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科幻小说 > 我的竹马是男配 > 第二百三十六章 惑心

第二百三十六章 惑心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我的竹马是男配最新章节!

    烛火摇曳,映得程瑶的脸雪白雪白的,毫无血色,就像用冰雪堆就的玉人儿,没有一点人间烟火气。 》し

    顺子心头有几分恐惧。

    这二姑娘该不是妖精变得吧?真是有些邪性!

    而程瑶知道,这再次上门的男子是因为她出乎意料的举动才有片刻迟疑,她若是把握不住,就又会像昨日那般白白被占了便宜去。

    昏暗灯光下,程瑶笑得很温婉:“我知道,你今晚还会来的。”

    昨夜韩氏派人害她,只要那人不被灭口,她相信,那人今夜还会再来。

    而这一次,她相信与韩氏无关。

    “二姑娘知道?”顺子忍不住开了口,眼睛不由四处环顾,生怕二姑娘已经让人躲在了某处,随时会一拥而上把他捆了去见二夫人。

    他虽是个大男人,可看守二姑娘的两个婆子五大三粗,双拳还难敌四手呢,何况对方有三个人。

    听程瑶这么一说,顺子果然不敢轻举妄动了。

    程瑶心里松了口气。

    听声音,这糟蹋了她的男子年纪并不大,总比那种四五十岁的糟老头子让她觉得好受些。

    “对,我知道,所以我一直在等你。你起来坐吧。”

    顺子爬了起来,坐在椅子上,戒备地望着程瑶。

    程瑶笑了笑:“屋子里除了你我,没有旁人。”

    她说着伸手一指:“两个婆子就在那边屋子里,其实我只要喊一声,她们就能过来的,你说是不是?”

    顺子没吭声。

    他知道二姑娘没有吓唬他。

    昨晚是因为二姑娘睡着了,他出其不意才得了手,而现在,除非他能立刻堵住二姑娘的嘴,不让她发出一点动静,不然最终倒霉的还是他。

    程瑶忽然站起来,走近几步:“你今夜又过来。是不是很想我?”

    顺子眨眨眼,默认。

    程瑶忽然一声冷笑:“但你是什么身份?我是什么身份?如今我虽在院子里养病,可毕竟还是府上的二姑娘,而你呢。不过是一个下人!”

    顺子忍不住站起来,后退两步。

    这么说,二姑娘已经发现他的身份了?

    那……他要不要灭口呢?

    顺子不由看了程瑶一眼,目露凶光。

    他们距离很近,只要他动作利落点。说不准就成了。

    看清顺子的眼神,程瑶笑了笑,抬起手腕:“你看这是什么?”

    顺子一愣,低头看去,就见二姑娘莹白纤细的手腕上戴着一串银铃。

    程瑶手抚银铃,轻轻笑道:“你说若是我手腕动一动,这铃铛声音大不大?”

    这一次,顺子真的不敢乱动了,他甚至觉得昨夜能得手,简直是老天喝醉了。

    “那。二姑娘是什么意思?”顺子盯着那纤细的手腕,喉咙有些发干。

    这样带刺儿的美人,身份高贵,让他在惧怕之余又压不下那撩人的念头,委实是太刺激勾人了。

    程瑶开了口:“今夜里,你就收起那些心思吧。”

    顺子咬了咬牙,掉头就向窗边走去。

    “等一等,我话还没说完。”

    一阵香风袭来,带着冷气儿,更是让人觉得身后逐渐靠近的女子不似凡女。倒像是那夜间的妖精,无惧无畏,戏弄着被她发现的男子。

    顺子转过身来,没想到二姑娘与他离得极近。二人几乎鼻息相触了。

    而程瑶手一掀,把顺子蒙在脸上的布巾就扯了下来。

    顺子大惊失色。

    看清顺子的模样,程瑶反而笑了:“我还以为,你长得凶神恶煞,不能见人呢。”

    顺子一愣,心中的惶恐依然没有散去。

    程瑶踮起脚。在顺子脸颊上印了一下。

    “二姑娘——”顺子已经彻底摸不清二姑娘心思了。

    莫非二姑娘自知时日无多,不甘心连个男人的滋味都没尝过就去了,所以自己的出现,反而正合她意?

    是了,像二姑娘这样女子中的极品,天生就该是那惑世的红颜,怎么可能如寻常女子那样伺候一个男人。

    “你明晚再来。”程瑶凑在顺子耳边,吐气如兰。

    她日日被人按着洗冰水澡,许是怕她就这么死了,这两日才停了。

    不过也正是因此,浑身上下都是清冽干净的气息,令人闻之心旷神怡。

    顺子就已经觉得骨头都酥了:“二姑娘——”

    程瑶伸出手指,在他唇上按了按:“你听我说。明晚你来,替我带几样东西。只要你能替我带来,那以后……我都等你。”

    “二姑娘要我带什么?”顺子不由自主问道。

    “我都等你”这四个字让他一颗心都火热起来。

    “当归、茯苓、鸡蛋、花生、蝎子草……”程瑶说了一串名字,轻声问,“可记住了?”

    顺子顺着程瑶的话重复一遍,不解地道:“二姑娘要这些做什么?”

    程瑶含笑看顺子一眼:“到底年轻,真是好记性。我要这些,当然是想给自己调理一下身体。你看,我这手有多冰,再这样下去,真怕撑不了几日了——”

    她一只玉手在顺子脸上摩挲,明明冰凉透骨,顺子却觉得浑身上下都被点燃了火。

    他声音顿时哑了:“二姑娘——”

    程瑶那只手渐渐往下滑去,低声道:“回去吧,明晚把那些东西带来,我便依了你。”

    “您,您不恨我么?”顺子鬼使神差问道。

    程瑶一怔,随即露出一抹哀婉的笑:“恨?怎么不恨。可是恨又有什么用呢?我的处子之身已经被你得了去,恨你就能找回来吗?与其自怨自艾,不如往长久了想。至少以后你常帮我带些调养身子的东西进来,我还能活得久些。有人想要我死,我才不想让她如愿!”

    听近在咫尺的佳人这么说着,顺子忽然有些怜惜。

    二姑娘这个境地,委实太可怜了些。

    “二姑娘,您放心,明晚我就把那些带过来。”

    “喏,这个你收着。”

    程瑶把一块碎银子塞进顺子手中,顺子有些犹豫:“这——”

    “赶紧收好吧,没有钱,你去哪里买东西?记着别去济生堂,以免将来露出端倪。”

    “嗯,那我去了。”

    顺子翻窗走了,程瑶把窗关好,嘴角露出一抹冷笑。(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