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科幻小说 > 我的竹马是男配 > 第二百一十七章 对视

第二百一十七章 对视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我的竹马是男配最新章节!

    王太医停住脚,看着走过来的程微,面色不善,心道这小丫头刚刚已是折辱他一番,莫非这还不够,还要再来踩一脚?

    程微走过来,没有理会王太医阴晴不定的脸色,做出一个出人意料的动作。

    她提着裙角微微下蹲:“王太医,我的外祖母很可能也患有消渴症,还望您给看一看。”

    王太医颇为意外,心里还转不过那股别扭劲儿,冷哼道:“在下可不敢,要是再瞧错了,不是要被人从太医署赶出去了!”

    程微并不以为意,缓缓站了起来与之对视,目光诚恳真切:“王太医,术业有专攻,您能替我姨姥姥诊断出消渴症,且替她看了这么久的病,一定积累了宝贵的经验,不是寻常医者能及的,所以请您替我外祖母也看一看,我和母亲都会很感谢您的。”

    说出这些话,程微并不觉得委屈。

    外祖母是卫国公府的老夫人,近来身体不适,请的都是最好的太医,可是至今无人瞧出病症端倪来,而这王太医先不论其他方面的医术如何,至少在消渴症这一项上,应该是有经验的。

    有什么面子能比外祖母的身体还重要呢?更何况,无论在哪方面真有本事的医者,都值得她尊敬。

    而程微这番话,大大挽回了王太医岌岌可危的颜面,甚至因为先前程微指出他的误诊,对比现在的反差,让他莫名生出一丝感动来。

    看着眼前灵秀可人的小姑娘,王太医轻咳一声,有些别扭地道:“既然如此,那在下就斗胆给卫国公老夫人看一看。瞧不出问题来也请包涵着,谁让在下医术不精呢!”

    听王太医还是忍不住刺了一句,程微毫不介意,微微一笑道:“多谢王太医了。”

    迎上这样灿烂真挚的笑容,王太医有些脸热,心道罢了罢了,他何必与一个小姑娘计较呢!

    王太医走到段老夫人身旁。看了看她面色。又让她伸出舌头看了舌苔,随后问道:“老夫人近来可有随饮随渴、随食随饥、随溺随便的症状?”

    段老夫人缓缓点头:“正是。”

    王太医心里已是有了底。

    在太医署里,他算是比较年轻的。医术经验都不及那些前辈,可于消渴症上却有一番独到研究,原因无他,他的祖母就是死于此症。

    他家几代行医。可是祖父与父亲迟迟诊断不出祖母患的是何病,直到祖母病情已经很严重了。这才恍然大悟,可惜那时候已经太晚了。

    为此,他翻遍古籍,又多加留意各类患者。渐渐总结出一些消渴症患者的规律,虽不能说有十全的把握,那也比未专门研究过此症的医者强多了。

    为了避免再次出丑。王太医继续问道:“那老夫人是否会觉得口甘?”

    “口甘?”段老夫人再次点头,“老身确实有此症状。”

    “那就是了。”王太医环视众人一眼。语气肯定,“下官能肯定,卫国公老夫人患的也是消渴症。”

    “啊!”韩氏一声惊呼,显然难以接受这个事实。

    小段老夫人是什么样子,她可全瞧在眼里了,发作时实在太吓人!

    母亲素来身体健朗,怎么也会得这个病呢?

    想着刚刚王太医的误诊,她下意识看向程微。

    程微却全神贯注在听王太医讲。

    符医和普通医者虽是大相径庭,但总有相通之处,多了解些没有坏处。

    王太医刚刚被这母女险些砸了饭碗,正敏感着,见韩氏去看自己女儿,哪里还不明白她的意思,当下脸一沉,不过再看程微神情,心情又好多了。

    哼,这当娘的还不如当女儿的懂事!

    程微亦想与王太医交流一下,于是问道:“王太医,我外祖母和姨姥姥患的都是消渴症,这消渴症,是不是在亲人间有关联?”

    王太医不由高看程微一眼,心道原来刚刚这小姑娘不是误打误撞,而是真有些门道。

    他也是近来才总结出来,往往父母患有消渴症,兄弟姐妹与子女患上此症的几率就较常人高出不少。

    他欣赏看程微一眼,颔首道:“姑娘说的不错,凡父母患有此症者,所生子女亦有可能患上。两位老夫人是嫡亲的姐妹,同时患有此症,就不足为奇了。”

    这时小段老夫人开了口:“大姐,我想起来了,咱们母亲临去前,就和我症状相似。”

    “对,对。”段老夫人点点头。

    二人之母在她们少女时就没了,这么久的往事,也难怪一时想不起来。

    “王太医,那劳烦你替卫国公老夫人开药吧。”小段老夫人开口道。

    “这——”王太医不由看了程微一眼。

    既然这小姑娘有些本事,他又何必献丑,万一还不如这小姑娘,岂不是又丢脸。

    程微隐约明白王太医心思,恭敬行礼道:“王太医,您诊治我姨姥姥已经有经验,外祖母就拜托您了。”

    王太医这才心情不错地点点头:“请各位放心,下官定然竭尽所能。卫国公老夫人既然看人已经有些模糊,这是情绪激动之下引发了急症,先不宜活动,就在此处用了药再走吧。”

    王太医交代完各种注意事项,下去熬药,一屋子人则把注意力放到了程微身上。

    “大表姐,微儿怎么有如此能耐呢,这不比宫里的太医都强了?”谢广良感慨道。

    韩氏得意的嘴角都翘起来了,谦虚道:“也不能说比太医强,不过她救回了一个濒死的孕妇,还把一个已死妇人体内的胎儿救了出来,倒是真的。”

    “哦,这是怎么回事儿?”众人纷纷问道。

    韩氏不顾程微的悄悄拉扯,眉飞色舞说起来。

    随着众人时不时的惊叹声,韩氏说得更加起劲,到最后简直成了茶馆的说书人。

    程微又是尴尬又是无奈,心道以前怎么没有发现母亲这个长处呢,这要是去说书,定然把说书先生的饭碗都抢了。

    她双颊微红看了段老夫人一眼,见段老夫人听得兴致勃勃,气色似乎比先前要强了许多,先是怔了一怔,随后偏过头,抿唇一笑。

    既然能让外祖母高兴,那就随母亲去吧。

    一直留意程微的谢哲忽见她展颜一笑,不由微怔。

    恰恰这时,程微无意间抬眼,二人目光触到了一起。(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