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科幻小说 > 我的竹马是男配 > 第二百四十一章 埋尸

第二百四十一章 埋尸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我的竹马是男配最新章节!

    两个婆子都有一把好力气,决定要瞒下此事后,就用了一张床单把已经死透的顺子一裹,抬到花园一处鲜少有人去的隐秘角落,挖坑埋了起来。

    回去后,两人清理完现场,还要安抚一直缩在床头的程瑶:“二姑娘,那顺子历来是个不安分的,惯会糊弄大姑娘小媳妇,只是没想到竟敢把主意打到您头上来。他既然死了,那也是报应,您别往心里去,就忘了这事吧。”

    程瑶唇色惨白,惶恐不安:“可是——”

    一个婆子接过话来:“二姑娘别怕,老奴们把顺子往园子里一埋,没人知道的。就算顺子他爹发现儿子不见了,四处去寻,也寻不到后院来,您就把心放回肚子里去吧。”

    程瑶一张巴掌大的小脸还是苍白的:“可我真的好怕,我,我不是故意的。他忽然翻窗进来,我就是胡乱把簪子挥出去,没想到就刺中了他脖子……”

    “二姑娘做得好,您是贵女,要真被那下贱胚子得了便宜才是罪过。所以顺子就是罪有应得,您可别往心里去。”

    “真的?”程瑶脸色似乎缓和了许多。

    两个婆子唯恐哪日二夫人过来这位胆小柔弱的二姑娘露出破绽来,连连安慰着。

    程瑶一双眸子水润,闪着不安的光:“那两位妈妈能给我端一杯热水来么,我觉得从内到外都是冷的。”

    两个婆子对视一眼,其中一个就转身去了外边,不多时端了一杯热水进来:“二姑娘受了惊吓,是该喝点热水暖和暖和。”

    见程瑶手捧着杯子慢慢喝起来,两个婆子乏意上涌。回屋去睡回笼觉。

    程瑶捧着热乎乎的杯子,望着犹在晃动的帘子笑了笑。

    已经快到夏日了,往年每逢换季的时候,伯府虽不富裕,姑娘家的衣裳首饰,还有闺房的帷帐门帘都是要换成应景的,可她屋子里的帘子。还是几个月前的。

    程瑶面上闪过悲愤痛苦。很快又低了头,紧紧攥住了手中的杯子。

    这水可真暖,自打被韩氏关起来。除了三天两头洗冰水澡,连喝的水都是冷的,她已经想不起来上一杯热水是什么时候喝的了。

    似是想到了什么,程瑶一仰头把热水喝干。觉得浑身有了几分力气,俯身拉开床头柜子。把那纸包取了出来。

    重新打开纸包,她只挑出鸡蛋和蝎子草,然后走到墙角花架旁,把剩下的东西埋进了花盆里。

    直到包裹东西的纸包都化作了灰烬。程瑶才松了一口气,坐在床边,垂头笑了起来。

    要问她恨顺子么。当然是恨的,所以刚刚那一簪子下去连半点犹豫都没有。

    找准了位置。她要的就是一击致命。她怎么允许一个身份卑贱却玷污了她身子的人活在世上!

    不过,她还是庆幸顺子的意外出现的。

    被软禁在自己的院子里,日日受着折磨,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有那么几日她都绝望了,一直强撑着只是不甘心而已。

    而顺子的出现,总算给她带来了转机,让她没有白熬。

    程瑶珍而重之的摸了摸帕子里包裹的蝎子草,心想,她果然是命不该绝的。

    什么当归茯苓,她就算拿到手,难道那两个婆子会给她熬着吃吗?她真正想要的从来只是蝎子草而已。

    还好,顺子替她带过来了。

    想到顺子那张尚算英俊的脸,程瑶没有什么恶心的感觉,更多的是愤怒,愤怒她没了清白后,一些计划要彻底改变了。

    不过,再怎么样也比就这么悄无声息的死去要强!

    程瑶笑了笑,终于睡了这些日子以来第一个安稳觉。

    程微却睡得不安稳。

    昨日里她哄骗二哥,二哥看起来是信了,可对她就是和以前不一样了。

    而这种不同,短时间内她无力改变。

    这种挫败感让她天蒙蒙亮就起来,干脆拿了牛角弓去练箭。

    要知道明日就要去德昭长公主府了,以后也没有太多的时间让她想东想西。

    感觉有什么东西在拽她裙角,程微低头,不由笑了:“胖鱼,你还挺勤快的啊,一大早就要跟我去?”

    这几日下午练箭,胖鱼都是跟着去看热闹的。

    也不知胖鱼有没有听懂,它只是喵了几声,然后坠在了程微脚踝上。

    程微只得把它抱了起来:“那好吧,记得不要乱跑,虽然是钝头箭,真的被射中了还是会疼的。”

    “喵——”胖鱼拿尾巴扫了扫程微手臂,一副嫌她啰嗦的样子。

    程微抽抽嘴角,带上欢颜去了老地方。

    伯府没有练武场,想练箭是很不方便的,还好她找的这个地方比较偏僻,罕有人来,再加上特意用了钝头箭,不必太担心会弄出人命来。

    程微犹不放心地叮嘱欢颜:“我射箭时,你抱着胖鱼站在我后面,别乱跑。”

    这话每次过来主子都要嘱咐一遍,欢颜不以为意地点点头:“姑娘放心,婢子一定看好胖鱼。”

    程微也只是照例嘱咐一句,之后便全神贯注开始练箭。

    一壶箭不知不觉就射完了,她掏出帕子拭汗,欢颜则放下胖鱼去捡箭。

    胖鱼得了自由撒丫子跑起来,不多时转回来,口中叼着一支箭。

    “胖鱼,你还会捡东西?”程微大为惊喜。

    要知道前几日胖鱼可只是懒懒地看着。

    听了程微的话,胖鱼用一种“尔等凡人竟敢藐视本喵”的眼神扫了她一眼,转身又跑了,没多久又叼回一支箭来。

    到最后,欢颜干脆也不捡箭了,站在一旁看稀奇。

    比起程微惊讶的眼神,欢颜就直接多了,一边拍手一边喊着胖鱼的名字,给它鼓劲。

    胖鱼似乎颇为享受这种鼓劲,再一次跑出去没找到散落的箭,不甘心空嘴而回,居然叼回去一只鞋。

    欢颜捂着嘴笑起来:“胖鱼,你怎么什么都往回叼,还不快放下,不嫌臭啊?”

    程微却没有笑,只盯着胖鱼放下的那只鞋看。

    那是一只男鞋,虽然因为沾上了土而有些脏,可看起来还是八成新的。

    后花园里,怎么会有这样一只男鞋呢?

    她盯着那鞋底的一抹暗褐色,眼神一缩。(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