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科幻小说 > 我的竹马是男配 > 第二百一十一章 有口难言

第二百一十一章 有口难言

作者:冬天的柳叶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我的竹马是男配最新章节!

    程瑶瞬间白了脸。

    再过几日,就是她来葵水的日子,这样一次次泡在冰水里,绝对会影响她将来生育的。而生不出孩子来在这里意味着什么,不言而喻。

    “二姑娘,请吧。”

    程瑶慌忙推开二人的手:“二位妈妈,你们等一下。”

    她扭身进了内室,从镜屉里拿出两支小巧的金钗返了回去,塞到二人手中:“我近日受了风寒,怕冷的厉害,还望二位妈妈把水兑热些。”

    两个婆子抓着金钗对视一眼,那位长着一张鞋拔子脸的婆子咧嘴笑道:“二姑娘放心,我们兑热点。就别耽误时间了,不然被夫人知道了,老奴们可要遭殃了。”

    韩氏雷厉风行发卖了碎玉居的下人,着实震慑了不少往日没怎么把这位主母放在眼里的人。

    程瑶被二人扶去净房,两个婆子七手八脚把她塞进浴桶里。

    “啊——”冰凉刺骨的水如无数冰针刺激着程瑶每一寸肌肤,她形如厉鬼,怒视着二人,“你们,你们竟敢诓我?”

    鞋拔子脸的婆子忙道:“哎呦,二姑娘,您可误会了。你瞧瞧,这些本来也该进去的,老奴们都没加。”

    程瑶放眼一看,果然还有一块西瓜大小的冰疙瘩放在不远处的盆子里。

    她不由一阵眩晕。

    韩氏,你好毒的心!

    等程瑶被两个婆子从冰水里捞出来时,已经是冻掉了半条命,浑身打着哆嗦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

    被两位婆子拖到床上后,她朦朦胧胧间就听到两个婆子在闲聊。

    “你说二姑娘是犯了什么错啊,夫人这么整治她?”

    “肯定是不小的事。不然怎么这碎玉居的下人都被灌哑了打发了呢?”

    “我也是这么想的。不然这么多年,二姑娘都被金尊玉贵的养着,论体面,素日在夫人面前竟比嫡出的三姑娘还强些。这眼看着到了出阁的年纪,若不是犯了什么了不得的错,怎么也不会落得这样的下场。”

    “行了,快别说了。当心被人听见!”

    另一个婆子嗤一声笑了:“这院子里除了咱俩儿。哪还有人呐。”

    “说的也是,好像就一个粗使婆子本来没事的,却是个不开眼的。一大早偷了二姑娘院子里的东西拿出去卖,被夫人抓了个现形!”

    “有这事儿?我怎么没听说呢?”

    “那时候你不是看着二姑娘,我去领饭了吗,听大厨房的说的。”

    “你们说什么?”两个婆子正说得起劲。却不料半死不活的二姑娘腾地一下坐了起来。

    “哎呦,二姑娘。您快躺好。您得了寒症,身子弱着呢!”

    程瑶猛然抓住那婆子的手:“你们刚刚说什么?谁偷东西被抓了现形?”

    婆子只觉抓住她的那只手冷得不似活人所有,猛然甩开,对上程瑶通红的眼睛。莫名打了个寒颤,忙道:“就是您院子里的粗使婆子啊。不过二姑娘放心,想来夫人还会给您再安排伺候的人的——”

    可是程瑶已经听不进去了。扑通一声,仰面倒在了床上。

    两个婆子骇得魂飞魄散:“二姑娘。二姑娘——”

    二人面面相觑,其中一人道:“二姑娘不会没了吧?”

    鞋拔子脸的婆子撸起袖子道:“不至于吧,我来看看是不是闭过气去了。”

    她凑过去,用指甲盖在程瑶人中处狠狠一掐,就听一声嘤咛,程瑶缓缓睁开了眼睛。

    可是她一双原本美丽的眸子却好似没有焦距一般,茫然落在头顶纱帐金钩上,一动不动。

    两个婆子见她这个样子,心里都有些发毛,悄悄退了出去。

    不知过了多久,里面大声喊道:“叫三姑娘过来!”

    两个婆子忙进去,就见二姑娘半坐起来,一双眼黑漆漆仿佛能冒出寒气来,冷冰冰道:“叫三姑娘过来。”

    “这……二姑娘,您这病要少见人,三姑娘恐怕不便过来的。”

    程瑶缓缓抬头,盯着说话的婆子,忽然露出一个奇异的笑容:“你去和三姑娘说,我知道她一个很要紧的秘密,她若不来,一定会后悔的。”

    见那婆子站着不动,陡然抬高了声音:“快去,不然等三姑娘后悔,定会怪你们没有及时禀告!”

    听她这么一说,两个婆子都被唬住了,那鞋拔子脸的婆子低声道:“你在这守着,我去禀告三姑娘一声。”

    好歹禀告过,以后再有什么事,她们就能撇清关系了。

    飞絮居里,程微正在喂猫。

    她给这只肥猫起了个古怪的名字,叫“胖鱼。”

    肥猫是二哥送的,二哥名“澈”,江河清澈,其内有鱼,叫“胖鱼”刚刚好。

    听了婆子的讲诉,程微投喂的动作一停,心中一紧。

    程瑶会知道她什么秘密?

    莫非——她知道了自己通过做梦能见到未来的事?

    程微脸色微变,问那婆子:“二姑娘真这么说?”

    婆子连忙点头:“是呢,二姑娘还说,您若是不去,一定会后悔的。”

    程微不由站了起来,抬脚欲走,忽觉裤腿被什么扯着,低头一看,是胖鱼撒娇地叼着她裤腿,显然是不满喂得好好的忽然不喂了。

    程微对二哥送的这小东西是极有耐心的,于是重新蹲下喂它。

    等胖鱼吃得心满意足,迈着优雅的猫步去角落里睡觉了,她亦冷静下来。

    她自认是没有程瑶聪明的,想要不被那蛇蝎心肠的人算计了去,最好的办法,就是远离。

    “去和二姑娘说,我若有秘密,旁人总没有我自己清楚,还轮不到她来告诉我。哦,还有一句话务必给我带到。”程微斜睨婆子一眼,“我不去,她想跟谁说呢?你们么?”

    触及程微冷然嘲讽的目光,婆子心一颤。

    要死了,现在就她们两个守着二姑娘,除了她们,二姑娘无人可说。而她们要是不小心知道了什么不该知道的事,三姑娘绝不会饶了她们的!

    婆子胆战心惊回了碎玉居,把程微的话转告了。

    “她真的这么说?”程瑶不敢相信程微竟然不为所动,难道她没想到自己知道的秘密是什么?

    程瑶不知是该气程微迟钝,还是该恼自己倒霉,决定再说得明白些:“你去和三姑娘说,那个秘密是关于——”

    “等等!”鞋拔子脸的婆子忽然大喊一声。

    因为太突然,程瑶半张着嘴,止住了后面的话。

    鞋拔子脸的婆子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抽出汗巾子塞进了程瑶口里:“二姑娘,您可别说,老奴们没福气听!”

    “呜呜呜呜——”程瑶嘴被塞得满满的说不出话来,又气又恼恨不得昏厥过去。

    “二姑娘,您是主子,有什么话等回头见了主子们,对他们说就好了。老奴们听不懂,也不敢听。您要是不再提这事呢,老奴就把汗巾子给您拿走,您看行不?”

    程瑶怒视着两个婆子,此时也想明白过来。

    她就是和这两个婆子说了,也没有作用,至于对上韩氏等人,把程澈的秘密说出去并不能改变她的处境,甚至还会引来杀身之祸。

    只有程微知道了,才会受她威胁,助她摆脱目前的困境。

    可是那蠢丫头居然不来,居然不来!

    被程瑶无比怨念着的程微此时正在吃画眉新做出来的点心,就听听歌禀告说二公子过来了。(未完待续。)

    ps:感谢诗书礼仪传家打赏的香囊,再美又怎样、奴牛牛1、书友160119221831752打赏的平安符,感谢投票的书友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