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科幻小说 > 我的竹马是男配 > 第二百零一章 险死还生

第二百零一章 险死还生

作者:冬天的柳叶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我的竹马是男配最新章节!

    见程二老爷表情无比诡异,程瑶心中一紧,又忐忑喊了一声:“父亲——”

    程二老爷瞪着程瑶,只恨不得拿根绳子,把这害他出丑的孽女勒死算了。

    “父亲,您怎么了?”程瑶知道,想改变任人宰割的命运,唯有指望眼前之人,哪怕程二老爷一副要杀人灭口的模样,她还是硬着头皮上前一步。

    在她想来,乍一听说女儿和男子私定了终身,当父亲的暴怒亦是正常,而她有把握等程二老爷稍微冷静下来后,说服他。

    可是让程瑶怎么也想不到的是,程二老爷因为尿**,仅有的一点理智早就摇摇欲坠,而程瑶这轻轻一小步,却成了压垮他的最后一根稻草。

    此刻,程二老爷脑海中就只回荡着一个念头。

    被人闻到了,被人闻到了,无论眼前这人是谁,他都要杀人灭口!

    这样想着,程二老爷已经伸出双手,按到了程瑶脖颈上。

    优美纤长的脖颈,被一双大手收紧,立刻就呼吸困难起来。

    程瑶大惊失色:“父亲——”

    可是随着那双大手越收越紧,她的声音都变得支离破碎。

    程瑶双眼忍不住往上翻,剧痛袭来,心中涌起滔天的不甘。

    她怎么能死在这里!

    “父……亲,不,不要啊——”程瑶双手用力扒着程二老爷的手,双腿拼命踢蹬,用尽全力发出的声音却低不可闻。

    此时的程二老爷早已没有理智可言,一双手毫不留情的越掐越紧,分明是要置人于死地。

    程瑶显然意识到了程二老爷的决心。

    她的视线已经开始模糊,浑身力气渐渐流逝。

    我。我这就要死了么?

    程瑶迷迷糊糊想着。

    不行,她绝不要这么憋屈的死在这里!

    对了,巧容,还有巧容!

    突如其来的希望,让她一下子来了力气,拼尽全力双腿一踢,踢翻了不远处的椅子。

    椅子倒地发出一声巨响。

    房门猛然被推开:“姑娘——”

    忽然闯入的人和椅子倒地的声响一下子拉回了程二老爷的理智。骤然松手。

    新鲜的空气涌入喉咙。程瑶剧烈咳嗽起来。

    总算得救了!

    在昏死之际,她艰难扯出一抹笑容。

    “老,老爷——”巧容看清屋内情景。吓得一下子跪下来。

    房门因为推得急,犹在摇晃,发出吱吱呀呀的声音。

    程二老爷理智渐渐回笼,看着昏死过去的程瑶。心底有些后怕。

    他差一点就杀了自己的亲女儿!

    不,不。是因为这个孽女不知廉耻做下丑事,他才忍痛下杀手的,他这是清理门户!

    程二老爷找了一个最能说服自己的理由,看向巧容:“你们姑娘刚刚说的话。你在门外可有听到?”

    “婢子——”巧容迟疑着不知如何回答。

    她守在门外,当然是把耳朵贴着门偷听的,听到二姑娘说与卫国公世子有了私情。她吓了一跳,心慌意乱之际。就没听清里面后来又说了什么,等回过神来再听,却几乎听不到姑娘的声音了,直到椅子倒地的声音传来。

    可是,她怎么能承认偷听呢。

    “说,听没听到!”程二老爷横眉怒目。

    刚刚程二老爷一脸狰狞掐程瑶脖子的场景还历历在目,他这么一瞪眼,落在巧容眼里简直是杀气腾腾,骇得她再不敢犹豫,脱口而出道:“听到了,听到了。”

    没想到这话一出,程二老爷神情反而缓和了许多,沉声道:“你们姑娘不知廉耻,做下那荒唐事来,你这贴身丫鬟亦有责任!”

    见巧容白了脸,程二老爷语气一转:“不过她终究是我女儿,我又怎么下得去手。罢了,你扶二姑娘回去,等她醒了跟她说,明日我去看她。对了,大夫就不要请了,记得了?”

    巧容连连点头:“婢子记得了,记得了。”

    也许是恐惧激发了力量,她竟三两下就把程瑶扶了起来,迫不及待逃离了书房。

    程二老爷把房门关好,才阴沉着脸匆匆换了一条裤子,离开书房沐浴去了。

    等四周无人了,程彤才战战兢兢走了出来,双手死死提着食盒,已是满脸泪痕,而嘴唇因为用力太过早就咬破了。

    她望书房门一眼,几乎是飞奔而去,等回到莲皎居就躲回了自己房间,爬到床上缩进了锦被里。

    不多时,董姨娘过来敲门:“彤儿,你在里面?”

    好一会儿,传来程彤颤抖的声音:“娘,我在。”

    “那娘进来了。”董姨娘推门而入,一边往屋里走一边问:“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没伺候你父亲用完糕点?”

    原来程彤这一趟书房之行,是董姨娘撺掇的。

    程瑶第一次过去破坏了董姨娘的好事,她本就心存不悦,又恐程瑶是过去讨好老爷,这才叫程彤送一碟新做的芋头糕送过去固宠。

    她可不像府上那些人,轻视了那位温和无害的庶女。也就是韩氏蠢,才会让一个庶女爬到自己女儿头上去,在老爷心里,最疼爱的永远要是她的女儿才行。

    董姨娘看一眼随意放在桌上的食盒,伸手打开,就见里面一碟子芋头糕码放得整整齐齐,不由变了脸色:“彤儿,这芋头糕没给你父亲送去?”

    “我——”程彤被问白了脸。

    董姨娘走到床边坐下来:“彤儿,脸色怎么这么难看,到底怎么回事儿?”

    “娘,我——”程彤一时之间不知如何回答,干脆捂着脸,呜呜哭起来。

    董姨娘知道女儿爱哭的性子,见她这样,也不好再问,足足等了一盏茶的工夫,见她哭够了,才无奈道:“好了,彤儿,受了什么委屈跟娘说,娘想法子给你出气。”

    程彤泪眼朦胧,隔着水光望着生母,心道,娘,这一次,女儿不是受了委屈,而是被吓到了,吓到我的人还是父亲,您也能帮我出气么?

    她终究不敢说出书房外所见,哽咽着道:“我,我路上见到二哥去看程微,想与他说几句话,结果二哥不理我,我……”

    “就因为这个?”董姨娘又气又心疼,伸手一点程彤额头,“你这个傻丫头,说过你多少次了,你那个二哥心偏的没边了,以后不许再犯傻,有空还不如找你三弟玩!”

    程彤垂着头,低声道:“我知道了。”

    等董姨娘走了,她犹豫良久,决定去看程微。(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