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科幻小说 > 我的竹马是男配 > 第二百零九章 自作孽

第二百零九章 自作孽

作者:冬天的柳叶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我的竹马是男配最新章节!

    “把巧容带进去!”

    堂屋里,听完巧容疯疯癫癫的讲述,韩氏回头看一眼立在身后的程微,吩咐雪兰:“去书房请老爷过来!”

    程二老爷一直为自己的怪病忧心忡忡,躺在床上辗转反侧间听人来唤,沉着个脸匆匆披上外裳赶去韩氏那里,见了跪在地上的巧容不由愣住了:“韩氏,这么晚,这是怎么回事儿?”

    不用韩氏解释,巧容因为被吓迷了心智,一直反复讲着那些话,程二老爷先有些不解,听了片刻就明白过来,脸色比外面夜色还沉,抬脚把巧容踢了个跟头,冷声道:“真是荒唐!”

    “老爷,您说该怎么办吧?”韩氏难得聪明一次,把皮球踢了回去。

    “怎么办?先把那孽女叫过来!”

    要是换了以前,单听一个丫鬟这么说,程二老爷不见得就信了那个一直以来端庄乖巧的女儿会做出这种荒唐事来。

    可事情赶得巧,程瑶才吐露了自己与人有私情的事,这关口又出了这个事情,程二老爷潜意识里就已经信了几分。

    韩氏冲霜兰点点头;“去碎玉居请二姑娘过来。”

    碎玉居里,程瑶裹着厚厚的被子仍在发抖,一听怡然苑那边来了人,不由一惊。

    按理说,今日韩氏已经下了狠手,就算还想整治她,也不可能来的这么快。

    这个时候叫她过去,到底是什么事儿?

    程瑶眼皮直跳,直觉有些不妙,吩咐侍书道:“和霜兰姑娘说,我换好衣裳就过去。”

    “嗳。”侍书出去应付霜兰。抱琴替程瑶穿衣裳。

    “姑娘,您多穿点吧,您身上太凉了,夜里又风大。”

    “嗯。”程瑶心神不属地应着,忽然灵光一闪,问,“巧容呢?”

    抱琴一听姑娘又提起巧容。很不高兴。撇嘴道:“她好像一直躲在屋子里没出来呢。”

    程瑶一抬手止住了抱琴替她穿衣的动作:“抱琴,你快去巧容房间瞧瞧她在不在!”

    “姑娘——”

    “快去,别让霜兰发现了!”程瑶疾声厉色。

    抱琴见状不敢再多言。匆匆去了,不多时赶回来,喘着粗气道:“姑……姑娘,巧容不在屋子里!”

    “不在?”程瑶脸色就变了。

    抱琴忙点头:“不在。婢子进去看过了,被子叠得好好的。一点热乎气都没有,显然早就出去了。”

    程瑶彻底白了脸,喃喃道:“糟了。”

    “姑娘——”抱琴疑惑不解。

    程瑶却顾不上解释,厉声道:“我自己穿衣。抱琴,你速去把兰婆子叫进来,然后守在外面不得让人进来!”

    兰婆子是碎玉居的粗使婆子。平日里不显山不露水的,听程瑶这么一说。抱琴一愣,见她神色冷厉,不敢再耽误,忙领命去了。

    不多时,兰婆子悄悄进了屋。

    程瑶把早准备好的一物塞给兰婆子,郑重叮嘱道:“兰妈妈,你听着,明日一早,你就悄悄把此物送到云想衣的掌柜手里。你要记住,无论今晚或者明日我这里发生什么事,你都不用管,只要把此物送到了就行!”

    “老奴晓得了,姑娘放心。”

    等兰婆子出去,程瑶才算松了口气。

    最坏的打算,哪怕巧容暴露了上巳节那日的事,韩氏要处置了她所有丫鬟,一个粗使婆子是不会被注意的。

    到时候,无论她面临什么危险,只要那信物能送到云想衣那里,她就有得救的机会。

    程瑶穿戴好,做好心理准备,随霜兰去了怡然苑。

    一进屋,瞥见韩氏夫妇并肩而坐,还有地上跪着神情呆滞的巧容,程瑶就明白了几分,缓缓跪了下来:“父亲,母亲,不知此时唤瑶儿过来,有什么事?”

    “什么事,这恐怕要问你吧!”韩氏瞧见程瑶就眼里冒火。

    这个下贱胚子不仅四处勾搭,还做出这样丧尽天良的事来,真是见了她就污了眼睛!

    “程瑶,上巳节那日的事,你的贴身侍女什么都招了!你还有什么话说?”韩氏冷声问。

    程瑶低眉敛首:“瑶儿不知道母亲在说什么——”

    话未说完,一直发痴的巧容忽然扑过来,大哭:“姑娘救我,姑娘救我。您说的人死如灯灭,可是那鬼找来了怎么办?”

    “巧容——”事出突然,程瑶挣也挣不脱,难免气急败坏,“大胆,你快放手!”

    巧容却像抓到了救命稻草,死死不放:“姑娘,您不是不怕吗,那您对那鬼说啊,是您要划开她肚子的,不关婢子的事,不关婢子的事啊——”

    “住口!”程瑶发狠一脚踹开巧容,跪得笔直,“父亲,母亲,这丫鬟已经疯了,请二老不要信了她的胡言乱语!”

    韩氏不由冷笑出声:“这个时候,你还巧言令色!程瑶,你以为别人都是傻子么?这人疯了,说的话才更可靠。要知道,疯子可不会撒谎!”

    “可是那日女儿一直和止表哥等人在一起,又没有分身术,如何能做下这样的事呢?再者说,这样做对女儿对伯府又有什么好处?”

    “对你没好处,对微儿有坏处不就够了么?”韩氏冷冷说道。

    程瑶豁然抬头,与韩氏身后的程微目光相对。

    到这时,她明白了。

    可是程微是怎么知道的?

    那日那么多人,程微怎么会想到她头上来?要知道把尸首挖出来开膛破肚,任谁都不会怀疑到一个姑娘身上。

    “老爷,你看到了么?这就是我养了十六年的好女儿!她生母死得早,可以说她就是在我身边长大的,和半个嫡女没什么区别。结果呢,她却是个养不熟的白眼狼,一边勾搭着我侄儿,一边祸害着我女儿,你说,这样的庶女换作别的主母,该如何处置?”

    “父亲,女儿没有做,请您相信我,不能单凭一个丫鬟的话就定了我的罪啊!若是随便一个奴婢说些什么,主子就要被定罪,那整个伯府不是乱套了吗?”

    一直未发一言的程二老爷终于开口:“韩氏,先让人把这孽女送回去吧,别在这里丢人现眼!”

    程瑶不可置信:“父亲,父亲——”

    程微依偎在韩氏身边,嘴角轻抿笑了。

    原来程瑶也有看不透的时候,这又不是公堂断案,在家里,长辈相不相信永远比事情真相更重要。

    更何况,她本来就做了呢。(未完待续。)

    ps:感谢我乃大罗金仙、莫莫莫洁vi、原来你是我最想留住的幸运打赏的平安符,感谢投票的书友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