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科幻小说 > 我的竹马是男配 > 第一百一十八章 鞋垫中的秘密

第一百一十八章 鞋垫中的秘密

作者:冬天的柳叶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我的竹马是男配最新章节!

    程微自然是不会对南安王说:王爷,别笑了,您中毒了。

    她悄悄拿帕子蹭了蹭手背,然后把帕子捏得紧紧的,盯着帕子上的蜻蜓出神。

    “抱歉。”南安王终于止住了咳嗽。

    程微不料南安王如此客气有礼,抬眸撞上他平静的视线,心中忽然有些歉意。

    算起来,南安王对她有两次援手之恩,可她看出他中毒,却不敢说。

    “小姑娘,吓着你了?”南安王声音轻柔缓慢,带着这个年纪的男子特有的低沉。

    这样温柔醇厚的声音,不知多少女子听了会怦然心动,浮想联翩,而程微却明白,以南安王的身体状况,说快了他受不住,那样又会咳了。

    “没有,任谁喉咙不舒服了,都会咳嗽的。”程微有些不自在,恨不得马上到了怀仁伯府。

    南安王对她有恩,而她却不敢乱说,或许将来能治了,她还不敢给治。

    这种感觉,委实令人不那么愉快。

    南安王似乎察觉了程微情绪的变化,笑着转移了话题:“今日你兄长应该下场了吧?”

    这话一问,对面的小姑娘非但没有兴致,反而表情一僵,片刻后才吐出一个“是”字。

    南安王彻底没辙了。

    这个年纪的小姑娘,情绪已经这样神鬼莫测了吗?

    还是说,只有谈论胭脂水粉……哦,还有羊肉羹,她才有兴趣?

    南安王轻叹一声。

    看来他是老了!

    原本是见这小姑娘神情惊惧,坐在他的车子上,怕她更是不安。这才闲聊几句缓解她的紧张。

    现在他是看出来了,这小姑娘不是紧张,只是不想和他说话!

    心塞的南安王冲程微微微一笑,随后闭上了眼睛,数起念珠来,每一息掐一珠,神情平和。可见是数惯的。

    程微就在这平静的气氛中终于熬到了怀仁伯府。

    她与南安王辞别。直奔飞絮居而去,并不知道有人已经把她被南安王送回来了的消息禀告给了怀仁伯老夫人孟氏。

    “什么,三姑娘是被南安王送回来的?”

    通风报信的婆子连连点头:“老夫人。千真万确。上次王爷送二夫人母女回府,老奴记下了王爷的车子呢,车壁挂着两盏七彩琉璃灯。”

    这便不会错了。

    孟老夫人眸光闪了闪,吩咐阿福:“去飞絮居把三姑娘请来。”

    “是。”

    阿福出去后。老夫人冲有些出神的程瑶招手:“瑶儿,你再给我按按头吧。”

    程瑶回过神来。温婉笑道:“是。”

    她绕到孟老夫人背后,双手搭在她额上,开始缓缓揉捏。

    孟老夫人舒坦地叹了口气:“瑶儿啊,你这按摩的手法越来越精进了。现在离了你,我竟睡不着了。再这样下去,祖母都舍不得你嫁人了。”

    程瑶手一顿。很快笑道:“那孙女就不嫁人,伺候祖母一辈子。”

    “那怎么成。你这么有孝心,祖母定会给你找个好的。”

    “祖母——”

    孟老夫人心情大好,笑起来。

    程微几乎是一路奔回飞絮居,进了东次间,拉开斗柜最下层的屉子,把一些零碎玩意全倒在了榻上,从中找出了那双鞋垫。

    尚算细密的针脚,一只绣了小鱼,另一只绣了云朵,每只鞋垫角落里,惯例绣上一只蜻蜓。

    这是她花了几日工夫,一针一线给二哥缝出来的鞋垫。

    “欢颜,拿剪刀来!”

    片刻后欢颜递过剪刀:“姑娘,给您。”

    程微接过剪刀,举起鞋垫,闭了闭眼,照着鞋垫剪了下去。

    前半截鞋垫落了下去,程微伸手接住,把它拿到了眼前。

    断裂处,露出白绫来。

    程微手指颤抖,一寸寸把那半截白绫抽出来,小心翼翼展开。

    白绫上的字小若蚊蝇:文武之政,布在方策。其人存,则其政举。其人亡,则其政息……

    尽管早有预感,程微还是觉得仿佛有一盆刚从冰窟窿里打上来的水,从她头顶浇下来,瞬间结了冰,冻得她无法呼吸。

    她差一点就把这双鞋垫送给了二哥!

    而以二哥对她的疼爱,无论何人送了再好的鞋垫,只要她送了,二哥定会穿她的!

    一直不愿再回想的噩梦在脑海中回放。

    程微依然看不明白,那个把她护在身前,却任由自己万箭穿心的兄长,到底这一场春闱,是否高中了呢?

    以前,程微回想起那场噩梦,顾不得留意这一点,而现在,心中已经有了答案。

    如果那些噩梦是本该发生的事情,十四岁的她是什么样子的?

    姐妹情深,全然信任。

    看,她就是这么蠢,蠢到把最在乎的哥哥用一双鞋垫,推进了万丈深渊。

    程微捂着嘴,只觉心被无形大手死死抓住,几乎喘不过气来,泪水簌簌而落。

    为什么那样的她,二哥还会用命去保护!

    这一刻,程微几乎要承受不住那突如其来的想念和恐惧,恨不得程澈就在面前,死死抓着,再也不松手。

    “姑娘——”门口传来画眉的声音,“阿福姐姐来了,说老夫人请您过去一趟。”

    背对着门口的程微抓着白绫,挺了挺脊背:“知道了,让阿福等会儿。”

    阿福的到来让程微清醒过来,再次打开白绫看。

    这一次,她看的不是白绫上的内容,而是笔迹。

    字很小,可是能看得出来,这不是程瑶的笔迹。

    这怎么可能?

    从生辰那日程瑶带着一双精美鞋垫来问她二哥尺码开始,一步步,分明是程瑶早已想好的,她就是料定了自己见了她那双鞋垫,会亲手做一双送给二哥。

    伯府伺候姑娘们的丫鬟们大多都是识字的,可是仅限于识字而已,这种白绫,写那么小的字,工整清晰,需要非常深厚的功底,程微不认为哪个有这个本事。

    难道说,还有人和程瑶合作?

    程微摇了摇头。

    不会,程瑶那样妥当细致的人,敢做出这样的事来,绝不会让第二个人知道。

    程微捏着半截白绫不得其解,吩咐欢颜:“替我打些热水来。”

    目光随意扫到床头的那本《水镜记》,不由停住,火光电石间,豁然开朗。

    这本手抄的《水镜记》,二哥用的是左手,焉知程瑶不会用左手呢!

    把白绫连带鞋垫仔细包好,程微亲自藏到了最妥帖之处,这才净面洗手,随阿福去了念松堂。(未完待续)

    ps:感谢书虫盲点打赏的香囊,卿尘倾打赏的平安符,感谢投票的书友们。

    最近有书友问书友群的事,妹子们,请睁大你们的眼睛,因为发数字会被屏蔽,书友群的群号,就在书评置顶区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