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科幻小说 > 我的竹马是男配 > 第二百零七章 韩氏的惩罚

第二百零七章 韩氏的惩罚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我的竹马是男配最新章节!

    “母亲。 ”程瑶来到韩氏面前,屈膝行礼。

    韩氏冷眼打量着程瑶。

    豆绿色高领小衫,鹅黄色撒花百褶裙,清新出挑,温婉端庄。

    这可真真是人不可貌相!

    韩氏一想到十几年来一直瞎着眼,就呕的不行,挥挥手道:“你们都退下,雪兰、霜兰留下。”

    屋子里伺候的其余人退出去,韩氏扫立在程瑶身后的抱琴一眼,冷声道:“你也退下!”

    抱琴不自觉看程瑶一眼。

    程瑶轻轻点头。

    到此时,她心里已经有数,父亲定是把那事告诉韩氏了reads;维序者。

    不过,过了父亲那一关,嫡母这一关,她并不怎么惧怕。

    她再清楚不过,韩氏就是个拎不清的糊涂人,只要父亲开了口,韩氏就只有听的份儿,不然现在就不是叫她过来,而是杀到碎玉居去了。

    见程瑶沉稳有加,韩氏暗暗咬了牙,斜眼瞄着她道:“你父亲已经跟我说过了。”

    程瑶缓缓跪了下来:“女儿惭愧。”

    韩氏冷笑起来:“惭愧?呵呵,你有什么惭愧的?程瑶,你可真是我的好女儿!”

    “母亲,瑶儿也不是故意惹您伤心的——”

    “够了!”韩氏一抬手,打断了程瑶的话,“我不听你的花言巧语。”

    她站起来,居高临下望着程瑶,忽然一笑:“你父亲说,你得了急病,要把亲事退了。”

    程瑶心中一喜,却不敢表露出来,死死低着头。

    也因此。她没有看到韩氏脸上一闪而过的狠厉。

    “你起来吧。”

    程瑶缓缓站起来,垂着头等韩氏发作。

    只要能退亲,目前她没有什么不能忍的!

    “雪兰、霜兰,扶二姑娘去净房,伺候她沐浴!”

    “母亲?”程瑶抬头,有些诧异。

    韩氏根本不理会程瑶,抬脚率先向净房走去。

    “二姑娘。请吧。”

    程瑶被雪兰、霜兰一左一右扶着去了净房。面对韩氏,头一次生出几分不安。

    嫡母这一次,似乎和往常不大一样了。

    韩氏在净房靠墙壁的一张椅子上坐下来。抬抬下巴:“你们两个别愣着了,二姑娘等会儿还要回去养病呢。”

    “养病”两个字被她着重说出来,听着格外讽刺。

    雪兰和霜兰已经抬手去给程瑶脱衣。

    程瑶下意识避开:“母亲,瑶儿晌午才沐浴过。”

    韩氏早已恨透了程瑶。

    她是个爽快人。最烦的就是虚与委蛇,发火时哪怕对着亲生女程微都会打骂的。更何况一个庶女,当下就冷下脸道:“你再开口,我就让人拿擦桌布塞了你的嘴!不让她们脱也行,你自己脱!”

    程瑶蓦地睁大了眼睛。

    在韩氏不容置喙的目光下。只得含羞带辱,一件一件褪着衣裳。

    韩氏这样的嫡母,以往她觉得只要摸准了脾气就好拿捏。可现在才发觉,这种人一旦翻脸后。当真半点情面不讲,还不如那些哪怕背地里刀光剑影明面上也要笑意温柔的主母。

    至少没有一个主母,目不转睛看着庶女脱衣裳的!

    “母亲,可以了么?”只剩下里衣时,程瑶颤声问。

    她发誓,这样的屈辱她一定要讨回来!

    “行了,就这样吧,你们扶二姑娘进去沐浴reads;离婚。”韩氏是那种一旦下了决心就颇为果断的人,绝不会拖拖拉拉搞出什么救兵及时赶到的恶心事来。

    “二姑娘,请进去吧。”雪兰、霜兰二人拖着程瑶往浴桶里去。

    程瑶看着那浴桶里的水一点热气不冒,大吃一惊:“母亲,求您开恩,女儿洗了冷水身子会受不住的。”

    韩氏冷笑出声:“你不就是因为得了急病,才退亲的么?还愣着干什么,快扶二姑娘进去!”

    雪兰和霜兰从没见过这样疾声厉色的韩氏,在两个丫鬟心里,主子对府上姑娘尚能如此,真的惹怒了,她们两个丫鬟还能有好吗?

    这样一想,不由加大了力气,拖着程瑶往浴桶去。

    程瑶到底只是个姑娘家,哪里抵得过两个人的力气,很快就被她们连拖带拽弄进了浴桶中。

    三月的天,毫无温度的水,那一瞬间,程瑶觉得浑身冷得要炸开了,想要挣扎,却被两个丫鬟死死按着动弹不得。

    这样过了片刻,身体渐渐适应了水温,她发着抖闭上了眼睛,眼角不知是水还是泪淌了下来。

    总有一日,她要韩氏不得好死!

    韩氏一直冷眼旁观,此时也不得不佩服程瑶了。

    居然这么快就镇定了,难怪哄了她这么多年!

    “雪兰,水撒出去不少,快给二姑娘添水。”

    “是。”雪兰声音有些抖,从一旁的木桶里舀起一瓢水,对准程瑶头顶浇下去。

    “啊——”这一次,程瑶再忍不住放声尖叫,一双含怒带恨的眸子望向韩氏。

    这毒妇好狠,让她冷水洗澡还不够,竟用混着冰碴子的冰水浇她!

    这样不行,将来会影响她生育的!

    程瑶拼命挣扎,奈何两双手按着她,让她逃离不得,只得承受着一瓢接一瓢的冰水。

    渐渐的,她再没了力气,脸色一片青紫。

    “够了。”韩氏一抬手,“给二姑娘穿戴好,送她回去。”

    雪兰和霜兰把气若游丝的程瑶拖出来,替她收拾妥当送了出去。

    抱琴吓了一跳:“我们姑娘这是怎么啦?”

    雪兰摇头道:“我们也不清楚。夫人正问着话,二姑娘就忽然脸色青紫,浑身冷得冒寒气,把我们夫人都吓了一跳呢。抱琴啊,你快扶二姑娘回去歇着吧。”

    抱琴将信将疑,费了好大力气把程瑶扶回去,迎面撞见巧容。

    一见程瑶青白如厉鬼的脸色,巧容大骇,颤声问:“姑娘这是怎么了?”

    抱琴瞪她一眼:“还愣着干什么,快来帮忙啊。”

    巧容伸手去扶,却猛然缩回手:“怎么这么冰?”

    “不知道,我手都快冻僵了。夫人身边的雪兰说,夫人正问着话,姑娘忽然就这样了。你看姑娘这脸色,身上冷得像冰块似的,哪有这种邪门事啊,真是怪了!”

    巧容脸色惨白,与抱琴一同扶着程瑶进去,转头就匆匆离开了碎玉居,向飞絮居奔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