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科幻小说 > 我的竹马是男配 > 第一百二十七章 羊肉羹

第一百二十七章 羊肉羹

作者:冬天的柳叶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我的竹马是男配最新章节!

    “哪有三次?”

    对于薛融这样的读书人,尊严大于天,说什么看病三次不给诊费,实在是太侮辱人了,明明才两次而已!

    “第一次,给你治手,你当时付的诊费是给我三叔的,可不是给我的。 =本来你的手,每次考完都要再来取符水,所以我是打算最后一起算账的。还有昨日你昏倒,今日你昏倒,这不是三次是几次?”

    “那,那多少钱?”

    程微沉吟一下,挡在轻纱后的一双丹凤眼似笑非笑:“也不多,一百两银子吧。”

    “什么?”一直双手撑地,没力气起身的薛融腾地跳起来了,可见一百两银子对他造成了多么大的冲击,“一百两银子?你,你莫非是打……打劫?看诊三次就要收一百两银子?”

    程微冷笑:“不是三次,是一次。我三叔心善,他救治你的两次,大概会免去你的诊费,所以,你只要付我给你治手的一百两银子就好了。“

    见薛融横眉竖目,程微瞟了他右手一眼,眉微挑:“薛融,难道你觉得,我给你治手的本事,不值得收一百两银子?”

    要知道,每一杯符水,都蕴含着她的精血,而每当耗损一滴精血,她的元气就会伤上一分,要仔细调养才能缓缓恢复。

    这也是阿慧警告她不得随意给人治病的原因。

    薛融抬起右手,怔怔看着。

    伤痕累累,瞬间光洁如初;剧痛难忍,顷刻毫无所觉。

    这样的能耐,当然是值得的。

    薛融是个实诚人,遂老实点头:“值得。”

    “那就是了。”程微嫣然一笑,“你要想走可以,什么时候还清了我一百两银子再说。”

    见薛融一副被雷劈了的样子,她问:“怎么,还是说读书人就可以不认账啊?”

    “不是!”薛融激动地涨红了脸,“我不是不认账。我,我没有这么多银子!”

    “这好办,我家医馆正缺人手,你留下干活。拿月钱抵就是了。当然,你要是为了不还我银子,跑去和别人拼命,或是自尽,我也没办法。不过我会在你碑上写下所欠银两,以免忘了。”

    “你,你,你——”薛融简直目瞪口呆。

    这世上,怎么还有这样财迷的小姑娘!

    程微从薛融身侧走过去,在一处玫瑰椅坐下来,气定神闲:“我知道,你心里骂我财迷呢。可你要记住,我凭本事赚钱,天经地义。你可怜。你不幸,不是看病不给诊费的理由,你说对不对?”

    “哦,对。”薛融愣愣点头,显然已经被程微绕进去了。

    “那就是了,你今日留下,问我三叔有什么活能给你干,干上两日看看给你多少月钱合适,到时候就先放你回八桥镇处理家事,你记得处理完早些回来。至于找人算账什么的。等还清银子再说吧!”程微说完,起身走了。

    留下程三叔与薛融面面相觑,最后还是程三叔神情古怪率先开口:“那孝廉就先登记医馆每日药材消耗吧,咱们医馆的记账先生正好家中有事请辞了。”

    “噢。”薛融悲愤点头。

    他不能给祖宗八代丢脸。未免被人在墓碑上刻上欠债不还,还是老老实实活着吧。

    程微去了隔间,取下帷帽搭在云纹灵芝花衣架上,随手拿了一本医书倚在榻上翻。

    不多时程三叔进来,到了程微跟前,伸手轻轻敲了敲她光洁的额头。

    “三叔?”程微把医书放在一旁。抬眼看他。

    “你这丫头,把那举子留下,是要救他性命吧?”

    “这不是两全其美的事嘛,三叔还敲我。”程微揉揉额头。

    她皮肤白,嫩如刚剥壳的鸡蛋,程三叔弹了那一下,还真有些红了。

    程三叔有些尴尬,讪讪道:“三叔是不是打重了?”

    程微抿着唇笑。

    程三叔知道被这丫头戏弄了,半点不恼。

    这些日子以来,这个侄女对医术的热爱和认真,他都是看在眼里的,欣慰一日比一日深,哪有不喜欢的道理。

    “只是他那样的身份,在咱们医馆做事终归不是长久之计。”程三叔已经开始认真考虑怎么安排薛融了。

    既然这是微儿揽下的事,他做叔叔的,当然不能拆台。

    程微笑看着程三叔。

    她这个叔叔,对人对事有那么一点一板一眼,不过这种认真并不让人觉得古板,反而觉得安心。

    要是父亲是三叔就好了,不嫌她貌陋笨拙,不嫌母亲刚强不懂柔软。他们一家人,说不定也能和和美美的,晚上时,坐在一起吃一顿热饭。

    这个大逆不道的念头在程微心头闪过,她才笑道:“所以我留他到后日啊,三叔放心吧,后日二哥就考完第二场了,到时候看二哥如何安排。”

    她之所以费尽口舌留下薛融,一方面当然是不忍他年纪轻轻丧了性命,另一方面,便是因为二哥亲自交代了八斤陪薛融回八桥镇。

    二哥上心的事,她自是要上心的。

    转眼已是二月十四,程澈考完出来,见到在济生堂老老实实记账的薛融,险些以为自己走错了门。

    程微悄悄把情况交代一番,程澈面带微笑听着,听完,按着肚子说:“微微,这里有什么吃的,二哥胃有些疼。”

    程微一阵紧张:“二哥胃疼?是不是这几日在里面,一直吃的冷水冷饭?”

    她伸出手,落在程澈腹部:“二哥,我给你揉揉。”

    程澈脸都红了,忙推开妹妹的手,干咳几声道:“不用揉,吃些热的汤水就好了。”

    “医馆哪有什么好吃的呀。”程微灵光一闪,抚掌道,“对了,百味斋的羊肉羹!二哥,你等着,我去给你买。”

    “叫八斤去就是了。”

    “不用,我带欢颜去就成了。”

    等程微带着欢颜走了,程二公子才收了笑,喊薛融道:“薛兄弟,咱们来这边说话。”

    小姑娘家见的人少,对一个男子的喜爱,往往从注意这个人开始。一次次帮助和了解,不知不觉就暗许了芳心,他可要防患于未然。

    程澈与薛融交谈了足足有两刻钟,二人说了什么,第三人无从得知,等程微回来时,打工还债的薛举人已经由八斤陪着离开了济生堂。

    程微不以为意,捧着羊肉羹笑问:“二哥,胃还疼不疼?”(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