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科幻小说 > 我的竹马是男配 > 第二百四十五章 独邀

第二百四十五章 独邀

作者:冬天的柳叶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我的竹马是男配最新章节!

    两个府上的小辈都是自幼熟识的,不一会儿就混在一起说笑起来。

    韩秋华拉过程微,上下看了看:“微表妹,你瘦了。”

    “大表姐也是一样。”

    韩秋华本是鹅蛋脸,这一次见,下巴尖了不少,瞧着比往常多了几分秀气,少了几分温婉。

    程微不由想起那次在国公府无意间听来的话。

    大表姐这是为招赘的事发愁吧?

    原本程微对大表姐虽有同情,可到底是年纪小,对旁人的情爱姻缘感受不深,可自打察觉了自己对二哥的心思,那无望而不能对任何人倾吐的情愫让小姑娘骤然懂事许多,此时再看韩秋华,对她的郁郁就更理解了几分。

    察觉程微眼底的同情,韩秋华微微一笑:“我瘦些无妨,微表妹可不能再瘦了,你看看自己,都成柳条了。”

    说到这里,她斜瞥程澈一眼:“澈表哥,看来这些日子你没照顾好微表妹啊。”

    这本是一句打趣的话,程微却莫名有些慌,没敢看兄长反应,忙接口道:“不是的,是我长个子了,原该瘦下来的。”

    说完,用眼尾余光飞快扫了程澈一眼,见他面无表情,心头顿时有几分失落。

    韩秋梦掩口笑道:“说来,去年这时候微表姐还丰腴得很呢,自打在咱们府上昏了一次,就渐渐瘦下来了,现在比以前可好看多了,还真是因祸得福呢。”

    “三妹。”韩秋华警告地瞥了韩秋梦一眼。

    韩秋梦以往怕韩秋华怕得厉害,近来却不大怕了。

    大姐姐再厉害又如何,还不是会为了招赘的事发愁,那些愿意上门的男子哪有什么好的。等将来她出嫁。以国公府三姑娘的身份何愁找不到好的,到时候岂不比大姐姐风光多了。

    韩秋华余威尚在,韩秋梦撇了撇嘴,话题一转:“怎么不见瑶表姐呢,她还没好?”

    韩止手一顿,看了过来。

    程瑶才被送走的事还没传扬开来,卫国公府的人并不知道这个消息。

    程微根本不想提程瑶半个字。面无表情的垂眸喝着茶。

    程彤眼波一转。叹气道:“二姐病重,不宜留在府中养病,被送到庄子上了。”

    话音才落。韩止手中把玩的一个玉挂件就滚落到地上。

    那个玉挂件是小狮子造型,比之花生大不了多少,圆滚滚的,这么摔下来并没有摔裂。反而一直骨碌到程微脚边才停下来。

    室内顿时一静。

    这个时候,程微若弯腰把小狮子捡起来还给韩止。那也不过就是一个小意外,笑笑就过去了,偏偏她视而不见,面不改色继续喝着茶。

    那小狮子就可怜巴巴在她脚边傻呆着。

    气氛一下子就更尴尬了。而那尴尬的人,显然是失手摔落小狮子的韩止。

    他坐在那里捡也不是,不捡也不是。一时之间,耳根都红了。

    连韩秋华都目露讶色。看了程微一眼。

    她是没有想到,会有这么一天,微表妹对大弟如此冷淡。

    果然,微表妹是真的放下了吗?

    想到这里,韩秋华竟有几分宽慰。

    她冷眼旁观,哪里瞧不出大弟不是合适微表妹的那个人,微表妹若执着于此,将来恐怕很难欢喜。

    她还是觉得骄傲肆意的微表妹会活得更快活些。

    却没想到就在气氛尴尬之时,程彤忽然站起,快走两步来到程微跟前,俯身捡起那玉狮子递给了韩止:“止表哥,这样好的玉狮子摔坏了就可惜了,你可要拿好了。”

    韩止大为感激看程彤一眼:“多谢彤表妹了。”

    程彤弯唇一笑,返回坐下后,接着刚才的话题说下去:“二姐病得很重,也不知什么时候才能接回来了。”

    她这话主要是说给韩止听的。

    卫国公世子知道程瑶活不久了,再也不会回到伯府来,总该死心了吧。

    只要他对程微心动,以卫老国公和老夫人对程微的宠爱,说不定在程微哭求之下,就会退了侍郎府那门亲事呢。

    到那时,她的机会就大了。

    程彤敢这么想,也是因为当今风气较前朝开放许多,退亲虽对男女双方都有影响,却不至于就误人一生。真疼儿女的一些人家,当儿女因为亲事以死相逼,或者发现对方不是良配,退亲的并不稀奇。

    韩止听在耳中,再不敢失态,却把拳头都要攥碎了。

    瑶表妹竟病成这样了吗?

    他想到最后一次见程瑶时是在云仙山,明明那时她精神还是好的,大家玩了一整日呢。

    是了,那一日赵姑娘也在,瑶表妹看在眼里,嘴上虽不说,焉知心里不是难受的。山上又凉,她回去后病倒,姑母和微表妹对她又冷淡,日积月累之下,病情加重就不奇怪了。

    思及此处,韩止一阵钻心的疼。

    不行,他一定要去见瑶表妹一面,至少给她鼓励和希望,让她能支撑着等他!

    韩止下定了决心,连谢哲的小成年礼开始了都心不在焉的。

    他默默环视一圈,见众人都聚精会神观礼,就悄悄退了出去,想去寻程微。

    小成年礼,女孩儿都是不能去观礼的。

    韩止找了一圈,好不容易在小花园里看到了程微,见她一直与韩秋华在一起,实在不方便过去询问,不得已之下放眼望去,就见程彤独自一人在花园角落打着秋千。

    韩止眼睛一亮,走了过去。

    “止表哥?”程彤颇为诧异,从秋千上下来。

    对这位彤表妹,韩止一直不冷不热的,可此刻心悬程瑶,却顾不得这么多了,硬着头皮开口道:“彤表妹,我想问你一个事。”

    程彤嫣然一笑:“止表哥有事就问吧,只要我知道的,定然知无不言。”

    韩止心下一松,对程彤的感观顿时好转不少,心道几位表妹里就属微表妹脾气不好了,不过这也不关他的事,将来自有人头疼去。

    “我就是想问一下,瑶表妹被送去了哪个庄子?”

    程彤眸光一闪,刚要说话,忽见一个打扮体面的丫鬟来到了小花园里,对程微行礼道:“表姑娘,我们老夫人请您过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