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科幻小说 > 我的竹马是男配 > 第一百六十八章 误诊风波

第一百六十八章 误诊风波

作者:冬天的柳叶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我的竹马是男配最新章节!

    程二老爷此时又疼又怒,被程微这么居高临下地逼问,一时之间竟无言以对。 :3w.し【鳳\/凰\/ 更新快请搜索】

    程微就笑了,嘴角的嘲讽都不屑遮掩:“母亲,三叔,你们看,这就是我父亲呢。女儿被旁人质疑,甚至旁人还没要求什么呢,当父亲的就急慌慌要把女儿处置了去邀功了,这样的人,也配为人父?”

    程微问完,看向韩氏,眼底是没有着落的空:“母亲,那么您呢?是不是要听父亲的,把我带回府,送到家庙里去?”

    程二老爷终于找回了声音,因为程微这一问,把注意力转向了韩氏,费力吐出两个字:“韩氏——”

    韩氏看看程二老爷,看看程微。

    她的夫君跌坐在地,满身狼狈,气急败坏。

    她的女儿立得笔直,神情冷漠,目露悲凉。

    那个男人,是她恋了近二十载的,可这一刻,她不得不承认,女儿说的话是对的。

    韩氏走过去,与程微并肩而立,然后看向程二老爷:“老爷,微儿说得对,咱们当父母的,怎么能帮着外人对付自己的孩子?素尘道长对微儿不满,您就应该和她解释才是,她若不听,那就罢了——”

    “无知妇人,你懂个什么!”程二老爷不料韩氏站在程微那一方,气得险些吐血。

    韩氏虽痴恋程二老爷,可有些原则性的问题是从来坚持的,这也是程二老爷一直认为她有所保留的原因。

    在程二老爷看来,这个女人不是爱他爱得能付出性命么,怎么还这不答应那不同意的,可见对他的感情不过如此。

    “我是不懂。老爷,我只知道,谁对我女儿不满,那我对她更不满,没有为了一个陌生人满意收拾自己女儿的道理!”韩氏转头,拍了拍程微,“微儿。你继续学着吧,你父亲受了伤,我带他先回去了。”

    这时程三老爷终于插上话:“二嫂,我看二哥是腰椎折了。不宜随便移动,还是先抬上床去,我来看看吧。不行的话,还要请太医来瞧瞧。”

    程二老爷已经气得浑身哆嗦了。

    这些混账东西,终于想起他腰椎折了!

    “韩氏……我再说一遍。带程微回府!”他深深吸了口气,“你若不听,可知道后果?”

    韩氏垂了眼,没有接程二老爷的话,对程三老爷道:“三弟,你快叫人把你二哥抬床上去吧。”

    “嗯。”

    程三老爷颔首,刚要喊人,忽听外面一阵骚动,声音之大,连这里都隐约传了进来。然后一个伙计就匆匆进来,神情惶恐:“三老爷,不好了,来了闹事的!”

    “怎么回事?”罗三老爷神情一凛。

    伙计大喘着气道:“说是年前一个妇人来咱们医馆看病,大夫诊断她为气血两亏,结果昨夜突然大出血,请了大夫来看,才发现已经怀了近三个月的身孕。”

    程三老爷脸色顿时变了,一边匆匆往外走一边问:“现在人怎么样了?”

    那伙计都快哭了出来:“那妇人现在被她家人抬了过来,正在医馆门口放着呢。说是不行了,要咱们医馆给个说法呢!三老爷,您看这可怎么办啊,现在好多人都堵在那里看热闹。这个事情,可真不好办啊——”

    随着伙计的诉苦声,主仆二人渐渐走远了,留下程二老爷一家三口在室内。

    程微抬脚就走:“我也去看看。”

    韩氏伸手拉住她:“微儿,你不能就这样抛头露面的。”

    程微心悬外面情况,匆匆点头:“我知道。我回屋里取帷帽。”

    她撂下这句话,匆匆离去,路过程二老爷看都未看一眼,眨眼间,室内只剩下韩氏夫妇。

    韩氏同样很担心。

    从大处说,济生堂是怀仁伯府传承百年的医馆,真的出事,伯府名声大损不说,将来财物上会更拮据,谁都不好受;从小处说,三叔对女儿委实不错,而这济生堂一直是他打理的,一旦名声垮了,三叔以后的日子可就不好过了。

    韩氏叹息一声,走到程二老爷跟前,一弯腰毫不费力把他抱起来,放到了临窗榻上:“老爷,您先在这歇着吧,我也去瞧瞧。”

    被一个女人抱上床,程二老爷觉得整个人格都被侮辱了,想要大骂发泄,奈何屋子里连一只苍蝇都没有,就算骂出来也只有他自己听回音,到最后只得恨恨拿拳头砸了砸床板,因为用力,牵扯的腰上更疼,两眼一翻险些疼昏过去。

    程三老爷匆匆赶到门口,就见门口地上一张架子板上躺着一人,蒙着褥子,只露出黑鸦鸦的头发和一张惨白的脸。

    不少人站在那里叫骂,还有不停扔纸钱的,其中一名老妇正大哭着诉说原委,还有一个二十来岁的男子双眼通红正被人死死架着胳膊,一副拼命的架势。

    那老妇人一见程三老爷出来了,直接就爬了起来冲到他面前,哭骂道:“你就是这医馆的东家吧?我认得你,街坊们都说你医术好,以前我们家谁有个头疼脑热,都是先找你的。你摸着良心说,我儿媳是不是在你们医馆看的病?”

    程三老爷又看了那昏死的年轻妇人一眼,这一看,确实认出来了。

    之所以对这年轻妇人印象深刻,是这妇人说她与寻常妇人不同,葵水半年才来一次,这次来了不知为何总是淋漓不尽,于是请大夫给看看。

    程三老爷当时还有些好奇,正要把脉,不料那时二嫂抱着昏迷不醒的微儿进来了,说微儿从马车里摔了出去,碰到了头。

    后来,他忙着看微儿的伤势,就把那年轻妇人交给另一位大夫接手。

    回忆到这里,程三老爷心中一沉。

    看来,是那位大夫误诊了!

    见程三老爷不语,老妇人声音陡然扬起:“你说话啊,怎么,你们开了这么多年的医馆,医死人了,不敢承认了么?”

    老妇人嚎啕大哭起来:“街坊邻居们,你们给评评理啊,这济生堂就算不是咱平民百姓惹得起的,可治死了人,也不能就这么算了啊!我儿媳才十八岁啊,花一样的年纪,嫁过来两年全家人想孙子都要想疯了,没想到好不容易孩子来了,却被这害人的医馆给看成气血两虚,现在出血不止,别说孩子了,大人眼看就要没气了!”

    人群不由议论纷纷。

    有的说:不能吧,这济生堂在京城虽不是最大最好的,可开了都有百年了,哪能出现这种误诊的,好好的怀孕居然给看成气血两亏?

    也有的说:这有什么,阴沟里还有翻船的时候呢,大夫就没有误诊的时候?只是可怜那小媳妇了,年纪轻轻就断送了性命,和谁说理去啊!“

    有那一直对济生堂印象不错的就说:“或许不是在这里看的呢,想着得些银钱,就把人抬过来了?真疼媳妇的,也不能就这样把人抬过来。

    这话一说,有人点头,也有人反问:“那怎么不抬到别的医馆去,偏偏抬到这里来呢?

    乱糟糟的声音令程三老爷头疼欲裂,出于医者的责任,他开了口:“不错,这位病人是在我们医馆诊治的。”

    这话一出,众人哗然。

    那老妇人哭声更大,年轻男子则挣扎着要来和程三老爷拼命。

    程三老爷看那年轻妇人一眼,估摸着人是不行了,但该承担的责任要担起来,于是叹道:“这样吧,先把人抬进去,要是——”

    说未说完,忽然被一个清亮的少女声音打断:“三叔,把人抬进去,我来看看。”(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