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科幻小说 > 我的竹马是男配 > 第一百三十九章 有客上门(lisa450的和氏璧加更)

第一百三十九章 有客上门(lisa450的和氏璧加更)

作者:冬天的柳叶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我的竹马是男配最新章节!

    程微说完这话,嘴角隐含嘲弄,望着孟老夫人。

    进这个门时,她当然是可以痛哭流涕,把所有的错揽在自己身上,主动求他们责罚的。

    那样子,说不定还能换来几句好言语。

    可是,她偏偏不愿意。

    这世上,能令她磕头认错的,都是她觉得值得的人,而这屋子里,并没有那么一个人。

    他们恼怒的,惋惜的,是怀仁伯府的风光被她弄没了,而真正惋惜二哥三年苦读付诸东流的,又有几人?

    既然这样,她即便有错,那也不是当着满屋子人的面,匍匐在地,对他们认。

    真正需要她认错的那个人,从来没有怪过她。

    对二哥,言语上的道歉苍白无力,她只知道,如果换了她,为了二哥哪怕让她牺牲再多,她都愿意。

    关心着她安危的,在她平安归来后,并不会这样咄咄逼人,恨不得立刻责罚她解气,而只在乎权力地位的,那她也只能借势压人了。

    果不其然,这话一出,满屋子的人神情各异,孟老夫人好似吞了一只苍蝇,想吐吐不出来,想咽咽不下去。

    还是程二老爷率先打破了沉默:“你说,长公主要教你习武?德昭长公主?”

    程微淡淡地笑:“是德昭长公主呀。今日父亲不是让二哥去长公主府对顾先生赔罪么?长公主见到我,觉得我骨骼清奇,适合练武,就爱才心切把我收下了reads;重生之赎爱。”

    程微笑看着孟老夫人:“祖母,孙女并不是不愿意去跪祠堂。可是这样,明日去长公主府习武就会受影响了。长公主见我表现太差,说不定会把我退回来,那样岂不是给咱们伯府丢脸?”

    这话就如一个耳光,狠狠甩在了孟老夫人脸上,偏偏她不能喊疼,只得忍着火辣辣的羞辱艰难开口:“既如此。以后你且随长公主好生学习。莫要丢了伯府的脸面!”

    “多谢祖母体谅,孙女定会好好学习的,我看五公主能举起几百斤的大石。说不定孙女以后也可以呢。”

    程瑶和程彤同时嘴角一抽。

    什么,举起几百斤的大石?这是信口开河吧?

    而且,程微一个姑娘家,想举起几百斤的大石干什么啊。莫非——

    程瑶和程彤同时想到以后惹程微不高兴了,她直接把人举起来。丢到了湖里。

    这画面太惊悚,姐妹二人同时打了个激灵,不敢再想。

    “还有五公主?”程二老爷黑着脸开了口。

    他看看另外两个女儿,一个温婉懂事。一个娇柔可爱,哪一个不比这个孽障强。

    怎么就是这个总惹祸的孽障,反而能得贵人青眼呢?

    对程二老爷来说。德昭长公主的分量,甚至比太子妃还重。

    他心里清楚。太子对太子妃颇为冷淡,现在碍于百年前的遗诏不敢乱来,可谁知道登基之后会如何呢。

    要知道,遗诏说的是娶怀仁伯府嫡女为太子妃,可没说保怀仁伯府嫡女为后!

    从前朝到今朝,这废后可并不少见,不说别的,当今皇后虽没被废,可朝中上下谁不是心知肚明,皇后恐怕要被幽禁终身,不过是有名无实。真正掌管后宫的,还是太子生母,华贵妃。

    而德昭长公主就不同了。

    长公主年轻的时候,救驾有功,还因此不能生育,当今天子对这位胞妹又敬又愧,甚至可以说,太后的分量在皇上心里,恐怕都没有长公主重。

    这孽障竟得了德昭长公主青眼,那今日之事,也只好作罢了。

    程二老爷瞥一眼桀骜不驯的三女,心中憋气。

    说到底,还是因为程澈!

    要不是程澈拜顾先生为师,这孽障又怎么有机会去长公主府!

    当然,有一个这样有出息的嗣子,他还是高兴的,可偏偏这嗣子对他这个父亲一直不远不近,他想挑剔,却挑不出错来。

    总不能嗣子对哪个妹妹好一些,他做父亲的也要插手吧。

    程二老爷隐隐觉得嗣子像一只滑不溜秋的泥鳅,却无耻地披着恭敬有礼的马甲,让他有话说不出,有火无处发。

    那样懂事的嗣子,他发火,总给人一种无理取闹的感觉reads;言色。

    看程二老爷神情变化莫测,程微翘起唇角:“对,五公主也在,她是我师姐呢。”

    “既然这样,你便用心学习,不该说的话不说,不该做的事不做,不许唐突了贵人们。”

    “女儿明白了。”

    程二老爷赶苍蝇般挥挥手:“行了,行了,明白了就下去吧。”

    程微冲在座长辈们欠身行礼,走至门口,回头:“父亲,您就不想问问,在混乱踩踏中,女儿可有受伤么?”

    程二老爷被问得哑口无言的同时,程微扫韩氏一眼,转身出去了。

    春意已经染遍了怀仁伯府,青石路两侧是一片茵绿,一簇簇花开了,有花匠精心养育修剪的娇花,也有野生野长的无名小花。

    程微嘴角轻扬,缓步往前走。

    果然,她强大一些,就能让讨厌的人憋气一些。

    不过依靠别人得来的强大只是虚的,终有一日,她要自己强大起来。

    “二哥——”

    春光下,她看到那个熟悉的人影立在玉兰花下,青袍飒飒,恍若谪仙。

    程微迎了上去。

    程澈上下打量着妹妹:“没有被父亲责罚吧?”

    “没有,二哥不是说,如实说出今日的经历就好了,我说以后每日去德昭长公主府,就没人再提罚我的事了。”说这些话时,程微并无得意,反而有着淡淡的嘲讽。

    程澈抬手,揉揉她的头:“傻丫头,别这么愤世嫉俗,有二哥在呢。”

    “知道啦。”程微躲开,“二哥别揉了,乱了又要重梳。”

    说到这里,她有些郁郁:“也不知道欢颜如何了。”

    “我已经派人去打听了,这个时候,应该快有消息了。”

    不出程澈所料,半个时辰后,欢颜由官差护送着回了府,幸运的是在那样一场混乱中,她只是腿上擦破了皮。

    而随着欢颜的回来,也带回了那场祸事的消息。

    亡二十三人,伤百余人。

    此事传于帝王耳中,昌庆帝大发雷霆,下令彻查。

    只可惜人山人海,那乱扔爆竹的人无异于大海捞针,又哪里查得到呢。

    这场祸事最终无果,被京城中人议论纷纷一段时日后,渐渐沉寂下来,而杏榜揭晓,则成了京城人最关注的事。

    这一日,怀仁伯府来了客人。(未完待续)

    ps:这一更,感谢lisa450童鞋两个月前打赏的和氏璧(两个月前神马的,总觉得自己好无耻),终于还上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