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科幻小说 > 我的竹马是男配 > 第二百一十六章 好转

第二百一十六章 好转

作者:冬天的柳叶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我的竹马是男配最新章节!

    “微儿——”韩氏有些迟疑。

    这种人命关天的事,又是别人府上,韩氏心里没法不打鼓。

    程微低声道:“母亲,我不傻,怎么会拿姨姥姥的病胡闹。您忘了,我是符医啊。”

    听程微这么说,韩氏猛然想起她用出神入化的符术救治半死妇人的事来。

    换了旁人,韩氏不敢也不愿冒险,可是现在发病的是她的亲姨母,但凡有一线希望,她做外甥女的怎么能不试一试呢。

    罢了,哪怕微儿的法子不管用,她也担着了!

    韩氏安抚地拍拍程微的手,对小段老夫人的长子谢广良道:“表弟,你或许不知,微儿继承了程家的符医术法,已经学有小成,救过两个人的性命了。我看姨母这个样子不大好,何不试一试?”

    “这——”谢广良大为犹豫。

    “这万万不可!”王太医断然否定。

    当太医的,一方面行走于各个府上,都比较圆滑;而另一方面,毕竟是靠本事吃饭,一旦被人质疑医术,那就是打他的脸砸他的饭碗,再圆滑的脾气,也要恼的。

    是以他虽明知韩氏是何人,依然语气冷硬:“韩夫人,这可是人命关天的事,您就是再宠爱女儿,也不该由着她一个小姑娘家胡闹!”

    她女儿怎么会胡闹!

    韩氏一听不乐意了,原本心里还忐忑的,现在反而豁出去了,冷笑道:“就是因为人命关天,我姨母喝了药迟迟不见好转,才要试试别的法子!”

    她看向谢广良:“表弟,难不成你要眼睁睁看着姨母病情恶化。也不愿意试一试别的法子?”

    见他还在迟疑,韩氏发狠道:“若是姨母喝了糖水不见好转,你找我算账,成不?”

    “大表姐,你别这样说——”谢广良语气有些松动了。

    这时段老夫人开了口:“广良,你母亲也是我妹子,既然你大表姐这么说。那就试试吧。”

    见大姨母都这样说了。谢广良不再犹豫,咬牙道:“好,拿糖水来!”

    “父亲。糖水在这里。”一直低调安静的谢哲把一个瓷杯递了过去。

    谢广良诧异看他一眼。

    谢哲解释道:“不知用不用得上,儿子就先备着了。”

    谢广良露出个笑容来,冲儿子点点头,把水杯递给了许氏:“给母亲喂下吧。”

    “真是荒唐。荒唐啊!”王太医痛声疾呼。

    许氏不由看向王太医,端着杯子没动。

    小段老夫人自打被王太医诊断出消渴症。吃药加改善饮食,近日来已经好了许多,怎么夫君也跟着胡闹,这种危急关头不听王太医的。而听一个还未及笄的小丫头的话呢?

    男子一旦拿定了主意总是坚决些,谢广良见许氏不动弹,沉声道:“快一些。等一会儿母亲都喝不下去了!”

    既然大姨母和大表姐都这么说了,他还能说什么。他相信她们都是真的关心母亲的,若是最后母亲还是出了事,那也是天命如此。

    众人皆知,消渴症从来都是无法根治的,只能拿药养着,最终还是会死于此病。

    “那好。”许氏投以王太医一个歉然的眼神,坐在小段老夫人身旁,小心翼翼替她喂下了糖水。

    王太医本想拂袖而去,可是动了动脚,又不想走了。

    他可要把这场笑话瞧完,等小段老夫人出了事,看韩氏母女该如何和主人家交代!

    而程微自打小段老夫人喝下糖水,一边观察她情况,一边向阿慧请教:“阿慧,这消渴症用符水有法子根治么?”

    “不能。”

    程微吃了一惊:“符水都不能?”

    她已经认为符水能医死人肉白骨了,居然还有治不了的病!

    “符水也不是万能的。”

    “可是符水都能把濒死的孕妇救回来呀。”

    阿慧冷嘲道:“无知!这是两种性质的病!总之最复杂的就是内症,尤其是这消渴症,病因复杂,符水只能缓解调养,让病人维持在一个好的状态,而不能彻底根治。”

    说到这里,阿慧又补充一句:“当然还是比寻常药方强上许多的。哦,对了,这消渴症往往会遗传。”

    “遗传?”阿慧常会蹦出一些让程微难以理解的词,在阿慧面前,她好像成了一个懵懂无知的婴儿。

    “哎,有代沟就是麻烦!”阿慧嘀咕一声,认命解释道,“就是说,如果你姨姥姥有消渴症,那她的父母子女很可能患有此症。”

    “竟会这样?”程微对外祖母的父母是什么情况全然不知,却骤然想到一个问题,“那,那我外祖母呢?她是我姨姥姥的亲姐姐,会不会也有你说的那个……遗传?”

    “恭喜你,答对了!有很大的几率。”

    程微脸色一下子白了。

    她一直想着等大姐姐安全诞下麟儿,就全心学习治疗外祖母病症的符术,可外祖母万一患的也是消渴症,那岂不是治不好!

    外祖母到时候也会像姨姥姥发病时这样可怕么?

    “阿慧——”程微声音都有些抖了,“我外祖母近来多饮多食,瞧着却消瘦了不少,就在刚刚,她还说看人有些模糊了,这,这是不是消渴症?”

    她心里还抱着一点幻想,可阿慧毫不留情地道:“你都知道了,还问我?”

    程微还待再问,忽听一阵欢呼声传来,一下子醒过神。

    就见屋子里的人全围在小段老夫人身旁,欣喜道:“老夫人,您可算醒了!”

    小段老夫人还有些茫然,望着段老夫人道:“大姐,你怎么来了?”

    段老夫人喜形于色:“醒了就好,醒了就好,我带着明珠母女来看你了。”

    小段老夫人这才看向程微母女,落到程微身上时,迟疑了好一会儿,问道:“大姐,我怎么瞧着明珠身边的是玉珠呢?”

    段老夫人笑了:“什么玉珠,那是微儿,我外孙女!”

    这时谢广良笑道:“母亲,您不知道,您能这么快醒来,多亏了微儿呢。我们都以为您是癫痫发作,只有微儿看出来,您是因为消渴症引起的体内缺糖!”

    小段老夫人一怔,不由看向王太医:“患了消渴症,不是体内糖分太高,不能吃甜食么,怎么还会缺糖呢?”

    王太医脸色青一阵白一阵,最后拱拱手挤出几个字:“下官告辞!”

    这个时候,就无人关心王太医的去留了,许氏走过来客套几句,要人送王太医出去,忽听一阵惊呼传来。

    “母亲,您怎么了?”

    她转过头,就见韩氏一脸急切扶着摇摇欲坠的段老夫人,在众人的惊呼询问之下,急切道:“母亲来时身子就不大舒服,下马车时眼睛有些看不大清楚了。”

    谢广良一听急了:“大表姐,大姨母这么大年纪,既然不舒服,怎么还要过来呢?您也不劝一劝,这要是有个好歹,让我们怎么心安!”

    室内气氛重新沉重起来。

    刚见好转的小段老夫人立刻急了:“大姐,你真的看不见了?还有什么难受的地方?”

    “没事,你们别担心——”段老夫人扶着额头,宽慰道。

    在一片慌乱忧心中,程微却忽然站了起来匆匆往外走,声音清亮:“王太医,请留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