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科幻小说 > 我的竹马是男配 > 第一百六十九章 出手救人

第一百六十九章 出手救人

作者:冬天的柳叶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我的竹马是男配最新章节!

    所有人都被这个突如其来的少女声音吸引了过去。 <し

    不是这声音多动听,而是这样的场合下,这么一句话,是无法不引人瞩目的。

    他们看到一位个子高挑的少女走过来。

    她头戴帷帽,穿一袭简单青色衫裙,周身没有多少配饰,只在腰间系着几个造型可爱的荷包,让人看到这里,就知道这是个年纪不大的女孩子。

    “三娘——”程三老爷面色微变,低低喊了一声。

    在外面,大庭广众之下,自然是不好叫程微名字的。

    卫国公府的人个子都高,程微身量相貌都随了母族,这么站在程三老爷身旁,竟只比他矮了不到半头。

    许是因为如此,她亭亭而立,头戴帷帽,就隐隐让人觉得比寻常少女沉稳些。

    “三叔,我想试试。”程微说得平静,内心其实还是有些紧张的。

    不过,她这些日子以来最专注学习的就是胎产科,遇到这种情况,无论出于何种考虑,都想放手一试。

    程三老爷靠近程微,声音压得更低:“微儿,那年轻妇人脸色发青,已是进气多出气少了,你乖乖回医馆里呆着,莫要出头。”

    程微透过轻纱看着程三老爷。

    三叔还不到三十岁,相貌俊朗,可是眼底的沧桑竟比长了他近十岁的父亲还要浓郁。

    程三老爷为医馆付出的心血,程微这些日子一直瞧在眼里。

    那个年轻妇人,她遥遥一瞥,或有一救的可能,却没有几成把握。

    她一个女子众目睽睽之下出头。一旦救不活那个妇人,定会引起轩然大波。可是她若不试,又怎么忍心看着三叔多年心血毁于一旦,回府后面对祖母刻薄的嘴脸?

    “三叔,让我试一试。”程微认真对程三老爷说,“就算我治不好,可毕竟尽力了。难道两条性命还不值得我试一试吗?”

    程三老爷深深看着程微。眼底有欣喜、有担忧。格外复杂,最终长叹一声:“好,微儿你尽管放手一试。无论什么结果,都有三叔在呢。”

    程微抿唇笑了。

    程三老爷扬声道:“把人抬进去,看一看怎么救治。”

    “是。”医馆的伙计们忙去抬人。

    “你们要干什么,不许动她!”年轻男子忽然发飙。把前去抬人的伙计狠狠推开。

    老妇人紧跟着嚎哭起来:“堂堂百年医馆,医死了人不承认。还哄骗我们说抬进去救治,你们是想毁尸灭迹么?”

    “大娘,不是这样的,我们济生堂有符医。您儿媳这样子,寻常手段治不好,或许可以让符医一试。”程三老爷温声解释道。

    自己医馆误诊在先。他除了温声相劝,没有别的立场了。

    “符医?”老妇人显然听不进程三老爷的话。声音更大,“乡亲们都听听,大家有个不舒坦都是来这里瞧病的,你们谁听说这里有符医了?我反正是没见过!”

    围观者议论的声音大了起来。

    “是呀,从没听说济生堂有符医坐堂的,不然我儿子那次受了惊吓,也不会跑了十几里地去请符医收魂了。”

    “我倒是听说过,这济生堂背后的东家,祖上是符医出身的……”

    “那又如何,这事我也耳闻过,百年前的事了。百年前我家祖上还当官呢,现在不也杀猪了吗?”

    ……

    程三老爷被老妇人问得有些不知如何接话。

    在他心里,程微毕竟是个小姑娘,轻易不想她就这么暴露在大庭广众之下。

    程微却对那些议论充耳不闻,见那躺着的年轻妇人面色越来越难看,再也顾不得其他,上前一步,与老妇人仅有半丈之遥,冷冰冰道:“以前没见过,以后就常见了,我就是符医。”

    这话一出,围观众人大为惊讶,议论声更大了起来。

    那年轻男子气不过,冲到程微面前:“哪里来的黄毛丫头,还说自己是什么符医!难道是你们医馆看我媳妇这样还不够可怜,要一个小姑娘来戏耍我们吗?”

    程三老爷挡在程微面前,有些后悔刚才答应她了。

    “小兄弟你不要这样——”程三老爷话未说完,察觉程微拉他衣袖,就看过去。

    他看不到程微面上表情,可侄女的声音却无比平静:“三叔,您让开,我和他说,时间不多了。”

    程三老爷不由侧开身子,程微走过去,与年轻男子相对而立。

    面对一位少女,年轻男子到底收敛了几分凶气,可语气是极不耐烦的:“你这小丫头快走开,莫来添乱!”

    程微一声冷笑:“这位大哥,我就有一个问题,想问你。”

    年轻男子没吭声。

    程微便接着道:“你说你的媳妇现在怎么样了?”

    年轻男子显然被这话刺激得又激动起来,额角青筋暴起,咬牙切齿道:“昨夜请去的大夫就说了,人已经不成了,让我们家今天准备后事。你们医馆治死了人,还来问我怎么样吗?”

    周围的议论声又响起,程微充耳不闻,声音扬了起来:“你说你媳妇已经没救,可我说,她尚有一线生机。”

    少女的声音本就清越高扬,穿透力强,程微声音一大,立刻压过了那些议论声。

    而围观的人听到她这惊人之语,忽然都不说话了,现场一片寂静。

    “但是你们身为她的家人,宁愿把时间浪费在怀疑我身上,也不愿意让我一试,又是什么道理呢?”程微望着那年轻男子,一字一顿,“还是说,你们把人抬到这里,本就没有抱着救人的打算,而是想着赔些银钱了事?”

    “你胡说!”

    年轻男子被程微说得恼羞成怒,拳头捏得咯咯作响,把刚赶过来的韩氏吓了一跳,旋风般冲到程微身旁瞪着他:“你想干嘛,要打人不成?”

    打人?她韩明珠怕过谁!

    见母亲跃跃欲试,程微一阵头疼,把她扯到旁边,对那男子道:“银钱我有,当着这些乡亲们的面,我只问你,你的媳妇和孩子,你到底救是不救?”

    程三老爷目光灼灼望着侄女,几乎要为程微喝彩了。

    他现在总算知道为何不能和女子理论了,微儿小小年纪,竟深得歪理精髓,三两句话的工夫,反而把那男子问住了。

    男子果然是被程微绕进去了,脱口而出道:“救,当然救!”

    说完又想了起来,恶狠狠撂下一句话:“不过你们要是救不了,今日我和你们没完!”

    程微看都不再看他,对发愣的伙计们道:“还愣着做什么,把人抬进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