我要进考场的!”(未完待续)

    ps:笔记本放在病房里的窗台上,站着码字,好艰难,晚上还会更一张。看了一下上月月票,总共欠了六张,等我回武汉补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