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科幻小说 > 我的竹马是男配 > 第一百一十三章 誓死不从

第一百一十三章 誓死不从

作者:冬天的柳叶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我的竹马是男配最新章节!

    原本拦着书生进来的伙计赶过来:“三老爷,这人是被对面德济堂赶出来的!”

    说到这里凑上前,声音压得更低:“说是得罪了哪个衙内。”

    彼时,老百姓常称一些官宦子弟为衙内,民不与官斗,济生堂虽然背靠怀仁伯府,可毕竟是开门做生意,何必为了一个小小书生得罪人呢。

    程三叔淡淡瞥那伙计一眼:“济生堂救死扶伤,入了这门,便是我的病人。”

    他冲一脸惶急的书生道:“孝廉莫慌,让我看看。”

    既然明日要参加考试,那眼前这神色惶急的书生就有着举人身份了,寻常百姓要称呼一声老爷的,结果却被对面德济堂赶出来,可见这举子定是寒门出身,而得罪的人,来头恐怕不小。

    那举子露出感激神色:“多谢大夫了,麻烦你赶紧把我手上伤口处理一下,莫影响了明日考试!”

    程三叔拉过举子的手看,眉峰皱起,吩咐药童道:“快去取镊子、纱布并烈酒等物来。”

    等药童取来程三叔所需之物,程三叔神情专注替举子处理伤口,那举子也是个有骨气的,竟然咬着唇一声未吭。

    躲在屏风后面的程微默默看着。

    约莫过了两刻钟,程三叔处理完,拿软巾拭了手,迟疑片刻,对举子道:“孝廉,你这右手不只是皮外伤,手腕处恐怕骨裂,无论是皮外伤还是骨裂,一月内都不宜再动笔……”

    程三叔不忍再说下去,举子已是面色煞白,再也难掩失态:“骨裂?大夫。这不是真的,不是真的,对不对?”

    在程三叔平静中带着怜悯的目光下,举子步步倒退。

    伙计凑过来:“我们老爷已经给您处理好了伤口,您还是快出去吧——”

    话未说完被举子一把推开,举子仰天大笑:“哈哈哈,都是崔子谦害我。我。我定要和他拼了!”

    狂笑间举子瞧着已经有些神智失常,伙计再顾不得这人是举人老爷身份,抓着他胳膊就往外拖。口中道:“您快别在这闹了,该干嘛干嘛去,我们医馆还要救治病人呢,那些病患被您这样子吓得都不敢上门了!”

    程三叔身为医者。见惯了生老病死,可这举子苦读三年。眼看就要下场,却遭逢这等变故,实是常人难以接受的,要真是就此疯了。岂不是可惜。

    医者父母心,程三叔忍不住劝道:“手伤原本只是小事,最多养上百日就可复原。我看孝廉还年轻。为此郁结,因小失大。不若回家静心养伤。苦读三年后再下场,定会金榜题名!”

    举子睇程三叔一眼,眼神满是绝望,喃喃道:“不会再有三年了,不会再有了。为了供我读书,家中已是家徒四壁,借无可借,连进京的盘缠钱都是妹妹偷偷与一个年过四十的杀猪汉订了亲,拿下聘钱换来的!我,我还怎么有脸回去见母亲和妹妹,怎么拿钱让妹妹退亲!”

    程三叔颇为诧异这举子的贫寒。

    虽则大梁绵延百多年,正是到了天下安定,文风盛行的时代,举人没有以前金贵,想要踏入仕途,绝大多数都会继续苦读,不然就要等上十几甚至几十年,才会等到授官机会,可中举后自有乡绅地主等人奉上财物,农户来投靠,衣食无忧还是足够的,可不像穷秀才那般艰难。

    可见,伙计说的不错,这举子定是得罪人了。

    无论是这举子得罪何人,还是他的手伤,程三叔都无能为力,只得一声叹息,看着他失魂落魄往外走。

    心道,这举子恐怕是憋着一口气要借会试翻身,此刻遭受如此打击,寻了短见也说不定。

    可他治病救人,却救不了心。

    虽如此,还是忍不住又劝一句:“孝廉,无论如何,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只要人在,总有柳暗花明之日。”

    举子脚步一顿,没有回头,亦没有吭声,默默抬脚往外走。

    这时,一个女子声音传来:“请等一等。”

    程三叔和举子俱是诧异看去。

    “欢颜,你怎么出来了?”程三叔皱着眉,低声问。

    欢颜俯身低声道:“三老爷,我们姑娘想看一看那举人老爷的伤。”

    “胡闹!”程三叔脸色微黑,怕被人听见,声音更低,“那举子手伤不是什么特殊病,唯有按时换药好好修养而已,她一个姑娘家看什么!”

    “三老爷,我们姑娘说,医者父母心,患者在大夫眼中无男女,那么大夫在病人眼中也该无男女。她说想试一试,或许能让那人顺利参加考试也说不定。”

    “这怎么可能!”

    “三老爷,姑娘还说,她看一看,治不好,不过是现在的结果,若是治好了,那就是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什么怀疑,能比给人一线生机更重要?”

    程三叔一怔,显然被最后一句话触动了,不由往那四季山水屏风望去,心道微儿渐渐长大,确实不能再把她当小女娃看了。

    他既允了她跟着学医,此刻她有这等善心,又何必做那迂腐之徒!

    见程三叔点头,欢颜嘴角露出笑意,快步走到一头雾水的举子身边,低声道:“请孝廉随小的来。”

    那举子也不是个傻子,刚才的女声听得真真切切,以为穿了男装他就认不出来了吗,当下迟疑困惑望向程三叔。

    程三叔笑道:“我们医馆,还有一位擅长此科的大夫,孝廉可随她去看看。”

    对于此时的举子来说,但凡有一丝希望都不愿放弃,哪里还顾得上多想,当下对程三叔一鞠躬:“多谢大夫!”

    随后迟疑对欢颜道:“那就请小……小哥带路吧。”

    欢颜道一声“请”,转身往后走,举子赶忙跟上。

    因要给这举子治疗手伤,程微已不在屏风后。

    欢颜带着人绕过山水屏风,走过通廊,进了一侧房间。

    举子撞见室内头戴帽帷的青衫女子,不由大惊,连连告罪道:“误闯姑娘闺房,在下鲁莽了,对不住,对不住!”说完转身就走。

    程微暗暗咬牙。

    什么闺房,有这样简陋的闺房?这人不是手伤,是眼疾吧!

    “请留步,孝廉不是要治手伤吗?”

    举子听程微这么问,那声音清越柔婉,脱不去少女的青涩,像见了鬼般,脱口道:“姑娘请自重,你想提前榜下捉婿,在下是誓死不从的!”(未完待续)

    ps:感谢o。懒懒打赏的香囊,倚风飘雪打赏的平安符,感谢投票的各位。昨天从医院回来已经晚上了,实在太累就没写,手机还没电了没法请假。等下还会再写一张,然后就又要赶去医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