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科幻小说 > 我的竹马是男配 > 第二百三十章 解惑

第二百三十章 解惑

作者:冬天的柳叶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我的竹马是男配最新章节!

    清新的气息扑面而来,还带着淡淡的皂角香味。看小说最新更新来乐文小说网,http://www.lwxsw.org/乐—文

    双唇相触的瞬间,程微一颗心几乎要跳到了胸腔外。

    她以为轻触一下,看清自己心意就会立即分开,可是与那微凉柔软的唇相触后,却鬼使神差被那清澈的气息所惑,几乎是身不由己的探出自己的舌滑入了对方因为太过震惊而微张的口中,继而好奇地碰触了对方的,与之纠缠在一起。

    程澈猛然回神,推开了程微。

    程微落回床榻上,手腕上的镯子与床柱相撞,发出清脆的响声。

    “姑娘,怎么了?”门外传来欢颜的声音。

    “没事!”兄妹二人异口同声道,说完,都有些发懵地看着对方,好一会儿谁都没有开口。

    时间一点一点过去,也不知流逝了多久,程澈才深吸一口气,故作平静地开口:“微微,你怎么这么胡闹,这种玩笑也和二哥开。”

    他想落荒而逃,可是早上的逃避却让事情往更诡异的方向发展,这一次,他不敢逃了。

    若是丢下微微一个人,她该怎么办?

    程微坐在那里,用手指抚着唇,不言不语。

    程澈几乎不敢再看她,在这种沉默中,亦不知再说什么才好。

    要如何自欺欺人,他才能相信,妹妹对兄长做出这种事来是正常的?

    难道微微对他——

    不,不,这怎么可能。

    他虽一直清楚自己不是程家人,可微微并不知晓,她怎么可能对嗣兄产生男女之情?

    在所有人眼中。他们就是亲兄妹啊!

    看着沉默不语的程微,程澈羞愧难当。

    难道说,他自以为把心事隐藏的极好,还是不经意间有了出格的举动?

    微微正是情窦初开,对一切充满好奇的年纪,若是他不自觉的言行超出了兄妹之情,或许就会让微微走岔了路。

    说到底。是他心思龌龊。才害了微微。

    “微微,你听二哥说——”程澈忍住拔腿就跑的冲动,极力让自己平静下来。重新在程微身旁坐下。

    这时,程微终于缓缓抬头,露出个奇异的笑容:“二哥,你先别说。”

    程澈不解地看着她。

    程微猛然扑了上来。

    程澈本来就心思大乱。面对程微又从未有过防备,更没想到刚刚才发生了那样的事。程微又扑了过来,这一下就被扑个正着,接着,那柔软微凉的唇再次攫住了他。

    这一次和上一次不同。扑上来的程微像一头小豹子,凶猛强悍,像是护着吃到口的美食。死死不放。

    “微……”程澈声音支离破碎。

    他想把她再次推开,可是她抱得那样紧。让他不敢推,甚至因为那条灵巧调皮的小鱼在他口中嬉戏纠缠,更是让他不敢用力,唯恐伤了她。

    最终,他只能默默承受这突如其来的甘美与慌乱。

    他程澈,一定是要下地狱的。

    他不敢有一点回应。

    尽管他是一个正常的男子,却只能放空一切思绪,让自己成为一个没有感知、没有灵魂的木头人。因为他知道,若是他有了男人该有的反应,以后恐怕真的无颜出现在妹妹面前了。

    他又如何舍得从此与她不再相见。

    唯有无动于衷,当一个真正的兄长,才是最好的选择。

    不知过了多久,对程澈来说,或许有一生一世那么长,程微终于放开他,气喘吁吁。

    少女的唇是红肿的,神情却是熟悉的倔强:“二哥,不是玩笑。”

    她与兄长对视,一字一顿说得很认真:“我想亲,就亲了。”

    “为什么?”程澈傻傻地问。

    他知道不该问。

    没有一个兄长被妹妹亲吻后,还会蠢的去问为什么。

    正常的兄长应该如何做?

    程澈没有亲妹妹,他只能想起养父母的妹妹程莹。

    若是程莹……若是程莹,又怎么有机会扑到他身上去!

    程二公子发现他遇到了无解的难题。

    出乎意料,程微却回答了他的问题:“二哥不是说,无论我做了什么,都不会怪我吗?”

    “可我是你二哥!”

    他是不怪她,可他该怎么处理眼下的情况?

    程微却蹙起了眉,委屈地道:“所以我才找二哥呀,总不能去找别人——”

    话音未落,就被程澈一把抓住了手腕:“什么别人?微微,我告诉你,这些出格的事儿不能和任何人做!”

    “二哥,你抓痛我啦。”程微才不管兄长的疾声厉色,软声埋怨道。

    程澈猛然松开了手,脸色却是冰冷的:“记住了么?”

    见妹妹一脸茫然,他只觉头都要炸了,无奈叹息道:“微微,你是不是看了什么乱七八糟的话本子?”

    “没有!”程微立刻否决。

    话本子上哪里有那些,都是那春宫图害了她!

    想到这,她又懊恼的想哭了。

    见她无比委屈,程澈立刻信了,一脸严肃道:“总之以后不许再这样,和任何人都不许!”

    “和二哥也不行?”

    程澈一张脸几乎红得滴血:“二哥更不行!”

    他想问清楚程微忽然这样的原因,可是怎么都问不出口,匆忙站起来道:“微微,二哥知道你是小孩子家好奇。你放心,今日的事二哥就当没有发生过,以后你也不许再胡乱和二哥开玩笑。哦,二哥想起来了,南安王下午约了二哥,等明日二哥再陪你练箭吧。”

    程二公子坚持到现在,终于忍不住落荒而逃,额头碰在门框上都没敢停下来。

    程微怔怔望着晃动的珠帘,良久后,猛然倒在床榻上,抱着软枕打滚。

    完了,完了,梦中的她被二哥亲时,心甘情愿;而现实中的她不只是心甘情愿,而是……甘之如饴。

    这是不是更糟糕?

    程微悄悄抚上微肿的唇。

    如果不顾羞耻说出真正的心里话,那么,她还想再亲二哥一次,这可怎么办?

    许久后,程微胆战心惊,呼唤阿慧:“阿慧,你出来一下行么?”

    不多时,响起阿慧懒洋洋的声音:“怎么这个时候想起我了?”

    “阿慧,我有个事想问你。”

    “说!”

    程微深吸了一口气道:“如果你看到一个人,就想抱他亲他,那是怎么回事儿?”

    阿慧显然被程微这个问题惊了一下,沉默许久才试探地问:“年龄相当的?男人?”

    “嗯。”

    “这还不简单,你爱他,想嫁给他呗。”(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