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科幻小说 > 我的竹马是男配 > 第一百九十二章 助产

第一百九十二章 助产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我的竹马是男配最新章节!

    听少年这么说,程微不再迟疑,转头看向程澈:“二哥,你让他们都离远些,妇人生产,旁人在场并不方便。<し”

    “嗯。”程澈有些担忧地看了程微一眼,对上她明亮坚定的眸子,还是点了点头。

    “止表弟,我们去那边等等吧,赵姑娘,二妹、四妹,你们也随我来。”

    程瑶没有动:“二哥,我想看看能不能帮上三妹的忙……”

    程澈一双星眸波澜不惊,淡淡扫去:“你是姑娘家,这种事就不必插手了。”

    程瑶一滞,忍不住去看程微:“可是三妹——”

    程澈环视众人一眼,接话道:“三妹是符医,医者父母心,自又不同。”

    程瑶暗暗咬了牙,柔声道:“二哥说的是,我听二哥的。”

    程澈抬脚往远处走,韩止等人跟上,边走边忍不住好奇回头去望程微。

    与华良等人错身而过时,程澈停下脚步,客气问道:“华公子不走么?”

    华良这个时候其实是有些怕的,可就这么走了岂不是太没面子,于是梗着脖子道:“你是谁呀,让我走我就走?”

    不过是伯府出身,还不是世子,也敢命令他?

    程澈面不改色,笑如春风:“那华公子请自便。”

    说完,竟抬脚走了。

    华良一怔。

    就不再劝劝了?不带这样的啊!

    就听走过去的程二公子侧头对韩止道:“世人皆说妇人生产乃污秽之事,男子需避之,不然就会霉运当头。也不知这已死的妇人生产,又有什么说法?”

    韩止皱着眉,面带忧虑,随意答道:“我也不知,想来会更倒霉吧?”

    微表妹什么时候成了符医?还能看出已死妇人体内的胎儿是死是活了?

    难道那次山间打猎,微表妹用来救治华良与黄鹏二人的神奇符水,竟是她自己制的?

    想到这里,韩止忍不住回头。去看程微。

    就见那个早已与记忆里发生翻天覆地变化的少女正俯下身,离那已死的妇人仅咫尺之遥,侧着头对瘦弱少年交代着什么。

    韩止一时有些恍惚。

    那个人,真的是微表妹吗?

    程瑶本来就在惊心程微还有这等本事。回眸之余乍然瞥见韩止神态怔忪,忍不住蹙了眉,轻轻咳嗽了一声。

    韩止回神,立刻关切望来。

    程瑶冲他温柔一笑,摇摇头。示意自己无事。

    韩止这才放心,深深看她一眼,唯恐被人察觉,默默移开目光。

    程瑶垂眸,牵了牵唇角。

    她虽不愿和韩止有过多牵扯,可怎么能见着他重新对程微另眼以待!

    青梅竹马啊——

    呵呵。

    程澈一行人渐渐走远,华良才恍然大悟,抬脚就走。

    “华少?”几个狐朋狗友有些诧异。

    他们可是为了华大公子,咬牙在这里硬撑着呢,华大公子不是说不走吗?

    华良狠狠瞪几人一眼:“内急!”

    “呃。”几人恍然。还站在那里不动。

    华良再忍不住,咬牙道:“都杵在这里干嘛,还不一起!”

    真是一帮蠢货,站这么近沾了晦气,以后倒大霉,他们日日厮混在一起,岂不是连累了他!

    几个少年一听,如蒙大赦,抬脚就跑,这才发觉腿都发软了。

    “澈表哥。微表妹何时成为符医的?”韩止实在是想不通以往时常见到的那个任性小表妹,怎么摇身一晃,就成了神秘莫测的符医了呢,于是忍不住问。

    程澈以往对韩止印象尚好。盖因二人虽接触不多,程微却时常在他耳侧念叨这个表哥的好处,天长日久,印象自然不会差。

    可经历了这几次事,他冷眼旁观,却对这个表弟越发失望了。

    程二公子对于看不入眼的人。那真是客气又冷淡,嘴角轻扬,矜持地道:“微微天资卓越,且家学渊源,成为符医是必然的事。”

    反正就是不直接告诉韩大世子答案就对了,他为何要满足不相干之人的好奇心?

    这臭小子伤了微微的心,他没找他算账已是客气的!

    程二公子任性的太不明显,韩止愣是没听出来,犹豫着点了点头道:“原来如此。”

    “微表姐真能让那尸首生出孩子来吗?”才满九岁的韩羽开了口。

    这话一出,问得在场的人都一阵沉默。

    事情太离奇,谁又能回答这个问题呢?

    而程微此时已经制好了助产符,脑海中正与阿慧交流着。

    “助已死妇人产子,不是制出助产符那么简单。首先一个难关,是如何喂那尸首把符水喝下。要知道这不是治疗外伤的符水,直接洒在伤口处亦能起效。已死之人肌肤骨肉早已僵死,你以为洒在她腹部就能起效,那是不可能的。”

    程微日日学习符医理论,这一点早已清楚:“我明白的,我记得你说过,若有人无法吞咽符水,可以我鲜血为引,涂于那人唇上,从而引导符水流入。想来换成无法开口的尸首,亦能起效。”

    阿慧难得称赞一句:“那么驳杂的知识,你能记住这个,算是难得。”

    说到这里又恐程微骄傲,刺她一句:“那你还喊我做什么?”

    程微便道:“我想着死人与活人到底不同,或许还有其他要讲究的地方?”

    这一次,阿慧沉默好一会儿没说话。

    悟性这种东西,也许确实不是能嫉妒来的。

    “阿慧?”

    阿慧再开口,已有些意兴阑珊:“你终于不那么蠢了。有一套专门按摩产妇腹部的指法,活人与死人,指法无差,不过方向恰好相反,你速把助产符水喂下,然后跟着我的指导按摩她腹部就是。”

    “嗯。”程微心中一块石头这才落了地。

    她忽然抬手,以针刺破中指,挤出几滴鲜血涂于那妇人唇上。

    少年目光一直不离程微左右,原本见她端着一杯颜色诡异的水出神,心里正紧张万分,忽见程微这个动作,不由一声惊叫。

    程微睇他一眼,斥道:“噤声!”

    少年捂着嘴点点头,去瞧母亲。

    就见妇人早已青紫的唇此刻忽地转为红润,仿佛活过来般。

    “娘——”少年撕心裂肺喊了一声,已是泪流满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