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科幻小说 > 我的竹马是男配 > 第一百二十二章 一念风波起

第一百二十二章 一念风波起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我的竹马是男配最新章节!

    “微表妹,你何必说得这么难听。 し”韩止有些难过地看着程微。

    这些日子,那门亲事压在心头,心上人又毫无消息,明珠美玉般的少年神情憔悴,眼底尽是血丝。

    程微瞧着他这个样子,心中更气。

    以往的止表哥,多么意气风发,现在却为了程瑶把自己弄成这个鬼样子。

    要是程瑶真如表面那样美好也就罢了,可她分明心如蛇蝎,才不值得别人这样喜欢!

    程微迟疑了一下,到底多年的兄妹情仍在,她再烦韩止,还是不愿见他变成噩梦中的样子,遂开口道:“止表哥,你不是定亲了么,问程瑶做什么?”

    韩止脸有些红了:“我……”

    他看过去,从程微眼底看出了那点关切,心中忽然有了底气:“微表妹,这么些年,咱们最要好,表哥不想瞒你,我,我只想娶瑶表妹为妻,你可愿帮我?”

    “帮你?”程微挑眉,“止表哥这话我不明白了,我能怎么帮你,莫非能帮你退亲,然后再娶程瑶?”

    “微表妹,只要你留意着瑶表妹那边,她难过时,就告诉她,我会一直努力,这就够了,至于其他的,我会自己想办法的。”

    程微冷笑:“那赵姑娘怎么办?”

    “赵姑娘?”韩止似乎一时没想起来赵姑娘是哪号人物。

    程微忽然觉得刚刚生出的那点关切是多余的,双手环抱在胸前,下巴微抬:“我懂了。你和程瑶是真爱,别人哪能跳出来碍眼呢。止表哥,今日既然在这里遇见。我就不妨对你说句心里话。这事,我帮不了你,我没那个闲心整日去看程瑶是不是在伤春悲秋,而且,她也不配!”

    “微表妹!”韩止脸一下子沉下来,有些激动地抓住程微手腕,“你这话是什么意思?瑶表妹哪里得罪你了?以往你们不是好好的么?”

    他眸光一闪。恍然:“我知道了。微表妹。是因为我心悦的是瑶表妹,你就恼她了,是不是。嘶——”

    程微踩完韩止的脚背,往后退了好几步,啐了一口:“韩止,你给我听着。以后再说这般恶心我的话,我就不踩你的脚。踩你的脸!”

    她说完,转身就走,走出数丈停下来,转身。表情似笑非笑:“止表哥,你一心一意要娶程瑶,又焉知她是否愿意嫁呢?她的心上人可不一定是你——”

    程微说完再不回头。抬脚就走。

    韩止抬脚就追:“微表妹,你等等。你把话说清楚!”

    程微顿住身子,回头笑盈盈道:“止表哥,你这样追着我不放,被人看到可不好,你不怕误会,我还怕呢!”

    那一笑如冰雪初融,春光乍现,惑人心神,韩止怔忪之际,程微已经带着欢颜走远了。

    韩止浑浑噩噩往回走,脑海中一会儿响起程微说的那话“她的心上人可不一定是你——”,一会儿又闪过程微那回眸一笑,心中说不清是个什么滋味。

    一路回了书房,盼盼正在整理书架,听到动静转过身来,忙迎上去:“世子,怎么额头都是汗呢。”说着踮起脚尖,用散发着兰香的帕子替他擦拭额头。

    “走开——”韩止心烦意乱,推开盼盼。

    盼盼以手抵住书案,低眉蜷首:“世子,那婢子就先退下了,有事您吩咐,婢子就在外头。”

    盼盼说完,转了身向门口走,忽听韩止喊道:“回来!”

    她困惑地转了身,忽觉手腕被大力一扯,紧跟着整个人被抱起来,丢到了书房靠墙的长榻上。

    韩止欺身上来,紧绷着脸扯下盼盼绸裤,一言不发入了进去。

    做工精良的罗汉榻挡不住这样挞伐,吱呀作响,不知过了多久,云消雨散,韩止翻身下来,一边整理衣裳一边道:“把这里好好收拾一下。”

    等韩止走了,盼盼懒懒起身,握着有些松散的衣领,忽地抿唇一笑。

    她再也没想到,平日里颇为冷清,每次找她暖床尚要别扭一阵的世子,今日会在书房这样疯狂的要了她。

    要知道,白日宣淫,传出去可是不得了的,世子定然不会说出去,那么,也就没人给她端避子汤了。

    盼盼不由轻抚小腹,低声道:“你可要争气些呀。”

    程微并不知道,她的一番言语刺激,再加那回眸一笑,让一贯克制守礼的国公世子青天白日做出了荒唐事,将来更是引出更大的热闹来。

    此刻她正在韩秋华房里,与大表姐说着话。

    “大表姐,我看你精神不大好,是怎么了?”

    “没什么。微表妹,澈表哥正在考试,我还以为,你没有心思过来玩呢。”韩秋华微笑道,心头的苦涩却挥之不去。

    她已经十九岁了,要是寻常姑娘,早已为人母,可因为要招婿,婚事迟迟拖着。

    近来有几户人家上门提亲,可要不就是大字不识一个的底层军士,要不就是以儒商自居的商贾,最好的是所谓的读书人,年近三十了连秀才还未考中,媒人话里话外的语气,还是她捡了多大的便宜,让她直接轰了出去。

    尽管她一直有心理准备,愿意做上门女婿的男子恐怕寻不到太好的,可真的到了要定亲的门槛上,到底是意难平。

    程微对程澈考试的事儿挂心归挂心,可听韩秋华这么问,立刻笑道:“我才不担心呢,大表姐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二哥读书是最好的,他要是考不上,就没人能考好了。”

    表姐妹二人闲聊了一会儿,程微见韩秋华兴致不高,寻了个机会起身告辞。

    一路上,程微不愿再和韩止来个偶遇,捡了另一条路走,途经花墙,无意间听到韩秋梦与韩秋静在闲聊。

    她们声音并不高,只不过程微凑巧在花墙这一侧,就听得颇为真切。

    “大姐平日里能耐又如何,还不是要委身给一个大字不识一个的军士,我听说,那军士长得五大三粗,级别还低得很呢。”

    “那有什么办法,谁让大姐只能招赘呢,这已经是矬子里拔高个了,总比嫁给开茶楼的强吧。”

    程微脚步一顿,恍然明白了韩秋华心情郁郁的原因,默默走了过去。(未完待续)

    ps:感谢半夏凉茶打赏的桃花扇,叶亲亲打赏的香囊,感谢投票的童鞋们。今天是柳叶的生日,不过还要先去医院看爷爷,等晚上去吃烤鸭。一想到切得薄薄的烤鸭,用春饼卷上,还要放上黄瓜条和葱丝,整个人都幸福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