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科幻小说 > 我的竹马是男配 > 第二百二十二章 吾将上下而求索

第二百二十二章 吾将上下而求索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我的竹马是男配最新章节!

    程微是个雷厉风行的,这一点颇随韩氏。 :3w.し

    她叫来欢颜,命她打扮成小厮的模样去买春宫图。

    欢颜年纪不大,穿上男装后确实很像一个清秀的小厮,听完主子吩咐,赶忙去了。

    程微焦灼地等待,天快擦黑时,欢颜才赶了回来。

    “买到没?怎么这么晚才回?”进了内室,程微低声问。

    欢颜露出大大的笑脸:“抢到了!”

    “抢到?”程微一颗火红求知的心被这两个字泼了一瓢凉水。

    这小丫头,该不会给她惹祸了吧?

    “嗯,姑娘您不知道,这玩意儿原来这么抢手啊,婢子去买时,只剩下了这一本,正好有个小厮也要买,婢子仗着力气大,抢到了!”欢颜得意洋洋说完,见程微一脸深沉,不解道,“姑娘,怎么啦?婢子做错了吗?”

    “没有。”程微从牙缝中挤出这两个字,“你做得很好!”

    她现在只祈祷那个小厮可别是什么认识的世交公子的下人,不然哪日遇见了,她就没脸见人了!

    也或许,那春宫图不是什么打紧的东西?

    程微这样自我安慰着,咬牙问欢颜:“这玩意儿,你没打开来看吧?”

    “没有!”欢颜头摇得像拨浪鼓,“姑娘吩咐的婢子哪敢不听。姑娘您看,婢子包了好几层呢。”

    程微接过来,见小册子模样的东西果然被帕子里三层外三层包裹着,密不透风,这才松了口气,把这好不容易买回来的宝贝藏好,轻咳一声道:“好了。该去请安了。”

    早晚给长辈请安,是大户人家的规矩,怀仁伯府自然也不例外。

    程微先去了韩氏那里,然后与韩氏一起去了念松堂。

    念松堂里,气氛有些凝重。

    自打程瑶称病后,无人替孟老夫人按摩头部,她又恢复了失眠头痛的状态。脾气一直不大好。

    这一次。再喝了一口略烫嘴的茶后,孟老夫人终于发作了,把那茶杯往地上一摔。斥道:“连杯茶都泡不好,还不给我滚下去!”

    “都是婢子不好,都是婢子不好。老夫人请息怒。”阿福慌忙蹲下收拾碎瓷片,也不顾锋利的碎瓷片割伤了手。收拾好就退了出去。

    廊下的阿喜拉住她,低声道:“老夫人又发脾气了?”

    阿福叹了口气:“可不是。这几日老夫人脾气一日比一日大了,今日沏地茶明明和往常差不多,却发了火。再这样下去,还不定哪日咱们就因为一点小错被撵出去了。唉。要是那样,可怎么活啊!”

    她们这种长辈身边的大丫头都是甚有体面的,一旦犯错被撵。那可是天壤之别。

    阿喜跟着发愁:“这可怎么办啊,要是二姑娘病好了就好了。”

    “俗话说病来如山倒。病去如抽丝。二姑娘不是病得很厉害么,连亲事都退了,这病哪是一时半会儿能好的。”

    “要不,咱们找个机会去看看二姑娘?”

    “也好。”

    廊下的两个大丫鬟商量着这些事,屋子里,孟老夫人正在大发雷霆:“韩氏,瑶儿的病到底怎么样了?我说去看看,你和老二都拦着不让。可她一个小姑娘家,素来身体结实,怎么说病就病的这么严重了?”

    “老夫人,这什么事都能商量,只有生病是谁都预料不到的。瑶儿确实病得不轻,您上了年纪,要是过了病气,那就是我们的不孝了。”

    孟老夫人重重哼了一声:“是不是没给瑶儿请好大夫?”

    韩氏暗暗咬了咬牙。

    这死老太婆,当着满屋子人的面,说她不给庶女请好大夫,这不是打她的脸嘛!回头又该好些人胡乱嚼舌了。

    “老夫人,瑶儿这病有些古怪,请了几个大夫都没瞧出什么来。”

    “那就请太医!寻常太医不成,那就请院判,请院使!咱们伯府再不成,总不能连这点脸面都没有。我不管,你赶紧找最好的大夫把瑶儿治好!”

    韩氏只得应下道:“那儿媳明日就去请。”

    这时,程微忽然开口:“祖母,孙女这些日子学习符法集录,刚刚学会一种能缓解头痛失眠的符箓,您要不要试一试?”

    “还有这种符箓?”孟老夫人有些质疑。

    程微笑了:“自然是有的,祖母或许不知,咱们程家的符法集录上记载了许多符法呢,可惜孙女愚笨,学得慢,才刚刚发现有这一种,不然早就给祖母用了。”

    自打程瑶被关起来,韩氏就放下心来,可程微最清楚程瑶的能耐,一点不敢掉以轻心。

    她想了想,程瑶被关在屋子里,唯一还能倚仗的就是祖母了。

    说祖母有多疼爱程瑶,她是不信的,不过是程瑶能缓解祖母头痛失眠的症状,才成了祖母眼前红人。

    而她要是用符水有更好的效果,祖母还能记得程瑶是谁?

    彻底根治偏头痛和失眠的符法当然也有,只是学来要花费不少时间,程微才舍不得用在孟老夫人身上,且真给她治好了病,说不定更加精神十足的折磨她和母亲呢。

    这种只能缓解头疼和失眠症状的符水学起来容易,正好用来断了程瑶的靠山。

    “那好,我就试一试。”

    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病痛折磨也是如此。

    程瑶没有替孟老夫人按摩以前,这头疼的毛病折磨了她几十年,也就习惯了,可一旦好了一段时日后又恢复如初,那简直是无法忍受。

    是以孟老夫人虽对程微的本事还心有怀疑,却不得不试一试。

    程微很快制好符水递给孟老夫人,孟老夫人在众目睽睽之下喝下,过了一会儿,揉了揉额头。

    “老夫人,怎么样?”众人关切问道。

    孟老夫人蹙眉缓了片刻,露出笑容来:“果然轻松了许多,看来这符水是管用的。”

    “那就好。”程微跟着笑了。

    等众人告退时,孟老夫人忍不住喊道:“微儿,这样就行了?”

    程微回眸一笑:“祖母放心,这一杯符水,能缓解个把月呢。”

    “若是如此,那就太好了。”孟老夫人将信将疑地道。

    若是一杯符水就能管个把月,当然比日日按摩省心多了。

    程微回了飞絮居,用过晚饭,压下骚动的心思照常随着阿慧学习了一个多时辰的符法,这才洗漱上床,借着一盏未熄的床头灯,悄悄翻开了那新得来的宝贝。(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