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科幻小说 > 我的竹马是男配 > 第一百一十九章 婆媳争执

第一百一十九章 婆媳争执

作者:冬天的柳叶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我的竹马是男配最新章节!

    走进念松堂,看到程瑶的那一刻,程微心中涌起刻骨恨意,恨不得上前,用尖利的指甲把她那张永远含笑的面皮扯下来。

    她一定是《异志趣谈》里那些披了人皮的恶鬼吧,不然,为何能做出这般恶毒的事来。

    程瑶要毁了她,毁了二哥,究竟能得到什么好处?一个家族,不该是一损俱损,一荣俱荣的吗?

    就算她这个嫡女挡了程瑶的道,有她的愚笨不堪对比,才能把程瑶捧出京城第一才女的名声,可二哥又碍着她什么了?

    母亲不能生养,将来程瑶出嫁,难道就不需要依靠娘家兄长吗?

    或许,世上就是有这种人,看到所有人过得不好,她就高兴了。

    “微儿,你过来。”孟老夫人难掩苍老的声音响起。

    程微一直垂着头,拢在衣袖中的手紧紧攥成拳,一步步走了过去。

    这期间,她一直没有抬头,怕眼中泄露的恨意被程瑶瞧出端倪。

    换了以前,程微垂首低眉,一言不发,孟老夫人看了就气不打一处来,只觉这个孙女蠢笨不堪,相貌鄙陋,还口拙,简直挑不出一点长处来,她的存在就是为了丢伯府的脸面。

    可是现在,瞧着有倾城之姿的少女缓步上前,孟老夫人反而觉得这样的低眉垂首更显其贞静,特别是一想到那辆挂着七彩琉璃灯的马车,心情就舒畅起来reads;王爷出没,王妃小心。

    孟老夫人难得对程微露出笑脸,招手道:“微儿,来祖母身边坐。”

    程微走过来,大大方方坐下:“谢祖母赐座。”

    站在孟老夫人身后,像个小丫鬟般替孟老夫人捏肩捶背的程瑶悄悄咬了咬唇。

    “微儿。今日你去了哪里?”

    程微这才抬起头来,看向孟老夫人:“回祖母,二哥今日下考场,孙女就去了那附近转转。”

    百味斋是不能提的,那里的羊肉羹不便宜,被祖母知道,又该承受锥心之痛了。

    “微儿倒是关心你二哥。你们兄妹关系好。祖母瞧着也高兴。”

    程微忽然摸不透孟老夫人的意思了。

    孟老夫人对这个孙女,显然没有什么忌惮,不忌惮。问起话就单刀直入起来:“微儿,我听说,你回来时是被南安王送回来的?”

    “嗯。”

    “这又是怎么回事,好好的怎么又惊动了南安王?”

    程微越发摸不着头脑。解释道:“不过是贡院那边起了骚动,好像是有学子作弊被查出来了。王爷恰好路过,见人群涌动太过混乱,就让孙女上了他的马车。”

    孟老夫人眉头舒展:“这么说来,南安王对你还是挺关照的。”

    程微总觉得老夫人问话有些奇怪。可又想不通怪在哪里。

    才十四岁的小姑娘,要是能想到她的祖母因为误会了一个能做她父亲的男人对她有意而正高兴着,那才是真的奇怪了。

    她不以为意地道:“王爷心善。许是觉得搭一次车也是搭,搭两次车也是搭。就顺便捎上我了。”

    孟老夫人沉了脸:“怎么能这么说!南安王对你这样关照,回头我和你母亲说,等明日带你去王府拜谢。”

    程微只觉祖母莫名其妙:“王爷只是顺路带我一程,我路上已经对他道过谢了。”

    “糊涂!”孟老夫人终于发了火,“你个小丫头懂什么,你道过谢就成了?咱们伯府哪能这样不懂礼数,行了,你下去吧!”

    程微巴不得离开,无论是孟老夫人,还是程瑶,她都不想多处。

    “瑶儿,你也回碎玉居吧。”

    “是。”

    程瑶出去,追上程微:“三妹,等我一等。”

    程微顿足。

    程瑶赶上来,不着痕迹打量着程微:“三妹,你刚刚说有学子作弊被抓,是什么情况啊,不会有什么影响吧?”

    程微睇程瑶一眼,嘴角牵起。

    她天生唇薄且红,这样牵唇一笑,显得高冷无尘:“能有什么影响,反正二哥又不会作弊,再怎么查,也查不到二哥那里去!”

    程瑶怔了怔,随后笑道:“三妹说的也是。”

    “是呀,所以我见那边太乱,就回来了。”

    姐妹二人不冷不热说着,各自回了院子reads;举身赴小楼。

    一进飞絮居,程微就吩咐欢颜:“以后你且盯着些,画眉、听歌,包括粗使婆子,都留意着,看看哪个心不在咱们院子里,记得别惊动了她们。”

    欢颜一听,姑娘除了她,所有人都怀疑上了,当下万分激动:“姑娘放心,婢子赴汤蹈火,万死不辞!”

    程微嘴角抽了抽,挥挥手让欢颜下去了。

    等室内空无一人,她捏了颗梅子放在嘴里嚼着,细细回忆。

    她缝鞋垫时,嫌屋子里光线暗,喜欢在院子里那株老树下做活,有时去净房,针线篓子就留在那里,所以那双鞋垫这院子里的人都有机会做手脚。

    这个时候,她不能轻举妄动,不能让诡计百出的程瑶察觉她已经发现了鞋垫里的秘密!

    终有一日,那双鞋垫她会还回去的!

    碎玉居里,程瑶同样在吩咐巧容:“出去打听一下举子作弊的事。”

    巧容出去大半日才回来,冲程瑶摇摇头。

    程瑶失望地叹口气。

    春闱历来严格,凡举子进场,必有专人检查发髻、衣物、鞋袜乃至篮子,甚至带入场中的糕点,以防夹带。

    程澈当然不会做出碰壁自尽的事情来,可他又是怎么躲过检查的?

    难道是因为长得好,举止不凡,搜身的人就大意了?

    程瑶百思不得其解,万没有想到程微会临时留下了鞋垫,改送了袜子。

    姐妹二人心思各异,只有一点是相同的,皆盼着程澈考完第一场赶快出来,看一看到底如何了。

    而念松堂里,韩氏又跟孟老夫人对上了。

    “什么,您是说,想要微儿嫁进南安王府?”韩氏只觉这老太婆想法越发不可理喻,火气压都压不住,“老夫人,论年纪,南安王都能当微儿的爹了,且从太子妃那里论,微儿还要叫他一声叔叔,这怎么能成呢!”

    孟老夫人唾韩氏一口:“呸,你以为自己闺女是镶金的不成,竟嫌弃起亲王年纪来了!南安王今年还不到三十呢,正是盛年,微儿要是嫁过去,那就是亲王妃,享不尽的富贵。那是皇家,只要南安王真的对微儿有心,辈分又算什么?南安王要是愿意娶妻,只要那女子不姓容,皇上绝不会说一个‘不’字!”

    韩氏能为了情爱奋不顾身,这样的人,心中对婚姻多少还是有着纯粹的憧憬,哪怕她素来不喜程微那个女儿,也见不得次女嫁给一个年长许多的人。更何况,这些日子以来,母女二人关系渐渐缓和许多。

    她的女儿又美又有能耐,将来是有大造化的,哪怕嫁给寻常男子,至少不受气来着,嫁一个老头子算什么!

    见韩氏不语,孟老夫人更怒:“韩氏,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打着什么主意,想要微儿嫁给一个野种,你趁早死了这条心,除非等我死了!”

    韩氏气得发抖,碍于媳妇的身份不敢骂回去,只得咬着牙道:“无论如何,媳妇不会带微儿去南安王府道谢。”

    “韩氏,你这是忤逆我吗?你可知道,你这样子,我可以让老二立马休了你!”(未完待续)

    ps:感谢藕粉豆腐、珠珠2005打赏的平安符,感谢投票的童鞋们。重要的事再说一遍,书友群群号在书评区置顶那里有写,想加群的童鞋去翻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