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科幻小说 > 我的竹马是男配 > 第一百五十三章 只能嫁我

第一百五十三章 只能嫁我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我的竹马是男配最新章节!

    几人往回走了小半个时辰,就遇到了前来救援的护卫们。し

    几个提前逃跑的少年,终究不是糊涂到底,还记得搬救兵。

    那护卫长脸都是白的,冷汗直冒,见到程微等人平安无事,一颗提到嗓子眼的心才算放了下来。

    这些人里有公主,有王孙,一旦出了事,杀头一百次都是不够的。

    “今日的事,不许说出去!”容昕警告道。

    华良跟着道:“对,不许说出去!”

    他们嫌护卫麻烦,撇下护卫来比赛,一旦被长辈们知道,一顿竹板炖肉那是少不了的。

    护卫长连连点头:“卑职明白。”

    等到了分别时,华良还不死心地去看程微,见她毫无回应,颇有些沮丧,转念一想,又露出了笑容。

    知道她是谁家的小娘子就好办了,不是还有姑母么。

    等华良几人走了,剩下都算是自己人,韩平提着一对熊掌问:“公主殿下,这熊掌您要不要?”

    五公主看熊掌一眼,一言不发别开眼。

    于是韩平把熊掌递给程微:“微表妹,你带回去吧,或是红烧了吃,或是与鹿肉混在一起做成包子,都好吃极了。”

    见程微诧异看他,韩平解释道:“当时你们在说话,我就把这对熊掌割下来了。”

    程微一看这对熊掌,立刻就想起那飙血的熊鼻子,不由一阵反胃,忙摇摇头:“我不要,你们谁喜欢,就带回去好了。”

    这时五公主拉拉程微。程微会意,对韩平三人道:“我和公主先走了,再晚些,长公主要担心的。”

    见程微要走,容昕忙凑过来:“程微,你还没说,先前那符水是怎么来的呢。”

    程微看他一眼。淡淡道:“我自己制的。我现在学着当符医了。”

    容昕一脸惊奇,似是想到了什么,道:“怪不得前段日子。我听到一种说法,说你得了北冥真人点化呢,我还以为是无稽之谈,原来真有其事啊?”

    程微早就料到。当初在东宫对太子妃说出那番话,早晚会慢慢流传开来。是以听容昕这样说,并不诧异,微笑道:“是呀,我们家是符医起家。我得了真人点化,又有家传的医书,渐渐就研究出点名堂来了。”

    “啧啧。丑丫头,你那何止是一点名堂啊。我怎么觉得比素尘道长还厉害呢!你不知道,我娘可信奉素尘道长了,素尘道长经常出没我们王府,可我从没见过她露出这手本事呢。”

    程微不欲为自己树敌,淡淡道:“符医各有擅长,哪有什么可比较的。”

    容昕还想说,被韩止拉住:“好啦,容昕,天色都不早了,五公主和微表妹她们回了长公主府,还要各自回去,就不要耽搁时间了。”

    容昕说了这一大通,纯粹是觉得难得见程微一面,不愿就此分开,听韩止这么说,皱了眉暗暗推开他,冲程微笑道:“丑丫头,等上巳节,咱们一起去踏青呀。”

    韩止就皱了眉。

    往年的上巳节,他们这些相熟的就会一起去游玩,可是容昕这样说出来,总觉得有几分怪异。

    要知道,上巳节自古以来,就是未婚青年男女相会的日子,容昕这态度,未免太明显了些。

    韩止再看程微一眼,脸色更差。

    容昕这样也就罢了,微表妹竟毫无所觉,是觉得不在意,还是已经默认?

    他到底是程微嫡亲的表哥,总不能见她再做出什么错事来。

    程微当然不是默认,她只是从没想过,从小欺负她到大的男孩子,要开窍了。

    不过程微还是很敏锐的,一见韩止沉着脸,猛然想到什么,遂对容昕道:“那日我还不见得有空。你和止表哥好好玩吧。”

    等程微与五公主相携走了,韩止和容昕面色都有些古怪。

    两个少年同时在想:什么叫他们两个好好玩?

    对视一眼,又同时移开了目光。

    一定是有什么他们不知道的事情发生了!

    “二弟,你先走,我有几句话要和世孙说。”

    韩平点点头:“那我在前面等你。”

    等韩平走远了,韩止表情严肃:“容昕,你今日有些不妥。”

    容昕哪里是受得了人指责的,立刻瞪眼道:“哪里不妥了?”

    韩止目光放远。

    彼时晚霞似火,把天边映得透亮,美艳的就如那个骤然蜕变的少女。

    韩止收敛心神,看向容昕:“容昕,今日你大庭广众之下,就对微表妹搂搂抱抱,虽然当时关心则乱,也有失分寸。”

    容昕冷笑:“韩止,你莫要五十步笑百步,程微现在名声不好,还不是大半为你所赐!”

    韩止叹口气,伸手搭上容昕肩膀:“容昕,你这样不讲道理,我就没办法了。我对微表妹,从来是兄妹之情,她对我吐露心意,我婉言谢绝,自认没有哪里做的不对。后来事情传扬出去,那就要问问传播是非之人是什么心态了!”

    容昕立刻火了,一把甩开韩止的手,怒道:“我知道,你们都以为是我传出去的,但我并没有。韩止,你应该了解,我容昕真做过的事,会不敢承认么?”

    韩止信了容昕的话,颔首道:“那好,以前的事情且不谈,我只希望你以后对微表妹注意分寸——”

    话未说完,被容昕打断:“韩止,你凭什么这样提醒我?你又不是程微的亲哥哥!你真的关心她,去年一年就不会让她受那么多委屈!我的事情不用你管,我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韩止也来了火气,“我看你不知道!你只是由着自己性子来,然后害得微表妹名声更糟,最终连累她嫁不到好人家去!”

    “丑丫头不会嫁到别人家去!”容昕忽然平静下来,冷冷扫韩止一眼,“她要嫁,就只能嫁给我!”

    说完,抬脚走了。

    留下韩止愣了好一会儿,才去追韩平。

    程微回到伯府时,已经到了各房前往念松堂给孟老夫人请安的时候,她匆匆换过衣裳,擦了擦脸,就往念松堂赶去。

    路上,遇到了程瑶。

    程瑶是天鹅颈,最是纤长优美,平日里喜穿直领的褙子,可今日却是一件高领小衫,让程微忍不住多看了几眼。(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