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科幻小说 > 我的竹马是男配 > 第二百二十四章 心结

第二百二十四章 心结

作者:冬天的柳叶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我的竹马是男配最新章节!

    程澈走近了,见程微还是傻傻不动,不由失笑:“怎么了,傻丫头?”

    他抬手习惯性地去揉她的发,程微却像被针扎到般躲开。 》し

    “微微?”程澈诧异,仔细打量程微一眼,在她身侧坐下来,“你昨夜没睡好?”

    “谁没睡好,我睡得可香了!”程微一听程澈这么问,慌忙回道,欲盖弥彰的意味分外明显。

    “睡好了怎么一副精神恍惚的样子?”程澈轻轻拍着程微的手。

    程微慌忙甩开,迎上程澈诧异的眼神,恼道:“不许碰我!”

    “微微——”程澈收了笑意,眼眸转深。

    他是第一次从微微的言行中感受到嫌弃。

    难道说,微微开始嫌弃他了?

    程澈苦笑。

    他做好了看着微微一日日长大,寻一良人白首的准备,可是,却没做好被她嫌弃的准备。

    不然那一瞬间,心里为何那般难受呢?

    而程微,却不知道程澈的曲折心思,拿了帕子不停搓着被他碰过的地方,羞恼不已地道:“二哥,以后你不要再碰我的手,我,我都长大了!”

    “哦,二哥知道了。”程澈语气淡淡的,面上一派平静,问她,“那微微还有什么要提前告诉二哥的?免得二哥再做错了。”

    “我——”程微豁然抬头,与之双目相对。

    她虽不懂事,更不体贴,可是二哥于她,就像另一半的自己,自幼相依相偎,形影不离。

    二哥一派平静下的黯然,她又怎么会感受不到呢?

    这一刻,程微心头自然而然升起心疼的情绪。

    她嘴唇翕动,想要如往日一般与二哥撒娇讨好,可是。最终还是狠狠咬住了唇。

    她说不出口!

    只要一想到梦里的事,还有二哥和素梅的亲密,她就什么都说不出口,甚至不敢再见到二哥。更怕……让二哥见到她。

    二哥那样聪慧心细,若是发现了她那些乱七八糟的念头,会不会觉得她无耻至极,从此再不理她?

    那她宁愿先不理二哥,也不要有那么一天!

    程澈轻叹一声:“微微。你是不是有什么心事?能不能和二哥说说?”

    程微缓缓用双手捂住脸:“没有。二哥,你走吧,以后……以后也不要来找我了,我最近好忙的……”

    那一瞬间,她明明闭着眼,却莫名感觉周围一片疼痛的气氛弥漫。

    她分不清那疼痛的感觉是自己的,还是二哥的,却不敢睁开眼确认。

    不知过了多久,她听到二哥的声音从上方传来:“那好,二哥先走了。”

    脚步声渐行渐远。帘子晃动的声音清晰地传入耳中。

    程微再忍不住,埋头痛哭起来。

    她到底犯了什么错,怎么会陷入这样难堪的境地。

    那个人,明明是她最信赖依靠的兄长,是她心里最重要的人。

    如果遇到危险,她情愿不要自己的命,也要让二哥活着。

    可是,她都干了什么糊涂事啊,非要搞清楚生娃娃的事情,结果做了一个那样荒唐的梦。让她连面对二哥都不敢了。

    脚步声渐渐清晰,程微头也未抬,冷声道:“出去,让我静静。”

    脚步声停了。熟悉的声音传来:“微微,我就知道你一定有心事。”

    “二哥?”程微松开手,抬起了头。

    她本来就没睡好,脸色惨白惨白的,连一向鲜妍的唇都没了血色,又狠狠哭过。眼角挂着泪,瞧着可怜又可爱。

    而程澈心里,只有心疼。

    这样的心疼让他把刚刚那些冷言冷语抛到一旁,厚着脸皮折返。

    程澈想过,这世上的每个人都是有克星的,他也逃不过。

    “微微,别闹孩子脾气了,有什么难办的事,咱们一起研究,总比你一个人闷在心里,胡思乱想强。”这一次,程澈不敢靠得太近,坐在椅子上温声劝道。

    “我——”程微嘴唇翕动,却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难道要她说,她梦到二哥抱着素梅亲密无间,转眼又要亲她吗?

    而最令她惶恐的,是梦里的她竟然一点躲避的意思都没有。

    她愿意,她居然愿意!

    这才是最让程微无法接受的一点。

    她好歹已经十四岁,不是懵懂幼童,不敢深想这意味着什么,却隐约明白,这绝对不正常!

    不正常到让她不敢再深入想一星半点,她怕寻找到答案后,她会万劫不复。

    程澈坐在一旁,目光从未离开过程微,已经看出来妹妹确实遇到了天大的难题。

    这让他心里略微好受了一些。

    至少刚刚微微说那些话,是心里不痛快,不是真的厌恶他。

    “微微,一人计短、二人计长,你有什么话是不能和二哥说的?”

    “二哥还不是有话不能和我说。”程微脱口而出。

    迎上程澈不解的眼神,她偏过头道:“昨日二哥还不是什么都不和我说!”

    若是,若是二哥和她讲了,她就不会去买那劳什子春宫图。没有那样形象逼真的春宫图,单凭二哥说,她又怎么会弄得那么明白,以至于做出那种荒唐梦来!而不做那个梦,她又怎么会避二哥如蛇蝎。

    所以说到底,都是二哥的错!

    程澈一脸尴尬。

    原来微微还在为昨日的事闹别扭。

    这样一来,他还真有几分后悔刚刚去而复返了。

    “微微,你要还纠缠昨日的事,那二哥真的走了。”

    程微捂住了脸:“二哥快些走,再不要回来了。反正,反正我以后也不想看到二哥!”

    咣当一声。

    那是碰倒茶盏的声音。

    程微松手去看,就见兄长脸色罕有的苍白,她心里顿时一慌。

    程澈已是站了起来,嘴角挂着一抹浅笑,声音也是轻飘飘的:“那好,二哥走了。”

    他抬脚就走,竟没再看程微一眼。

    程微心神大乱,不由自主喊道:“二哥——”情急之下竟从床榻上栽了下来。

    听到身后的响声,程澈立刻回头,箭步冲回来把程微抱起,重新放到床榻上,急忙问道:“摔痛了么?”

    程微双眼含泪,摇了摇头。

    “那就好。”程澈淡淡说出这三个字,转身欲走,衣摆却被程微抓住了。

    他回身,默默看着程微。

    而程微早已被兄长刚刚毫不留情转身就走的模样给吓住了。

    她不要二哥以后这样对她!

    可是,该如何解开她心里的死结?

    这一刻,小姑娘病急乱投医,眼一闭道:“二哥,你亲我一下。”(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