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科幻小说 > 我的竹马是男配 > 第二百一十九章 无理取闹

第二百一十九章 无理取闹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我的竹马是男配最新章节!

    见程微一脸茫然模样,韩氏心道微儿已经十四岁,虽还不到提点她男女之事的时候,有些事却该说一说了,于是拉过程微让她坐在身边,解释道:“这男子行过小成年礼,家中长辈就会选一温良娴熟的女子作为他的通房,但在男子成亲且嫡妻生下嫡子前,通房是不许有孕的,要按时服用避子汤。看小说最新更新来乐文小说网,http://www.lwxsw.org/<し微儿你记着,等你将来出阁,亦是如此,不然让庶子当了长子,那就是恶心一辈子的事儿。”

    程微是知道男子小成人礼后家中长辈会选一女子伺候他的,比如止表哥当时就是如此,她亦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妥。

    可是,她一直以为这所谓的照顾,就像欢颜、画眉照顾她一样,怎么还能,还能给男主人生孩子呢?

    那素梅岂不是也要给二哥生孩子?

    程微想到这里,开始思考一个更严重的问题:这男女之间,到底是怎么生出孩子的?

    见程微越发茫然,韩氏捏了她一把:“微儿,你到底听懂了没?”

    程微点点头:“这个我懂。”

    韩氏笑了:“既然你都明白了,还做出这种傻样子干什么?”

    许是气氛刚刚好,许是程微的好奇心到了难以忍耐的程度,她直接把盘旋在心头的疑惑问了出来:“母亲,那大哥是如何和蕊儿生出孩子的?”

    韩氏不料女儿会问出这种问题,脸腾地一下子红了。

    夫妻之事,就是做母亲的,又怎么和女儿开口?顶多是女儿出阁前夜,把春宫图悄悄塞给她,叮嘱她无人时看了就是了。

    微儿才刚十四岁。再怎么样,也不到说这个的时候!

    “母亲?”程微眨眨眼。

    韩氏脸更红,斥道:“你这丫头,问这些乱七八糟的作甚?等你嫁人时,自然就知道了。”

    “可是——”

    程微话还未说完,韩氏就瞪眼道:“没有可是,你一个小姑娘家。再问这些混话。我可要撕你的嘴!”

    程微终于闭了嘴,悻悻离开了韩氏院子。

    等回到飞絮居,她更郁闷了。

    母亲说等她出嫁时自然就知道了。可是,她没打算嫁人啊,岂不是一辈子都不会知道了?

    程微并不关心大哥的通房蕊儿还是花儿,她只想知道。二哥和素梅难道也要生孩子不成?

    思及此,小姑娘一颗心像是被胖鱼抓烂了。再也坐不住,随便披了件外衣抱着胖鱼就去了长青苑,却没想到,这一次竟扑了个空。

    八斤告诉她:“二公子回去沐浴了。”

    长青苑是让家中子孙苦读的地方。屋舍桌椅皆是竹子所制,幽静清冷,没有专门沐浴之所。眼下天气还不到洗冷水浴的时候,程澈要沐浴。自然只能回自己院子。

    程微一听,抱着胖鱼去了程澈院子。

    此时还是下午,阳光甚好,程微过来时,守门的小厮正在打盹。

    他被叫醒后,进去通传,不多时转回来道:“三姑娘,公子还在沐浴,要不您先进去等吧。”

    小厮是知道主子对三姑娘极好的,要是让三姑娘等在门外,回头定然会挨骂。

    “嗯。”程微点点头,抬脚走了进去。

    在京城,大凡规矩的人家,哥儿未行小成年礼之前都是不用丫鬟伺候的,是以程澈院子里除了这小厮,就只有素梅一个了,不像姑娘家的院子,总是丫鬟婆子一大堆。

    程微一走进去,就觉得很安静,因为急着见到程澈,没有心思坐着等,目光一直盯着净房的方向。

    不多时,就听到脚步声传来。

    程微脸上一喜,不由往那个方向快走两步,就见程澈正往这边走来。

    他头发还是散开的,穿着一套白色的衣衫,一看就是刚刚沐浴过的模样。

    而他身旁,一个十*岁模样的女子亦步亦趋,温声道:“公子,婢子给您把头发擦干吧。现在天还凉着,头发一直淌水当心染了风寒。”

    程澈就那么侧着头,声音温和:“不必了,我自己来就好——”

    正说着,他已经看到了站在不远处的程微,不由一怔。

    随后,程二公子下意识低头看看,见没有衣衫不整,这才悄悄松了口气,露出个笑容走过去:“微微,你怎么来了?”

    这话放在平时问,并无问题,可是程微亲耳听到素梅要给二哥擦头发,心里正不高兴,再一听程澈这么问,就更郁闷了。

    什么叫她怎么来了?二哥是不是觉得她来的不是时候?

    见程微抱着一只肥猫不语,程澈回头道:“素梅,你先下去吧。”

    素梅显然是极听程澈话的,立刻点点头,冲程微行过礼,退了下去。

    一时间,室内只剩下兄妹二人。

    程澈笑着问:“怎么了?微微好像不大高兴。”

    他说着,语气忽然一顿,目光落在了程微的左脸颊上。

    程微自打服用过美白符水,肌肤几乎到了吹弹可破的程度,此时左脸颊上一小片红痕就分外显眼。

    程二公子以他写了那么多年小人书担保,那红痕怎么看怎么像是——吻痕。

    他眼神瞬间深沉起来,试探地问:“微微今日去了哪里?”

    程微心里正不高兴,偏偏又说不清这莫名的郁闷从何而来,她在程澈面前是任性撒娇惯的,听他这么问,理也不理,冷哼一声背过身去。

    没想到胖鱼却不干了,小短腿一踢蹬挣脱了程微的怀抱,蹿进了程澈怀里。

    程微豁然起身,怒道:“胖鱼,你个小没良心的,快给我回来!”

    “喵——”胖鱼懒洋洋叫了一声,挑衅般伸出舌头舔了舔程澈的手指头。

    “臭胖鱼,你也欺负我!”程微莫名想哭,却不懂这委屈从何而来。

    程澈俯身把胖鱼放到地上,拉过程微,神情凝重问道:“微微,告诉二哥,谁欺负你了?”

    “还不是你!”程微白了他一眼。

    程澈一愣,许是因为一直想着是不是有人强亲了妹妹,听程微这么一说,脸猛然红了。

    “微微,你说的二哥怎么听不懂呢?”程澈压下突如其来的悸动,平静地问。

    程微心知自己有些无理取闹,只得找借口道:“刚刚去长青苑找你,你不在,又大老远跑到这里来,还等你这么久呢。”

    原来如此!

    程澈不由失笑,抬手揉揉程微的发:“那是二哥错了,别生气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