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科幻小说 > 我的竹马是男配 > 第二百四十九章 去而复返

第二百四十九章 去而复返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我的竹马是男配最新章节!

    程微板起脸,一本正经:“哲表哥是替晓表妹来拿符水的吧?那要稍等片刻了,我才刚来。”

    “不急。”谢哲笑得温文尔雅。

    你不急我急啊!

    程微强忍住翻白眼的冲动,坐得更笔直了些:“那请哲表哥先出去一下吧,我制符时不能被人打扰。”

    “好。”谢哲站起来,才走了两步忽然又转过身来,“微表妹——”

    原本悄悄松了口气的程微猛然坐直了,一脸严肃:“怎么了?”

    谢哲嘴角弯了弯。

    不知为何,看着眼前少女故作镇定的样子,他打心底里觉得可怜又可爱,就忍不住打破她的平静,看她羞恼惊诧的模样。

    于是他从袖中掏出一物,递过去:“刚刚在外面捡到了这个——”

    巴掌大小的绣鞋,鹅黄的面,横伸出的枝桠,上面是一对翠鸟,俏皮又精致reads;天下第二圣人。

    谢哲不出所料看到对面的少女瞬间红了双颊。

    他不由莞尔一笑,心中又有些诧异自己的行为。

    换做以往,他有许多种方法不让姑娘家尴尬,至少不会直接把鞋子还给人家,可面对眼前的少女,他却哪一种法子都不想用。

    他想尽快打破眼前少女对他的疏远隔阂,还有什么比二人之间拥有共同的不能对旁人言说的小秘密更好呢?

    回想起昨日招待表兄弟姐妹们时,程微与韩平等人的熟稔,谢哲深深感到,他与程微之间相隔的,是漫长的共同成长的时光。

    谢哲俯下身。把鞋子轻轻放在程微身旁:“寒从脚底生,微表妹快穿上吧。”

    说完,体贴的转过身去。

    程微咬着唇,默默盯着谢哲背影。

    单从背影看,哲表哥真像二哥呢。偏偏也像二哥一样,因为突如其来的意外,让她措手不及。

    程微弯腰把绣鞋捡起来。没有急着穿。反而扬了扬手,恨不得把鞋子砸在那个后背上。

    忍了忍,还是作罢。

    丢了鞋子被人捡到已经够丢人。她再砸出去,以后就不用登谢府的门了。

    迅速把鞋子穿好,程微恢复了平静:“哲表哥,你可以转过身了。”

    想看她笑话。那可就错了。她程微从小到大,别的不多。就出过的丑多,哼!

    谢哲转过身,对上程微面无表情的脸,有些无辜地扬了扬眉。

    为什么微表妹和别的姑娘反应不大一样?他是不是弄巧成拙了?

    正寻思间。就听程微淡淡道:“哲表哥先出去吧,我制好了符水就喊你。”

    “那好,我在外面等着。”谢哲面上还是云淡风轻。可手心已经出了汗,不敢再逗弄她了。

    少年人就是这样。平日再沉稳,再冷静,一旦遇到那个能令他心动的姑娘,就会为她的一颦一笑患得患失。

    当站在眼前的心上人恼怒时,若是依然波澜不惊,那只是心动不够而已。

    眼见谢哲身影消失在门口,程微这才松懈下来,伸手捶了一下椅子扶手,哀叹道:“太丢脸了,嘤嘤嘤——”

    谢哲忽然又返回:“微表妹——”

    程微吓得小心肝一抖,忙恢复了面无表情的模样:“哲表哥还有什么事?”

    谢哲强忍笑意:“是这样的,晓儿要我带话,替她治脸上痘痘的事请不要对旁人说。”

    “这是自然,我是符医,替患者保密是应该的。”

    “那我便出去了,不打扰微表妹了。”谢哲转身关门,坐在厅中椅子上等候,想起刚刚看到的情景,忍不住轻笑起来。

    程微很快制好了符水,却不想立刻叫谢哲进来。

    她脸皮再厚,也需要缓一缓reads;惊爆游戏。

    不多时,外面传来欢颜的声音:“姑娘,我可以进来吗?”

    “进来吧。”

    欢颜推门而入,轻轻把门关好,走到程微近前,压低了声音:“姑娘,您瞧!”

    她从怀中掏出一双绣鞋来,口中喋喋不休:“您掉的鞋子怎么也找不到,婢子跑出去买回来的。姑娘,婢子速度快吧?”

    程微嘴角一抽。

    这死丫头一脸邀功的表情是怎么回事儿?难道她还要打赏二两银子不成?

    欢颜已经蹲下身去:“姑娘,婢子给您换上吧——”

    说到这里陡然一顿,一脸震惊指着程微的脚问:“姑娘,这鞋子哪来的?”

    程微咬牙:“飞回来的!”

    “这,这……”欢颜看看手中新买的鞋子,再看看程微脚上的绣鞋,一时之间卡壳了。

    程微没好气地道:“这什么,今天中午不许吃饭!”

    “啊?”欢颜一脸呆滞。

    程微已经转过身,开始制符。

    丫鬟太蠢,她还是静一静吧。

    有事情做,时间总是过得飞快,转眼就是一天过去。

    翌日,谢哲又过来取符水,程微叮嘱道:“明日再过来,哲表哥把晓表妹脸上情况仔细说一说。连喝三日算是一个阶段,我看看有没有效果。”

    谢哲回去后,把这话对谢晓说了。

    妹妹面上有瑕,出于体贴,他从不往妹妹脸上多看,自然不大清楚有没有效果了。

    听了谢哲的转述,谢晓不由轻抚下颏,苦恼地道:“似乎没觉得少了啊。”

    她说着走向梳妆镜,看了一眼镜子,大惊失色:“不对,不仅没有少,还多了!”

    说到这里,语气已经哽咽。

    谢哲忙走过去,轻拍谢晓肩头:“别慌,哪里多了,大哥怎么没觉得?”

    谢晓捂着脸,已经哭出声来:“就是多了,昨日才十二颗痘痘的,刚刚喝了符水,现在有十七颗了。”

    “大哥瞧瞧。”

    谢晓捂着脸不让他看,抽泣道:“我不该乱信什么符水的。早知如此,还不如听大夫说的,饮食清淡,心情愉悦,等上一段时日说不定就好了。大哥,现在我可怎么办啊?”

    “你莫胡思乱想,我这就去济生堂问问微表妹。”

    谢哲匆匆返回济生堂。

    因为今时不同以往,程微出入济生堂不再走大门,而是从偏门走,他直奔偏门,却在门口撞见程微与程澈正往外走。

    “哲表哥?你怎么又回来了?”程微有些诧异谢哲的去而复返。

    姑娘家的颜面是大事,谢哲担心谢晓想不开,此时顾不得客气,对程澈问过好后,目光灼灼望向程微:“微表妹,我有事找你,能不能借一步说话?”(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