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科幻小说 > 我的竹马是男配 > 第一百二十四章 惟愿你安好

第一百二十四章 惟愿你安好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我的竹马是男配最新章节!

    让他回府!让他回府!居然让他回府!

    程二公子忽然发觉,考场外的妹妹给他出的这道难题,可比考场内的难多了reads;捡个男妻养包子!

    他怎么可能回府!

    “微微。”程二公子微微一笑,“二哥不累。”

    “怎么会不累呢?二哥在里面都呆了三日了,听说连澡都不能洗,就连出恭都没有净房可去。二哥,你还是回府洗漱一下,好好休息吧。”程微情真意切地劝。

    一贯风淡风轻的程二公子脸都黑了。

    妹妹知道的实在太多了,又舍不得灭口,怎么办?

    程二公子抓起程微的手,抬脚就走:“医馆里什么都有,二哥还是先陪你过去看看。”

    程微只是心疼兄长不能休息,其实乐不得有他陪着,见状就不再劝:“那我们走吧。欢颜,把二公子的考篮提着。”

    “不必了。”程二公子心里又不是滋味了。

    本来八斤过来接他,就是给他提考篮的,这下好了,他的贴身小厮被妹妹支走去伺候年轻男人了!

    程澈悄悄看程微一眼。

    “二哥,怎么啦?”程微隐隐觉得兄长有些不对劲,侧头问。

    轻纱随着她说话轻轻拂动,只可惜看不到轻纱后面熟悉的面庞。

    程二公子觉得这不利于他观察,嫌弃地道:“微微帷帽上的轻纱,颜色与你今日穿的衣裳不大相配。”

    “是么?”程微伸手拉了拉轻纱,把它掀起拨到耳后。

    程二公子终于满意了,笑眯眯问:“微微,你和那年轻举子认识?”

    “年轻举子?”兄长在“年轻”两个字上加重了语气,程微当然听了出来。怔了怔,点头,“算是认识吧,二哥怎么知道?”

    很好,果然是认识的,而且还怕他知道!

    程澈依然笑眯眯的:“二哥猜的。微微啊,他是不是身体不好?你们在医馆认识的吧?”

    呃!

    程微蓦地睁大了眼。

    程澈一见程微表情。顿时了然。叹道:“这便是重读书轻武艺的害处了,为了踏入仕途一味熬夜苦读,忽略其他。其实是得不偿失的。人生在世,有百种活法,身体康健才是首要的。微微,你说二哥说的对不对?”

    程二公子为了黑觊觎妹子的臭小子。也是蛮拼的,可惜程微不知道。她明眸微眯,弯成月牙状:“二哥说的自然是对的,不过薛融不是这样,他是伤了手。影响写字,才去医馆看的。”

    薛融!居然连姓名都知道了!

    程澈嘴角笑容都僵了,却见妹妹语带怜悯。叹道:“二哥,你不知道。薛融是个可怜人。”

    “他如何可怜?”程二公子一字一顿问道。

    如果想利用妹妹的同情心来装可怜,他会让那小子明白什么才是真的可怜!

    面对程澈,程微自然是知无不言:“他伤了右手,无法考试,就来了医馆。不过最开始他去的是咱家济生堂对面的德济堂,被人家赶了出来,才被三叔收治了。”

    程澈眼眸微闪:“哦,怎么会被赶出来?”

    程微歪头想了想,道:“好像是说他得罪了什么人reads;重生之千金媚祸。我听他说家中妹妹为了给他凑盘缠钱,私自与一个年过四十的杀猪汉定亲了,想着我也是做妹妹的,却有二哥疼我护我,他的妹妹却那样可怜,就心中不忍,替他治了右手,他这才能下场的。”

    程澈被那句“二哥疼我护我”说得心情愉快,觉得自家妹妹越发好看懂事了,赞道:“微微何时有这种本事了,二哥竟不知道。”

    “二哥——”程微脸有些红,“先前北冥真人那杯符水,让我心有所感,不知不觉就对符医一道感兴趣起来,后来跟着三叔学了不少医理,三叔还把咱们家传的《符法集录》给了我,渐渐就会一些了。”

    隔行如隔山,程二公子再有能耐,对符医一道,那是一窍不通的,自然想不到一贯亲近的妹子会忽悠他,遂道:“那微微就好好学着,女孩子家,有一技之长傍身是好事。”

    不知怎的,程微听着这话,比听旁人说把程家符医发扬光大要动听的多,眼角莫名就有了泪意,她生怕被程澈瞧出来,忙咬了咬唇,嗔道:“瞧二哥说的,好像我以前就一无是处似的。琴棋书画、歌舞花茶,除了下棋,你妹妹其他几样又不差。”

    她和程瑶关系还好的时候,虽然念着程瑶的好,姐妹情深,可人之天性,瞧着一同长大、一同接受教导的姐妹处处比她优秀那么多,才名远播,心中时不时还是会泛酸嫉妒的。

    只不过那嫉妒并没有让她对程瑶心生不满,而是咬牙鼓足了劲,想要尽最大努力去追赶她。

    渐渐的,她发现难以追上,可毕竟耗了许多心血在那些方面,比之京城寻常闺秀,还是有些自信的。

    程澈看着妹妹。

    十四岁的少女,正是风华初绽的时候,她眉梢眼角皆是骄傲自信,嘴角笑容明媚俏皮,好似最美妙的春日在她的笑容里缱绻到来,让人见了,怎能不心生欢喜。

    程澈心底划过悠长的叹息,含笑望着程微:“那些终归只是风雅事,会固然好,不会,也无妨。”

    他希望他的微微,不必琴棋书画无一不精,而是多些自保的手段,将来……将来嫁人后,在他不合适再保护的时候,能活得比现在还快活些。

    当然,莫名其妙认识的年轻男人还是要提防着才对!

    程二公子轻咳一声:“微微,那薛融家里又出了何事?”

    程微收起笑容:“他妹妹昨晚上吊自尽啦,母亲悲伤过度,只剩了一口气。二哥,你看薛融是不是挺可怜,他好不容易遇到我,才能下了考场,结果家中又发生这种事,我看,他后面两场是考不成了。”

    “这确实是不幸了些。”程澈眼底闪过思索。

    兄妹二人说话间到了济生堂,一问之下,薛融仍在昏迷,那庄稼汉子像个无头苍蝇般,在医馆里来回走动,喃喃道:“这可怎么办,这可怎么办,薛大娘还撑着一口气等他回去呢,再不醒,就赶不回去了”

    “不知这位兄弟家在何处?”程澈忽然开口问道。

    那汉子停下来:“俺们是八桥镇的,离京城不远。”

    “八桥镇?”程澈忽然觉得事情不是那么简单。(未完待续)

    ps:感谢寒谷一冰打赏的桃花扇,感谢r、再美又怎样、哦啊哦一、amiao喵、g2010、花夏眠。。。、木頭珊瑚藤、楚潇儿、书友150407151624229打赏的平安符,感谢蒹葭流水、o。懒懒、豆扣、锁秋晓、大笑纷纷、magichan打赏的香囊。感谢投票的书友们。ps:咳咳,加群就加群吧,还要去书评区留言,生怕别人不知道你们是肉食动物吗?注意节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