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科幻小说 > 我的竹马是男配 > 第一百八十三章 心疼

第一百八十三章 心疼

作者:冬天的柳叶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我的竹马是男配最新章节!

    程微这一巴掌运足了力气,程瑶一掌挨上,左脸颊立刻高高肿了起来,鲜血顺着嘴角淌下,瞧着极为吓人。

    “瑶表妹!”韩止眼见心上人莫名被打,形容凄惨,早忘了避嫌,上前扶住摇摇欲坠的程瑶。

    程瑶被抽得眼冒金星,一时之间什么花言巧语都顾不上说,靠在韩止手臂上,浑身直抖。

    韩止心中痛惜,神色铁青看向程微,满是失望恼怒:“微表妹,就算人救不回来,你怎么能无端迁怒瑶表妹呢?”

    程微一双眼似是被雾气萦绕,茫茫然没有焦距,对韩止的质问更是充耳不闻,遥遥瞥了程三老爷一眼,说了一句:“人没事reads;小仙成长记。”

    话音刚落,整个人就仰面栽倒。

    栽倒前那一刻,程微想,刚刚那一巴掌实在太费力气,果然脱力了。

    “丑丫头——”容昕本来有些震惊程微毫不留情打向程瑶的那一巴掌,可一见程微昏倒,下意识拔腿冲过去。

    程澈早已把程微揽住,打横抱起来,神情肃穆道:“三叔,我带微微去休息。”

    程三老爷忙点头:“去走廊尽头那间屋子,微儿可能是脱力了,等会儿我让人熬了参汤给她送过去。”

    “嗯。”程澈颔首,扫韩止一眼,抱着程微掉头走了。

    韩止被程澈那一眼扫得心头发凉,惊心之余,就更怜惜程瑶了。

    这段时间以来,他以为微表妹懂事了些,没想到蛮横依旧,就这样子,澈表哥还护着她。可见瑶表妹平日过得多么艰难。

    “瑶表妹,你没事吧?疼不疼?”

    程瑶一直捂着脸,这时,总算能说出话来:“我……我没事……”

    她推开了韩止,问程三老爷:“三叔,有消肿化瘀的药膏吗?我想涂一涂。”

    见侄女第一天来就成了这般模样,程三老爷也有些唏嘘。叹息一声道:“有的。三叔去给你拿。瑶儿,你也歇着去吧。”

    程瑶松开手,露出红肿的脸颊。勉强露出一个笑:“三叔不急,让药童给我拿就行了,您快进去看看病人如何了吧。”

    程三老爷深深看程瑶一眼,见她依然是端庄有礼、无怒无怨的样子。露出一丝笑容:“那好。”

    程三老爷此刻最悬心的就是那年轻妇人,再不耽误。立刻走了进去。

    “瑶表妹,你休息的房间在何处,我带你去吧。”韩止瞧着心上人肿得老高的面颊,心都要碎了。深恨自己无能为力,事发时只能眼睁睁看着,没有保护好她。

    程瑶笑得温柔疏远:“止表哥。多谢你关心了,我今日才来医馆。还没安排休息之处。我也不用休息,等会儿抹了药膏就行了。”

    “那你先去厅里坐着吧,别站在这里了。”

    “嗯。”

    不多时,药童送了药膏来,程瑶赧然道:“止表哥,世孙,你们能否先出去一下,我要涂药了。”

    韩止欲言又止。

    他当然是没法帮忙的,可这医馆里除了程微和程瑶,再无旁的女子,竟只能是瑶表妹自己动手了。

    想到这里,又是一阵心疼,柔声叮嘱道:“瑶表妹,那你且小心些,实在不方便的话,就喊我……我们。”

    “嗯,我知道了。”

    韩止出去后,站在廊上,抬手就是一拳狠狠砸向墙壁。

    “韩止,你干什么呢,不嫌疼啊?”容昕不料向来稳重的韩止做出这番举止,问道。

    韩止咬着牙,沉默不语reads;羽花十二男。

    容昕不由往走廊尽头看,嘀咕道:“也不知道程微怎么样了。”

    “程微”二字瞬间刺激了韩止的神经,他怒道:“你还提她!”

    容昕不乐意了,挑眉道:“怎么啦,程微都昏倒了,我还不能问问了?”

    若不是带丑丫头走的是程二哥,他早过去了。

    “我知道丑丫头打了程瑶,你心疼了。不过脸肿了只是不好看,昏倒了可就难说了,你就一点不关心丑丫头啊,她可是你嫡亲的表妹!”容昕本来也觉着程微那样打人不对,可见韩止这样,又替程微不平了。

    当然,小霸王心中那座天平和寻常人不同,他只替自己稀罕的人抱不平。

    刚刚要是换了程瑶打程微,恐怕就算程瑶昏倒了,他也要跳过去打回来再说。

    这一点,他当然是不会让韩止知道滴。

    韩止被容昕说得一怔,随后更加恼怒:“嫡亲的表妹又如何?就算是我亲妹妹,这样刁蛮任性,也不行!”

    他说完,看容昕一眼,冷笑:“容昕,你喜欢微表妹无妨,可是不能变得是非不分!你们再纵容下去,微表妹能有什么好?她又怎么入你母亲的眼?没有父母点头,难不成你让她从侧门抬进去给你做妾?”

    “你闭嘴!”容昕被说急了。

    他一直不明白母亲为何一提起程微就是一副严词厉色的样子,甚至和他说哪怕他喜欢的是小门小户家的姑娘都行。

    本已够郁闷,没想到韩止还来戳他心窝子!

    “究竟是不是是非不分,总要等程微醒了再说。无风不起浪,怎么这么多人,程微谁也不打,就打程瑶呢?”容昕嘴硬道。

    万一丑丫头就是看程瑶不顺眼,那也等她醒了再说,现在他可不能心虚,这是与人吵架的原则!

    “你,你强词夺理!”韩止气得狠狠一甩袖子。

    这时,程瑶走了出来。

    她用纱巾把红肿的脸颊遮住了,不过一靠近,浓郁的药膏味儿就飘了过来。

    “瑶表妹,好些了么?”

    程瑶轻声道:“没事了。止表哥,世孙,我想去看看三妹。”

    韩止讶然:“瑶表妹,你——”

    程瑶笑起来:“我这是皮外伤,不算什么。倒是三妹无端昏过去,别有什么情况。”

    韩止还在迟疑,容昕已经抬脚就走:“那快过去吧。”

    三人走过去,听程澈道一声“进来吧”,这才一同进了屋子。

    程三老爷亦在这里,正用针刺程微的人中穴,不多时,程微睫毛微颤,醒了过来。

    “微儿醒了?”

    程微为救那妇人损失精血过多,此刻面色依然苍白如纸,轻声问道:“三叔,那妇人安置好了?”

    程三老爷这才露出笑容:“安置妥当了,你放心。”

    “那便好。”程微舒了口气,这才看向其他人。(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