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科幻小说 > 我的竹马是男配 > 第二百二十三章 荒诞的梦

第二百二十三章 荒诞的梦

作者:冬天的柳叶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我的竹马是男配最新章节!

    只看了一眼,程微就把那小册子甩了出去,心跳如擂鼓,脑海中一片空白。

    “姑娘——”外间传来欢颜的声音。

    “别进来!”程微已被小册子上的内容惊得三魂丢了两魂,哪还有理智可言,身体早一步做出反应,从床上蹿出去扑到了地上的小册子上,用双手死死捂着。

    欢颜是个听话的,闻言没再起身,还是不放心地问道:“姑娘,我怎么听见有什么东西掉下去了?”

    “哦,是枕头,对,是枕头!我刚刚做噩梦,不小心把枕头踢下去了。”程微语无伦次地道。

    “姑娘没事就好。”

    程微重新回到床上,叮嘱道:“欢颜,你早些睡吧,我有事会唤你的。”

    “嗳。”这一声后,外间再没了动静。

    烛火跳跃,忽明忽暗,映着程微通红的脸。

    也不知过了多久,程微紧紧捏着小册子的手才缓缓松开,心却还在狂跳不止reads;土鳖领主。

    这小册子太古怪,里面的人怎么是不着寸缕的?

    程微又是害羞又是惊惧,如临大敌盯着小册子一动不动,直到啪的一声爆了一个烛花,才醒过神来。

    不成,她连看到那些地狱般的惨象都挺过来了,还怕一本小册子不成?

    做事情哪有半途而废的道理,买都买回来了,总要弄个明白。

    下了这个决心,程微深吸一口气,颤抖的手一点点翻开了已经快被捏破的小册子。

    映入眼帘的第一张图就让程微险些再把小册子丢出去,她险险忍住,逼迫自己不得移开视线。

    一页又一页翻过。

    小册子上的每一张图都栩栩如生。不,是太过栩栩如生了,等翻到最后一页,目光落在那对秋千上的男女时,程微再也受不了,捂住了双眼。

    室内一片安静,只听到心砰砰跳着。就如……就如白日不小心栽进二哥怀里时。

    许是因为才看完了小册子。想起二哥的时机不大对,程微伸出手,懊恼地打着自己的头。

    她到底在想什么呀!

    窗外忽然有飞鸟掠过。把树枝弄得沙沙作响,程微吃了一惊,慌忙把小册子藏好,用锦被蒙住了头。

    可是在被子里只要一闭眼睛。脑海中就是小册子里的一幕幕,让她再也无法安然入睡。

    原来。男女之间是这样的!

    她先是害羞,后是恶心,再后来,不由自主想到二哥和素梅。心一下子沉重起来。

    这么说,二哥和素梅也会做小册子上的那些事了?

    只这么一想,程微就觉得无法接受。

    温柔体贴、聪慧厉害的二哥。怎么能和一个女子做那种事!

    她又想到素梅,那个温顺柔美的丫鬟。心瞬间被难言的情绪堵得满满的。

    她可真是个傻瓜,居然去问二哥会不会牵素梅的手!

    原来,二哥不只会牵素梅的手,还要亲她、抱她,甚至,甚至连衣衫都不穿,与素梅做那样羞人的事!

    程微伸出手,怔怔瞧着。

    不知看了多久,忽然拿出帕子用力搓着。

    以后再也不要二哥牵她的手了,再也不要了!

    程微也不知哪里来的委屈,就觉得这么多年来,二哥就是欺骗了她,平日里明明对她那样好,对别人冷冷淡淡,可却在她一无所知时,与素梅那样亲密,亲密的令她觉得恶心,无法接受!

    这一夜,程微辗转难眠,一直到后半夜才迷迷糊糊睡了,却陷入了荒诞的梦境里。

    她发现她躲在二哥屋外,悄悄往里看去,就见二哥与素梅如那小册子上一般缠在一起,素梅正对着她的方向,竟然冲她露出一个笑容。

    那是一个满是挑衅的微笑。

    程微不知哪里来的怒火,居然大步走了进去,双手揪住素梅的头发把她从二哥身边扯走reads;仙时人间。

    再然后,她忽然落入二哥怀里,与他对视。二哥嘴角挂着她熟悉的温柔笑容,缓缓俯下身来。

    那一刻,程微忘了躲避,就那么傻傻看着二哥越靠越近。

    就在二人双唇相触的瞬间,程微猛然惊醒,一下子坐了起来。

    床头灯已经只剩了一把烛泪,室内光线昏暗,朦胧可见熟悉的梳妆台,还有窗台上摆着的一株芍药,墙角处是胖鱼的小窝。

    现实与梦境渐渐分离,理智终于回笼,排山倒海的羞愧汹涌而来,几乎把程微淹没。

    她怎么能梦到和二哥那个样子!

    最令程微无法接受的是,她清清楚楚记得,梦境里,二哥俯下身来,而她不躲不避,有害怕,有害羞,有忐忑,独独没有厌恶。

    难道,她想要二哥那样亲她不成?

    不可能,那是二哥呀!

    程微捂着脸,恨不得以头撞墙。

    二哥若是知道她是这样不知廉耻的人,该怎么看她?

    别说二哥,就连她自己,都厌恶这样的自己。

    她一定是最无耻的女子,居然能梦到和自己兄长——

    程微不敢再想下去了,扬声道:“欢颜,欢颜——”

    外间响起窸窸窣窣的穿衣声,欢颜很快披着衣裳走进来,语气还有些茫然:“姑娘,有什么吩咐?”

    “去,给我端一杯热水来。”

    “嗳。”欢颜转身出去,不多时捧着一杯热水过来,递给程微,问道,“姑娘,您又做噩梦啦?”

    程微先喝了一口水,有气无力地点头:“嗯。”

    “那婢子陪您睡吧。”

    “不用,我就是口渴了,你出去接着睡吧。”

    “姑娘——”

    “快出去,不然明天不许吃饭!”程微不知是在气自己,还是气欢颜,懊恼地捶了捶床头。

    欢颜吐吐舌头,忙出去了。

    一夜无言。

    翌日,程微起得颇晚,干脆让丫鬟去告了假,没去请安。

    等她洗漱穿戴好,倚在床头看书,听歌进来禀告说:“姑娘,二公子过来了。”

    程微像是被烫了手般把正在看的医书扔到一旁,慌忙道:“跟二公子说我不舒服,让他回去吧。”

    话音才落,外间已经响起程澈的声音:“微微,你哪里不舒服?”

    程微狠狠瞪了听歌一眼。

    听歌讨好地笑了笑。

    平日里,姑娘最愿意见到二公子,所以二公子一来,她就直接领进来了,也不知姑娘今日怎么了。

    而程微,听到程澈的声音后,浑身都绷紧了,就这么眼睁睁瞧着昨夜搅得她一夜难眠的人越走越近。(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