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科幻小说 > 我的竹马是男配 > 第一百一十六章 碰壁自尽

第一百一十六章 碰壁自尽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我的竹马是男配最新章节!

    “这是咱们程家祖传的符法集录!”

    程微忍不住伸手去摸,被程三叔拦住:“小心点,这套符法集录已经保存了上百年,纸张脆弱,若是不小心,就可能毁了。 ”

    “怎么从没听家中长辈提起过,还有这样一套符法集录呢?”

    程三叔小心把符法集录放在桌案上,苦笑:“符医一道,讲究天赋和传承。咱们程家虽是以符医起家,可先祖当年虽留下这套集录,却没有授徒。后辈中人,对集录上那些符法,根本连看都看不懂,时日久了,这套集录就一辈一辈交到继承济生堂的子孙手上,其他人哪里会留意呢。”

    “那三叔怎么知道止血生肌符?”

    程三叔再次苦笑:“哪里是我懂得,是先祖当年的三子惋惜先祖惊才绝艳,不忍他那些辉煌就此湮没,专门把先祖救人事迹记载下来,那里面就详细提到了一些符法名称和功效reads;重生之假想夫夫。”

    “那本书呢?”程微扫一眼符法集录,好奇地问。

    程三叔嘴角似笑非笑,落在程微眼里,不无嘲讽:“那本书供在了祠堂里,供子孙阅览。不过这么些年下来,恐怕鲜少有人翻阅。”

    “三叔,我能看看吗?”程微指指集录。

    程三叔颔首:“看吧,轻一点就是。”

    程微笑了笑,取出帕子拭了手,才拿起最上面的书册翻看起来。

    程三叔就一直出神看着程微,待她放下书册,立刻追问:“微儿,看得懂么?”

    程微点头:“大半是懂的。”

    程三叔一把抓住程微手腕,罕见的失态:“当真?”

    程微犹豫着要不要点头。

    在程三叔忐忑期冀目光下。程微摇头:“不是大半。”

    程三叔眼中的光渐渐暗了下去。

    程微笑盈盈道:“三叔,其实我都能看懂。”

    一通百通,她这些日子跟着阿慧学习符医理论,还掌握了数个符箓,对这些符箓的笔画走向,乃至蕴含意义都是一目了然的。

    当然,能看懂并不代表能画出来。能画出来。并不代表符法生效,这些就不必细说了。

    程微只是想,她想快速获得旁人认可太艰难。而留给她的时间又不多,那么,一味低调藏拙是不行的,她需要有长辈在关键时刻站在她身后。比如母亲,比如三叔。

    不然。大姐姐或者其他长辈有什么事,她拿着符水,恐怕旁人还会拦着不让喝。

    程微不由庆幸年前的昏迷让她与北冥真人有了交集,而符医最讲究天赋。她只要咬定了被北冥真人一杯符水点化,旁人就算质疑,也寻不出破绽来。

    而那些质疑。她相信,终究会随着她将来越来越多的出手救人。而淡化的。

    程三叔神色怔然,喃喃道:“真会有人因一杯符水而做到通玄吗?”

    看了一眼面前的侄女,不过十四岁,却气定神闲,自信非常,感慨中带了自己都察觉不到的黯然:“果然,符医是最讲究天赋的。”

    他热爱医术,而符医作为医术另一个分支,还是家学渊源,又怎么会不关注。

    这套集录他翻阅了不下百遍,永远是云里雾里,曾有一段时间他与玄清观一位道长走得颇近,把一页画符拓下向他请教,却发现那人说不出个所以然来,这才死了心。

    玄清观传承千百年尚且如此,何况他们家就没有过传承的呢?

    “微儿reads;重生之兄有弟攻。”程三叔神情郑重起来,“这套集录,三叔就交给你了,你好好爱惜。”

    “三叔,您把它给我?”

    发现侄女有些紧张,想想她的年龄,程三叔微微一笑,拍了拍程微的肩膀:“微儿,程氏一族,如今只有你能看懂这书,不交给你,还能交给谁?三叔只望你能好好保管,潜心学习,将来争取把咱们程家符法传承下去,不至于让祖宗的心血,就这么永无天日的埋没着。”

    程微心想,那位先祖当年没有把符法传承下来,说不定是不在乎心血被埋没的。他都不在乎,她其实更无发扬光大的兴趣了。

    可是在程三叔殷切目光下,程微还是点了头:“我会努力的。三叔,以后还要您帮我。”

    程三叔似是懂了程微的意思,笑道:“小丫头,心思还挺深的。你放心,将来有人质疑,三叔会帮你的,咱们程家,本来就是符医传家。”

    程微终于彻底松了一口气。

    有三叔这一句话,哪怕将来北冥真人问上门来,她都不怕了。

    不过……北冥真人那般大人物,是不屑于和她一个小丫头较真的吧?

    程微放下包袱,心情不错,制出止痛符,带着欢颜回了伯府。

    程澈翌日下场,天未亮就要离开家门,前去熟悉考场。

    韩氏等人一起为他送行。

    “大伯、大伯娘,父亲、母亲,三叔、三婶,你们都回去吧,二月春寒,莫受凉。”

    几位长辈该叮嘱的都已经叮嘱过了,遂点点头:“澈儿,你也莫要耽误了,快些去吧。”

    程澈笑着点头,走到程微面前,抬手揉揉她的额发:“微微,怎么不说话。”

    程微觉得自己简直比二哥还要紧张,可是不敢流露半分,遂绽放了一个笑容:“现在不用说,我相信二哥定会高中的。等二哥考完,就陪我下棋吧。”

    程澈嘴角动了动,很想告诉妹妹,陪她下棋其实比考试还可怕,到底没忍心,把她额头揉乱,转身走了。

    程微回去睡了回笼觉,等起了床,请安后,惯例去了济生堂。

    不知是会试举行的缘故还是如何,医馆并无多少病人上门。

    程微心悬程澈考试,无心多呆,干脆带着欢颜去了百味斋,要一碗羊肉羹慢慢吃,心道等过了二哥考试,就请赵晴空来此小聚,止表哥的事还是要提醒一下,哪怕赵姐姐最终还是要嫁过去,心里也好有个数,不像她当傻子这些年。

    程微百无聊赖拿汤匙拨弄着羊肉羹,忽听楼下一阵喧哗议论,零散传来“春闱”、“举子”等字眼。

    程微心下一动,派了欢颜下去打听,不多时欢颜回来,道:“姑娘,是有个举子,被查出来鞋垫夹层里放了经书摘要,结果取消了入场资格。那举子在考场门口碰壁自尽了,现在好些人都赶过去看热闹呢。”(未完待续)

    ps:又要去医院了,一把老骨头都要累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