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科幻小说 > 我的竹马是男配 > 第一百一十四章 初试身手

第一百一十四章 初试身手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我的竹马是男配最新章节!

    榜下捉婿是什么鬼?

    刚满十四岁的小姑娘,被举子一句话气个倒仰。

    她来医馆时,都是随时和阿慧交流的,是以阿慧也能感应到外面动静。

    此时,就传来阿慧狂笑声:“哈哈哈,榜下捉婿,让你乱发善心!我都说了,你莫要为了这简简单单的伤病和不起眼的人损失自身精血,你偏不听,这下好啦,被人家嫌弃了吧?哈哈哈哈,程微,你是不是真的想要榜下捉婿啊?不行,我要去笑一笑。”

    程微……

    她现在反悔了行不行!

    若不是想着二哥明日也要科考,对这人起了一点莫名的怜悯,她才不多管闲事!

    程微学不来程瑶那种普照万物、对谁都散发着春日光辉的劲头,见这举子一脸坚贞不屈的表情往外走,当下就翻了个白眼,任他离去。

    让你坚贞不屈,让你坚贞不屈,等着你妹子嫁给杀猪大汉好了!

    反而是欢颜一心听主子的话,见这举人要跑,忙过去拦着:“你跑什么呀,不要我们姑娘给你治疗手伤啦?”

    “别蒙骗我了,我知道的,据说京城就盛行这个,每到了杏榜揭晓之时,就有人守在那里,专门拣那榜上有名的年轻人打昏装入麻袋,一醒来就在拜堂了!我,我是万万不能接受这种事情的!”

    欢颜双手环抱在前,斜睨着他:“你这人有病吧,就算我们姑娘想榜下捉婿,那也捉不着你呀,你不是都下不了场了吗?”

    程微嘴角狠狠一抽。

    谁想榜下捉婿啊,这丫头到底什么时候能学会说话!她有点等不及了。回头还是卖了吧。

    “呃!”举子猛然停下脚步,低头,看了看包扎成猪蹄的右手,这才想了起来!

    他手伤了,没法科考了,终于不用再担心会被榜下捉婿了,他要去把崔子谦的脸打烂。然后投河自尽!

    大概是程微的沉默安静比急忙忙开口留人效果更好。且人终究是贪生的,举子神情数变,转身看向坐在桌边的少女。抱着一丝希望问:“姑娘真的是大夫?”

    “我不是大夫。”小姑娘声音冷冰冰。

    举子脸成了青白色:“那姑娘何必戏耍我,我,我也是有尊严的!”

    “但我是符医。”程微咬牙,“我知道你有尊严。誓死不从,那你到底还要不要看手了?”

    读书人废话都这么多吗?为何她家二哥就话少。说的话还都是她爱听的?

    果然,这天下的男子,只有二哥最好了!

    “看!”听说给他看手,举子说话又利落起来。往回走几步,离程微足足一丈远就停了下来,迟疑地问。“姑娘真是符医?”

    程微发誓,以后再也不给举人秀才这些奇怪的生物看病了!

    她咬牙:“你离我这么远。就是看脚,我也够不着!”

    “可是,坐近了岂不是唐突了姑娘——”举子万般委屈。

    程微……

    不要逼她这么快发第二次誓!

    欢颜把举子拎到了程微面前:“你这人再啰嗦,你妹子说不定已经给那个四十多岁的杀猪汉生出娃娃了!”

    说得漂亮!

    程微瞥一眼自家丫鬟,心道暂时还是不卖了吧,看来这丫头还是有抢救余地的。

    举子面如土色:“你,你不要乱说!”

    他把手举到程微面前,眼一闭:“姑娘,那就劳烦你看一下吧。”

    少女声音传来,因为闭着眼,举子只觉那声音不带一丝烟火气,纯粹干净又清冷:“你最好叫我符医。”

    “把他纱布解开。”程微吩咐欢颜,随后对双目紧闭的举子道:“你忍着点。”

    “姑娘尽管来!”难道他会在女子面前哭天抢地喊痛吗?举子觉得被鄙视了,神情肃穆。

    程微不想多看。

    这人一脸视死如归的表情是怎么回事,不就解一下纱布吗,难道会比刚刚三叔给他用烈酒清理伤口更痛?

    读书人的世界,果然不是她这样平凡的少女可以理解的!

    这些日子以来,欢颜跟着程微出入医馆,立志做最受姑娘宠爱丫鬟的小丫头早就下了决心,姑娘要学的,她也要跟着学,这样才能帮上姑娘的忙。

    于是,欢颜不仅随着程微认真听程三叔讲药理,还悄悄给门口的流浪狗包扎了十数次。

    别误会,最开始当然是因为那狗一条后腿受伤了,至于后来,纯粹是这丫头想练习包扎而已,最后一次,当她给那狗包扎尾巴时,那狗终于再也不堪忍受,冲救腿恩人狂吠几声,掉头跑了,从此再也没敢出现过!

    这回,终于又有练手的了!

    欢颜忽然看这举子顺眼了些,举着他手,利落的取下纱布,眼睛亮晶晶向程微邀功:“姑娘,好了!”

    程微颔首赞许:“做的不错。”

    欢颜双手捧脸傻笑起来。

    果然,她找狗练手是对的!

    程微打量着举子手上伤口。

    伤口虽看着狰狞,用她新学会的止血生肌符就能好了,这倒不算大问题。

    她伸手,指尖搭在举子腕上。

    指尖微凉,指腹柔软,少女的芬芳扑鼻而来,举子吓得甩开手,疼得一声惨叫。

    程微无奈看他,叹气:“说吧,你到底想怎么样?”

    举子满面羞惭:“我,我本来能忍着不喊痛的……”

    这真的是重点吗?

    程微捂了一下心口,以防太愤怒,抬脚把鞋印印在这举子脸上,咬牙道:“我是说,你再胡乱动,就等着这手废掉,以后你妹子抱着四十岁杀猪汉的娃娃回娘家看你吧!”

    “把手伸过来!”

    被两个小姑娘言语攻击刺激的一脸呆滞的举子老老实实伸出手,再不敢乱动。

    程微手重新搭在他手腕上,指尖微勾,轻轻扣了扣,道:“确实是骨裂了,这却有些麻烦。”

    举子看向程微。

    少女带着帽帷,轻纱垂下来,遮挡了她的面容。

    他看不清少女模样,可仿佛能看到她皱眉抿唇,一脸认真。

    不知为什么,举子这一次没有躲。

    很久以后他才想明白,或许是因为他隔着重重轻纱,看懂了她给人诊病时的认真,就如他读书时的模样。

    “你这外伤,我能治;这骨裂,我还治不了。”在举子茫然表情下,程微补充一句,“不过我能让你暂时不疼,参加科考。”(未完待续)

    ps:感谢蒹葭流水打赏的平安符,感谢投票的童鞋们。柳叶这就要赶去医院,说不定晚上还要陪护,所以明天更新时间依旧说不好,只能说尽量早更,大家谅解一下吧,爱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