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科幻小说 > 我的竹马是男配 > 第一百九十九章 程瑶的困境

第一百九十九章 程瑶的困境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我的竹马是男配最新章节!

    “什么,母亲已经为我定下了亲事?”

    韩氏坐在玫瑰椅上,慢条斯理喝着茶,睇一眼程瑶,忽然觉得这茶水格外清香,遂笑盈盈道:“这亲事呢,我也不邀功,是你父亲千挑万选的。 他这几日早出晚归,就是替你操持此事。”

    看着程瑶渐渐苍白的脸,韩氏轻咳了一声:“瑶儿,我知道此事对你来说有些突然,不过你今年也十六了,亲事不能再拖了。所以你父亲近日虽身体欠佳,还是到处为你奔波。这门亲事可是顶好的,你素来有孝心,不如炖些汤水去孝敬你父亲吧。”

    见程瑶不语,不由挑眉:“瑶儿?”

    程瑶这才找回理智,抖着嘴唇道:“女儿知道了,多谢……母亲……”

    韩氏挥挥手:“你且去吧,我要去你三妹那瞧瞧,她正发着热呢。”

    “那女儿告退了。”程瑶出了怡然苑门口,一个趔趄险些绊倒。

    巧容忙扶住她:“姑娘?”

    “走开!”心慌意乱的程瑶一把推开巧容,面色苍白如纸,疾步往前走。

    “姑娘——”巧容忙追了上去。

    程瑶直奔程二老爷书房。

    “父亲,您在么?”

    书房里有些异动,过了一会儿,房门才打开,却是董姨娘开的门。

    董姨娘神情有些慌乱:“二姑娘来了。”

    程瑶一怔,隐约明白了董姨娘为何出现在这里。

    而董姨娘心中正大为懊恼。

    这几日老爷可没怎么踏进她的房门,她派人留意着,结果发现每日回府老爷都会去韩氏那里一遭,虽然没有久留过,但这可不是什么好兆头。难得今日老爷回来的早。她炖了补品送过来,原想着趁机温存一番,好让老爷收收心,没想到大晌午的,二姑娘怎么来了?

    平日蕙质兰心的程瑶此时却顾不得董姨娘的心情了,勉强冲她笑笑:“董姨娘,我找父亲有点事儿。”

    董姨娘压下心中不悦。笑道:“二姑娘快进来吧。”

    她转了身去端放在窗台上的食盒。柔声道:“老爷,既然二姑娘找您有事,那妾就不打扰了。”

    程二老爷这几日一直忙着程瑶的亲事。今日总算尘埃落定,心情甚是不错,正觉得旷了几日一个人在书房有些难熬,没想到董姨娘这朵解语花就过来了。

    可惜才尝了几口唇脂。就有人打扰了。

    程二老爷自诩斯文读书人,是要脸面的。被女儿发现一个姨娘大晌午过来,已经有些不悦,遂沉声道:“你且去吧。”

    然后看向程瑶:“瑶儿,找父亲什么事?”

    等董姨娘走了。程瑶才道:“父亲,母亲说,已经给女儿把亲事定下了?”

    提起这个。程二老爷颇为自得:“不错。”

    “父亲,女儿不想嫁!”程瑶忽然扑通一声跪了下来。

    程二老爷吃了一惊:“瑶儿。你这是何意?”

    程瑶心中已经乱成一片。

    她一直认为对任何事都能尽在掌握,直到这时才骤然发现,原来她的亲事,不管她怎么步步为营,却可以在她毫不知情时,就这么悄无声息的定了下来。

    她怎么能嫁给一个什么县丞之子!

    她连卫国公世子,都不想委身啊!

    程瑶一时有些乱了方寸,面对程二老爷的质问,只能匆匆找个借口:“父亲,瑶儿,瑶儿从未想过离开京城,只要一想到要去一个从未去过的地方,就心慌的不行。”

    程二老爷笑了:“你这真是孩子话!我一直以为几个女儿里你是最稳重的,现在才知道,到底还是个小丫头。瑶儿,你且放心,那凌光县离京城不算远,且你那未来夫君已是举人之身,这几日我打听了,他这次春闱很可能高中,到时候步入官场,你便也是官夫人了,这样的福气,可不是每个庶女都能有的。”

    听到最后一句话,程瑶心里就像被针扎了一般,狠狠疼了一下。

    原来,任她如何大放光彩,在父亲眼里,她只是一个卑微的庶女,能嫁给一个有举人功名的县丞之子,已经该烧高香了!

    程二老爷以为程瑶是女孩子家的羞涩,便继续叮嘱道:“瑶儿,我听闻这两日你总往那济生堂跑。现在你亲事定下来了,今后还是少出门,呆在家中绣嫁妆才是正经事,莫要学你三妹,玩野了心。好了,父亲也有些乏了,你且退下吧。”

    “是,那瑶儿告辞了。”程瑶像失了魂般走出去,清风拂面,不由打了一个激灵,清醒几分。

    对了,还有祖母,这些日子她百般用心伺候祖母,说不得祖母会为她说几句话!

    程瑶像是抓住救命稻草般,提着裙角飞奔,直奔念松堂。

    巧容追在后面,跑得气喘吁吁。

    “瑶儿怎么现在就过来了?”

    按着惯例,程瑶会在傍晚请安时过来,然后就留在念松堂过夜,次日再回碎玉居。

    “祖母,瑶儿听母亲说,已经把亲事给我定了下来,您可知道?”

    孟老夫人一笑:“原来是这事啊,难怪你这么惊讶,祖母也是今日才知道的。”

    “祖母,瑶儿不想嫁,瑶儿想一直伺候您,陪在您身边!”

    孟老夫人摇摇头:“你这是说的什么话,姑娘家哪有一直不嫁人的道理。”

    程瑶咬着唇,忽然有些灰心,却做着最后挣扎:“祖母,这亲事定的是不是太急了些?虽然瑶儿亲事由母亲做主,可是……可是您也是今日才知道的……”

    她最后这句话,很有些挑拨离间的意思。

    而以孟老夫人和韩氏平日的关系,孟老夫人听了会恼怒几乎是必然的事。

    可也许是上天见她今日得到那灵丹妙药太过顺利,都生了嫉妒,就听孟老夫人道:“这亲事定的是急了些,不过既然是你父亲挑选的,那定然是极好的。瑶儿,你安心待嫁就是了。我听你父亲说了,你那未婚夫君今年才二十出头,这次春闱很可能高中,这样的青年才俊,可是百里挑一的。”

    程瑶心中最后一丝希望一下子落了空。

    她勉强维持着镇定离开念松堂,倚着墙壁,恨不得狠狠抽自己一个耳光。

    她枉自活了这么久,却不知对自己的定位与他人有着这样大的偏差!

    不成,她不能坐以待毙!

    “姑娘,您要去哪儿?”(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