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科幻小说 > 我的竹马是男配 > 第一百一十七章 再遇南安王

第一百一十七章 再遇南安王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我的竹马是男配最新章节!

    叮当一声,汤匙落入碗中,发出清脆响声,羊肉羹溅出来,有几滴落在程微手上。

    她脸色铁青站起来,连手背上的汤汁都顾不得拂去,举步就往外走。

    欢颜就是这一点好,见程微忽然往外走,并不多问,忙跟了上去。

    “姑娘,你们还没给钱呢——”百味斋伙计气喘吁吁在后面追。

    程微停下脚步,声音冷得没有一丝温度,就如二月清晨的露珠,滚落在人手心,一片冰凉:“欢颜,给他!”

    欢颜把碎银子塞给伙计,上前扶着程微:“姑娘,咱们去哪里?”

    “去贡院!”

    百味斋属于上等酒馆,价格不菲,招待的都是富贵人士,自然坐落在达官显贵云集之处,离考生们春闱所在贡院相距不远。

    程微脚步匆匆,随着拥挤的人群涌向贡院所在,然后愣在那里,心底寒意汩汩往外冒,绵绵不绝,很快把她整个人都冻僵了reads;至尊绝宠,无良邪妃追魅王。

    几个衙差正把那碰壁自尽的举子往木板上抬,许是因为人已经死透了,就格外的沉,抬到一半没抓稳,尸首一下子摔回去了,这么一颠,一口血就从那人口里喷了出来,惹来围观人群一阵惊呼声。

    程微捂着嘴,手不停地抖。

    隔着帽帷轻纱她看不大分明,抬手把轻纱掀起一角,死死咬着唇看那自尽举子。

    她终于把那举子的模样看得清清楚楚。

    三十来岁的样子,很瘦,头发已经散了,被鲜血黏成一缕一缕的胡乱贴在脸上,额头一个血洞触目惊心。血把整个脸都染透了,辨不出具体的样貌,可程微捂着嘴,心中恐惧犹如凶兽,横冲直撞,快把她的心房冲破了。

    程微忽然转身,往回跑。

    怀仁伯府专供女眷日常出门时的轻便轿子还停在百味斋门口。

    “嘶——”马嘶鸣一声。一辆朱轮华盖马车停下来。悬挂的两盏小巧七彩琉璃灯急晃。

    那一瞬间,欢颜拉住程微,因为用力过猛。程微头戴的帽帷掉落在地,露出了本来模样。

    程微如今的样子太过招人,她险些被突然拐弯的马车撞上,本就引得不少人驻足。乍然显露真容,立刻引来不少惊叹声。

    帘子掀起。一位男子看过来,宁静的眸子闪过思索,随后微笑道:“小姑娘,又是你啊。”

    程微接过欢颜捡起来的帽帷匆匆戴上。诧异看向男子。

    这人认识她?

    男子似乎明白程微的疑惑,笑道:“那次令母带你回府,就是坐的本王的车子。”

    程微眼睛蓦地睁大。

    这人竟是南安王!

    她还在震惊中。南安王已经招手:“小姑娘,上来吧。”

    程微很不喜欢周围男子此时落在她身上的目光。虽然这时的她,还不懂这些目光代表着什么,却本能的抗拒。

    而南安王的态度又太温和,温和中隐隐带着不容拒绝的意味,那是久居上位的人自然而然形成的气场。

    换做平时,程微或许不会被这样的气场所惑,可是此时她心慌意乱,再顾不得许多,屈膝一礼:“多谢。”

    欢颜扶着程微上了马车,然后——

    然后她在车夫的白眼中,跟着爬了上去。

    南安王的马车很宽敞,程微进去后跪坐在门口边,犹豫了一下,抬手取下了帽帷。

    南安王是亲王,又是长辈,同处一车她还带着帽子,就太失礼了。

    南安王看着程微,温和笑道:“小姑娘几个月不见,倒是养好了。”

    程微其实很诧异南安王为何一眼就把她认了出来,要知道那次见面,她昏迷不醒,且还是以前黑黑的模样,时隔这么久,能一眼认出简直是不可思议了。

    南安王神情淡然,却给人一种本该如此的感觉。

    “王爷,多谢您上次出手相救。”程微正式行了一礼。

    事后,二哥虽去了一趟南安王府道谢,可论起来,这还是程微清醒后第一次见到南安王,于情于理,都该郑重道谢reads;攻妻不备,首席前夫太霸道。

    也许是南安王气质太淡然宁静,程微纷乱的心情渐渐稳定下来,恢复了往日从容。

    南安王笑道:“不必多礼,小姑娘,你这是要去何处?”

    “我要回府,轿子还在百味斋门口,王爷路过百味斋,把我放下就好。”

    南安王笑了,他虽已年近三十,眼角却无半点细纹,苍白的面色让他看着有些文弱,这么一笑,顿如春风拂面。

    “小姑娘是去百味斋吃羊肉羹了吧?”

    程微颇有些尴尬。

    她在南安王心中的形象,恐怕糟透了。

    第一次从马车里甩出来,摔昏了,一脸血蹭了人家车子。

    这一次又差点撞上,再次蹭了人家车子,而且还会被认为是专门跑出来吃羊肉羹。

    羊肉羹……

    程微忽然觉得车厢里飘荡着淡淡的羊肉味。

    她不着痕迹的抽了一下鼻子,低头,就看到手背上已经风干了的羊肉汤汁。

    程微……

    这辈子再也不想见到这个人了!

    她往外看,忙道:“王爷,您把我放在这里就行了。”

    南安王往外看了看,笑道:“既然上了车子,就不必折腾了,本王正好顺路,送你回府。”

    “那就劳烦您了。”程微只得应下来,心想南安王莫非许久未吃过羊肉了?

    是了,她听闻南安王身子一直不好,羊肉虽温补,对身体太弱的人来说,还是不宜多食的。

    程微抬眸,悄悄看了南安王一眼。

    她这些日子望诊已有几分火候,这一眼,不由皱了眉,忍不住再看。

    都说南安王体弱,是先天不足,可从望诊来看,他和舒表弟分明不是一回事。

    目前,望诊还不足以让程微一眼看出所有病症,她身为医者的好奇心犯了,又看一眼。

    南安王不由失笑:“小姑娘,本王是不是没有洗净脸?”

    以南安王的年纪,若是成婚早,女儿恐怕都有程微这么大了,而以他的阅历,自然也看得出程微眼中并无女子对男子那种迷恋,是以态度随意淡然。

    程微垂下眼帘,抿了抿唇,才道:“没有,王爷脸很白。”

    南安王怔了怔,随后轻笑起来,笑着笑着大概是引起声带振动,又拿着帕子掩口,一声声咳嗽起来。

    听着这一声声咳嗽,程微心中轻叹。

    南安王这哪里是先天体弱,分明是幼年时中过慢性毒!(未完待续)

    ps:感谢ly318、晚照清空、倚风飘雪打赏的平安符,感谢投票的童鞋们。实在难以理解,一天双更,第二更比第一更订阅高很多。。。。童鞋们尽量不要跳订啦,一天四千字,一个月下来顶多一碗牛肉面,可对作者来说,还指着牛肉面们养活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