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科幻小说 > 我的竹马是男配 > 第一百四十七章 惊人内幕

第一百四十七章 惊人内幕

作者:冬天的柳叶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我的竹马是男配最新章节!

    “微姑姑,我,我……”

    新弟脸色发白,死死咬着下唇,登时咬出鲜明的白印来。

    程微知道,新弟并不是那种胆小怕事的,她面对着那样强势的祖母还敢偷偷端了肉去给怀孕的母亲吃,说明骨子里就有股泼辣劲。

    可就是这么一个胆子还算大的小姑娘,在屏退了旁人后,居然吓得不敢说出来,可见事情非同小可。

    为了安抚新弟,程微起身走到茶几旁,亲自为她倒了一杯茶,递给新弟,又替自己倒了一杯。

    “新弟,别怕,你打听到了什么,对姑姑说就好了,我不会对外人讲的。”

    滚烫的茶水,隔着厚厚的青瓷杯依然能感觉到热度,新弟捧着茶杯,暖意让她稍许心安。

    她抬了头,看着程微。

    比她大不了多少的少女笑容温雅,亲切暖人。

    那个在小姑娘心头压了有一段时日的惊天秘密,到了这一刻,再也抵不住那无尽的压力,吐露出来。

    “微姑姑,我听到一件事,可是,那件事太惊人,太可怕了,我,我不敢说——”

    程微拍拍新弟的手臂:“没事,你慢慢说,事情本来就是姑姑让你打听的,就算再惊人,也和你一个小姑娘不相干。”

    “嗯。”新弟点点头,深吸一口气,这才说起来,“那一日,二叔一家回来,知道您和十三叔来过了,还给了我们几个见面礼,二叔就,就和奶奶吵了起来——”

    说到这里,小姑娘颇为尴尬。见程微面色平静,继续说了下去:“后来不知怎么,就扯到了十三叔身上,我就躲在柜子里听。二叔一直指责奶奶,当初为何过继十三叔,而不是过继他,说要是当初过继的是他。那如今成为玉树临风贵公子的就是他。而不是十三叔了。等二叔吵完出去后,我听到爷爷很伤心地对奶奶说,当初要是谁也不过继。一家人就这么安安稳稳过日子就好了。那样老大和老二也不会总惦记着这事,还为了这个时不时闹一场。然后奶奶就说——”

    新弟说到这里停下来,显然接下来的话是重中之重,让她说出口颇有压力。于是低头饮了一口茶,因为茶水还烫。小姑娘吐了吐舌头,才道:“奶奶说,说就我父亲和二叔那样的,幸亏没过继到伯府来。不然上有世子,下有亲子,这嗣子夹在中间。活不活得下来还难说呢。她当初就是怕将来二房从伯府分出去后,一个嗣子支撑家业太过辛苦。才把十三叔过继了过去,没想到没过几年,十三叔的父亲竟然回来了,还带着儿女,可见当初的决定是对的。奶奶说……”

    新弟望着程微,一字一顿:“若是亲生子,这样的处境,她哪里睡得着觉。还是这样好,既有个儿子在伯府享受富贵,顺带提携家里,还不用操心!”

    “什么!”程微猛然站了起来,脸上血色褪尽。

    而窗外,程瑶死死捂着嘴,才没有因为惊讶发出声音来。

    程微一颗心跳的急促,原本红润的唇都是煞白的,一把抓住新弟的胳膊:“新弟,你,你当真听你祖母这样说?”

    “嗯,千真万确!”事情已经说了出来,新弟后面的话反而说得顺畅多了,“爷爷听奶奶那么说,就不高兴地说,十三叔虽不是亲生的,可毕竟来到咱们家里,那和亲子没什么差别,让奶奶别老说这种令人寒心的话。奶奶就骂了爷爷,说当年要不是太奶奶对她刻薄,让她挺着八个月的肚子下田,又怎么会动了胎气早产生下个死胎来。幸亏在顺河漂的木盆里捡到了十三叔,回去才能交差,不然当时说不定就被太奶奶折磨死了……”

    程微松了手,捧着茶杯一屁股坐回椅子上。

    “微姑姑?”新弟见程微脸色难看,有些担心。

    程微露出个虚弱的笑:“没事,新弟,你别怕。”

    她扬声喊欢颜:“欢颜,带新弟去堂屋吃点心。”

    “微姑姑——”新弟拉了拉程微衣袖。

    “新弟,姑姑想静一静,等会儿就让欢颜送你出去吧。”程微说完,从荷包里摸出几条小银鱼,塞给新弟。

    新弟忙推辞:“姑姑,我不要,您救了我娘肚子中的弟弟,新弟为您做多少事都是应该的,不能要您的东西。”

    程微心乱如麻,勉强笑了笑:“新弟,我知道,你来我这里顽,空手回去会挨骂的,拿着吧。你为姑姑打听到这么重要的事,姑姑谢你还来不及呢。只是你要记住了,这件事从此以后烂在心里,再不能和别人说了。”

    “嗯。”新弟郑重点点头。

    这时欢颜走进来:“新弟姑娘,婢子带您去吃点心吧,画眉今早才做的梅子饼,可好吃了。”

    等新弟出去了,程微闭着眼直接倚在了屏风上,心中翻江倒海。

    二哥,二哥竟然不是程九伯亲生子!

    怎么会这样!

    程微越想越惶恐。

    她于噩梦里见到程九伯披上官服,再对比兄长的惨死,隐隐觉得不对劲,可再怎么样,也没想到真相如此离奇。

    二哥真正的身世传出去可就糟了!

    程微捧着茶杯,来回踱步。

    她再不懂事,常识还是有的。

    无论谁家过继嗣子,都是从家族中挑选,先是近支,再是旁支,血缘越近越好。当初误认为父亲已死,大伯家只有大堂哥一子,三叔更是还未娶妻,这才不得不从旁支过继。

    可就是这样,这嗣子也必须是程家血脉。

    那,那要是被人知道二哥不是程家血脉,是不是就要把二哥逐出家门了?

    程微不由死死捏紧了茶杯,心烦意乱之下仰头喝了一口,依然烫嘴的茶水让她一下子喷了出来,气恼心烦之余,把那茶水直接从窗口泼了出去。

    躲在窗外的程瑶听墙角听个过瘾,正挪动身子准备悄悄离去,忽然一杯热茶泼到脖子上,顺着脖子就往里面淌,幸亏一直拿帕子掩着嘴,才没有大叫起来,饶是如此,依然忍不住嗷嗷了两声,然后慌忙躲在树后。

    程微听到奇怪的声音,走到窗边探头看了看,正见一只不知哪来的野猫上了树,不由皱眉:“怎么猫叫的跟狗似的,真是晦气!”

    说完,砰地一声关上了窗。(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