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科幻小说 > 我的竹马是男配 > 第一百九十七章 恶念起

第一百九十七章 恶念起

作者:冬天的柳叶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我的竹马是男配最新章节!

    程澈回到念松堂,把事情已经妥善解决的情况对孟老夫人说了,孟老夫人这才停止了对程微的训斥,放她回去。

    一回到飞絮居,程微就吩咐欢颜:“快打一盆热水来,我还要洗手!”

    欢颜一怔:“姑娘,先前不是沐浴过了吗?”

    见程微一瞪眼,不敢再说,忙去耳房提热水。

    “姑娘,水来了。”

    程微转了头。

    天青色青花缠枝莲纹面盆,热气袅袅,扑到程微面上,模糊了她的表情。

    程微缓缓伸出手,没入热水里。

    欢颜脸色微变:“姑娘,小心烫!”

    “我不嫌烫,欢颜,去拿香胰子来,要桂花味的。”

    这一次欢颜不敢多问,忙把桂花味的香胰子递过来。

    程微拿起香胰子,一遍一遍的搓手,不过片刻,莹白如玉的双手就已通红。

    欢颜小心翼翼退到外间,低声问画眉:“姑娘到底是怎么啦?一回来就洗了两次澡,现在还要拼命净手?我瞧她手都烫红了呢,不晓得该有多疼!”

    画眉一声轻叹:“你就别多问啦,今儿姑娘心情不好,都由着姑娘吧。”

    欢颜困惑地点了点头。

    程微双手没在水中,盯着发红的手有些出神。

    当时为了救那腹中胎儿,所有的害怕恶心都抛到了一旁,现在才回过味儿来,越想越难受。

    程微拿了软巾默默擦手,总觉得那股子尸身特有的味道是怎么也洗不掉的,这个认知让她有些抓狂,扔了软巾倒在床榻上。踢掉鞋子,抱着软枕翻来覆去,躺不安稳。

    这一夜,恐怕是不得安眠了。

    这时,欢颜的声音从门口传来:“姑娘,二公子来了。”

    程微诧异坐起来:“二哥?”

    “嗯,二公子还抱了一只猫呢。”欢颜显然有些兴奋。

    程微起身。披上外衣往外走:“请二公子进来。”

    她穿戴妥当走到外间。程澈已经候在那里。

    他穿的还是先前的衣裳,头上的碧玉簪有些歪了,一缕青丝滑落下来。垂在鬓角,让一贯矜持温润的程二公子多了几分随性不羁。

    走得近了,程微还能看到他面颊那一抹带着湿气的红晕。

    她不由问道:“二哥,你出去了?”

    而程澈目光则落在程微通红的手指上。眉略微蹙起,随后又不露声色的舒展开来。把怀中毛茸茸的东西递过去:“微微,你看这是什么?”

    程微这才注意到那个毛茸茸的小东西,竟是一只虎斑条纹的猫。

    这猫颜色寻常,体型半大不小。就是比常见的猫胖了两圈,猫脸略大,瞧着就滑稽讨喜。

    程微见了。果然眼睛一亮,笑道:“这只猫好肥!”

    那猫竟好似听懂了般。抗议的叫了一声,一条大尾巴不满地扫来扫去。

    “微微,这种猫皮实好养,以后就给你作伴,好不好?”

    程微一怔,心底涌起一股暖流,喃喃道:“二哥?”

    难怪从念松堂出来后,二哥就匆匆离去,原来是替她买猫去了。

    程微不由自主抱紧了那虎纹猫,眼圈有些泛酸。

    “微微不喜欢?”程澈有些歉疚,“原本我想买那种白毛蓝眼的,据说现在许多小姑娘都喜欢——”

    “不是的,我就喜欢这样的肥猫。”程微忙道。

    这个时间,二哥能弄来这样一只土猫已是不易,又往哪里去寻那样名贵的猫呢。

    触手可及是虎纹猫温暖的毛,还有它时不时扫在她手背上的大尾巴。

    程微忽然觉得内心的恐惧就这么消散了大半,虽然短时间内今日的阴影不会完全摆脱,但至少抱着这个毛茸茸的小东西时,漫漫长夜里,足以给她支撑的力量和温暖了。

    “二哥,谢谢你。”

    程澈温和笑着:“傻丫头,谢什么。”

    他神情郑重起来,认真道:“今日,二哥很为你骄傲。”

    程微有些不好意思,抿了唇道:“其实我也不后悔的,下次遇到,我还会这么做。”

    说到这里,程微脸色微变:“二哥,那妇人的肚子,果真被人剖开了?”

    程澈怕她害怕,迟疑了一下。

    程微催促:“二哥,你说呀。”

    程澈这才颔首:“不错。”

    程微脸色更加难看,后退一步,脱口而出道:“是程瑶!”

    “微微,你说什么?”

    “二哥,是程瑶干的,一定是她干的!”

    程澈难得摇头:“微微,你不知道,那道伤口整齐利落,一看就是有经验者所为,不管程瑶平日如何,这件事,恐怕不是她一个姑娘家能办到的——”

    “她可以的!”程微几乎是瞬间打断了程澈的话,迎上兄长诧异的目光,一下子没了力气。

    她怎么能说,那些都是她梦里看到的呢!

    总是这样,有时候明知道是程瑶所为,却没有证据!

    这一刻,程微觉得很憋屈,她甚至陡然生出一种念头。

    有没有一种符水,可以神不知鬼不觉的把那个祸害除掉呢?

    这个念头一起,阿慧的声音突兀地响起:“程微,你怎么啦?是不是想学什么新符?”

    而这时,一只温暖干燥的大手覆上程微手背。

    “微微,你是不是知道些什么?”

    程微回神,摇了摇头:“二哥,你有没有发觉,从小到大,许多事情程瑶似乎都不需要学就会了。也许,也许给妇人划开肚子,她也无师自通呢?”

    她知道这话很难让人认同,若是换了别人,她都不会说,可是对着程澈,还是忍不住说下去:“那日我在咱家医馆救治的那妇人忽然大出血,胎儿险些不保,当时不是也因为程瑶吗,而这一次,她又在场,所以我总觉得这事就是和她有关!”

    程澈若有所思,见程微神情忧虑,拍拍她的肩:“不要想太多,二哥以后会留意着程瑶的动静。且她的亲事应该快定下来了,就算有鬼,总不会一直作乱。微微觉得她不对劲,以后就远着些。”

    “嗯。”

    等程澈走了,程微抱着肥猫上了床,在脑海里与阿慧对话:“好了,阿慧,你吵得我头都疼了。我现在的符箓都学不过来,没想着学什么新符!我今日乏了,要睡了,你就不要吵我了。”

    阿慧不甘心地道:“真是没有上进心!”

    等阿慧安静下来,程微却睁开了眼,抱着花猫默默地想:阿慧她……在有些时候,似乎能感觉到她的念头了?

    她忍不住回忆,随后心底渐渐升腾起寒意。

    似乎每当她强烈的涌起伤人的恶念,阿慧就仿佛能感应到般,立刻冒出头来。

    程微忽然觉得很疲惫。

    她不知道自己一直防备着阿慧是不是对的,毕竟阿慧手把手教她许多,亦算是半个师父了,可是那种戒备,却从一开始就挥之不去。

    程微抱着花猫迷迷糊糊睡着了,第二日,开始发热。

    济生堂去不成,德昭长公主那里,亦派人去告了假。

    而程微在养病的同时,济生堂却来了一位女客。

    这女客穿戴不俗,头戴帷帽,两个贴身伺候的丫鬟亦步亦趋。

    程三老爷不敢怠慢,迎上去询问。

    女客开口道:“请问,程三姑娘是否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