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科幻小说 > 我的竹马是男配 > 第二百四十章 牡丹花下

第二百四十章 牡丹花下

作者:冬天的柳叶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我的竹马是男配最新章节!

    容昕听了吉祥的话愣了愣,随后大怒:“竟然是这样?难怪要灭口呢!不行,我要去告诉程微一声,她身边有这么个无耻无情的丫鬟,太危险了!”

    若是那个死丫头没有和吉祥抢春宫图,那他就不会去不忆楼,不去不忆楼,就不会遇到南安王叔和程二哥。

    总之,都是那个死丫头的错,他要赶紧去告诉程微,把那死丫头扫地出门。

    容昕越想越恼,抬脚就往外走,衣袖却被吉祥拽住了:“世孙,不能去啊。”

    容昕眼一瞪:“怎么,你的脸都被扎成蜂窝了,你还拦着我?这样的丫鬟若不严惩,将来定要祸害主子的!”

    主子说得义正言辞,吉祥忍了又忍,还是忍不住提醒道:“世孙,您想想,小的为什么去买春宫图啊?”

    “不是要给我看的吗?”

    吉祥点点头:“是啊,所以——”

    “嗯?”容昕拧眉,抬手扇了吉祥一巴掌,“有话就说!”

    吉祥心一横,闭眼道:“所以,那丫鬟买春宫图,能是给自己看的吗?”

    容昕眨眨眼,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你是说,那,那是程微要看的?”

    吉祥艰难点了点头。

    容昕脸都气红了,狠狠瞪着吉祥。

    怎么能这样想丑丫头呢,丑丫头才不会支使小丫鬟去买春宫图呢!

    吉祥见容昕脸色不对,胆战心惊问道:“世孙,您觉得小的说的可对?”

    容昕张了张嘴。

    他竟无言以对。

    可是,丑丫头要看春宫图干什么?

    “世孙——”

    容昕无力挥挥手:“你先下去吧。”

    事情太离奇,他要静静。

    而飞絮居那边。程微也终于弄明白了欢颜举止反常的原因。

    “姑,姑娘,您说句话啊。”欢颜小心翼翼拉了拉程微衣角。

    程微摇了摇头。

    漂亮的小丫鬟被自家主子吓得够呛,泪眼汪汪道:“姑娘,您怎么了啊?”

    许久,程微有些轻飘的声音才传来:“欢颜,你说。下次见到景王世孙时。我也把箭扔到他脸上,怎么样?”

    欢颜扑通一声跪下来:“姑娘,婢子知道您很生气。今日的确是婢子不对,不该那样做的。我就是,就是一见了那小厮就控制不住——”

    “你做得没错。”迎上欢颜诧异的目光,程微深吸一口气。“我觉得,下一次遇到景王世孙。我也会控制不住。”

    那本春宫图简直是坑死她了,以后可怎么办啊?

    在程三姑娘无比郁闷的心情中,夜幕还是如期降临了。

    四月将至的夜晚,月朗星稀。清风习习,正是“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的好时候。

    而离飞絮居不远处的碎玉居里。确实正上演着这样一场好戏。

    这一次,顺子没有再施展开窗的技巧。二姑娘根本就没有关。

    他捏捏怀中的东西,笑了笑,翻进屋子后果然就见二姑娘端坐在床边,冲他温婉一笑。

    借着床头灯光,顺子可以清楚看到二姑娘毫不掩饰的惊喜神色,心中不由有些飘飘然。

    他一直知道自己颇得大姑娘小媳妇喜欢,却没想到就连这样的贵女也对他念念不忘。

    顺子不自觉摸了摸脸,心想,或许是因为他是二姑娘第一个男人的缘故?

    这样一想,顺子心情飞扬,快步走了过去,连说话都斯文起来:“二姑娘,让你久候了。”

    程瑶温柔一笑:“来了就好。”

    这一笑,顺子身子已是酥了大半,不由伸出手握住了程瑶的手。

    程瑶并没有反抗,而是抬眼望着顺子:“昨晚说的东西,可带来了?”

    “带了。”顺子忙把一个纸包从怀中掏了出来,递给程瑶。

    昨晚二姑娘提到的那些东西都是药房常见的,值不了多少钱,二姑娘给的银子还剩下不少呢。

    这种既能讨女人欢心又容易办到的事他何乐不为,毕竟他可是想多和二姑娘温存几次的。

    这样想着,顺子就问:“二姑娘,您看没落下吧?”

    程瑶早已把纸包打开,细细看了,露出个真切的笑容来:“没有呢,你做得很好。”说着把纸包随意折起,塞进床头柜子里。

    “二姑娘满意就好。”顺子暗暗吞了吞口水,想起那一夜眼前女子的*滋味,再也按耐不住,伸手就揽住了她。

    程瑶并不反抗,反而主动环住顺子,任由他带着自己倒在了床榻上。

    片刻后,一声凄厉的惨叫响起。

    不多时,两个婆子冲了进来:“发生了什么事儿?”

    她们中有一人匆忙之间还记得提着灯,看清屋内情形,不由惊呼一声,那盏灯就摔到了地上。

    而程瑶手举着金簪缩在床头,颤声喊道:“两位妈妈,有登徒子翻窗进来,现在该,该怎么办?”

    最初的震惊过后,胆子稍大一点的婆子已经去把灯燃了起来,整个屋子顿时亮堂了,屋内恐怖的景象一览无遗。

    一个仆人打扮的男子手捂着脖子倒在地上,鲜血从他手指缝里汹涌冒出来,眨眼间已经在地上泊了一片,

    而那个男子身子还有些抽搐,却不剧烈,一看就是出气多进气少了。

    果不其然,等两个婆子找回了神智,那男子已是一动不动了。

    好一会儿,一个婆子大着胆子上前看了一眼,不由惊呼:“是前院门房的顺子!”

    两个婆子对视一眼,齐齐看向程瑶。

    而程瑶此刻还举着金簪,血珠顺着金簪往下落,她却浑然不觉,一脸惊恐地问:“这人是咱们府上的?两位妈妈,这事儿你们看该怎么办?”

    两个婆子平时虽凶悍,可真遇到这种事都吓破了胆子,哪里有什么主意,好一会儿一人才道:“还是去禀告二夫人吧。”

    话音才落,程瑶顿时掩面哭起来:“发生了这种事,若是告诉母亲,我可怎么活?虽然没让这登徒子得逞,可是为了伯府名声,到时候我也只能以死抵罪了,就是不知道两位妈妈会如何了。”

    两个婆子本来就心慌意乱,听了这话不由软了腿,对视一眼,都明白了对方的想法。

    不能告诉二夫人,发生了这样的丑事,二夫人知道后二姑娘固然讨不了好,而她们就算不被灭口,也会像先前伺候二姑娘的那些人一样,被灌哑了卖出去。

    就在程瑶的低泣声中,一个婆子开了口:“二姑娘,这事……咱们不能告诉二夫人。”(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