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科幻小说 > 我的竹马是男配 > 第二百五十五章 沐浴

第二百五十五章 沐浴

作者:冬天的柳叶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我的竹马是男配最新章节!

    不小心咬了兄长大人手指怎么办?

    程微不知道在很多很多年以后,有在线等这么便利的条件,所以她还是老老实实咬着,不知是该松口,还是继续咬下去。

    若不心虚,自然是怎么选择都很自然,可她心虚地厉害,于是怎么选择都觉得不自然。

    偏偏被咬的那个人,同样在心虚。

    程二公子默默地想,他是主动把手指抽出来,还是等微微若无其事的松口?

    关键之后怎么说,他还没想好。

    于是兄妹二人就保持着这样的动作,大眼瞪小眼。

    随着时间流逝,流淌在二人周围的暧昧尴尬就越发明显了。

    程微有些后悔。

    早知道刚刚就该松口的,现在怎么办?

    程澈同样在后悔。

    早知道微微一直不松口,他该若无其事把手指抽出来的……

    这时,一声猫叫传来,胖鱼姿态优雅地走过来,在二人脚边卧下,扬着猫脸安安静静看着他们。

    兄妹二人同时红了脸。

    程微猛然松口,轻咳一声道:“胖鱼最近越来越爱舔人,弄得我都被它传染了。”

    程澈一脸严肃地附和:“猫就是有这个习性,以后再被它舔过,记得洗手。”

    程微脸颊羞红,不敢看程澈的眼睛,慌乱道:“我去净手——”

    她头也不回跑了,只剩下程澈耳根发热,心神不宁。

    胖鱼忽然喵喵叫了两声,一个箭步窜进程澈怀中,然后伸出舌头舔了他手心一下。歪头看着他。

    这猫是在挑衅吧?

    那一瞬间,程澈蓦然生出这个匪夷所思的念头。

    脚步声传来,是程微净了手,绕过屏风走来。

    她竭力想遮掩刚才的事,笑吟吟道:“二哥,胖鱼怎么跑你怀里去了?”

    正说着,就见胖鱼从程澈怀中跳下来。端着一张严肃的胖脸。大摇大摆走了。

    程微不由一阵庆幸。

    刚刚若不是胖鱼,真不知如何是好了。

    程澈同样松了口气,重提刚才的话题:“微微。你刚刚说我给赵姑娘送礼物,到底是什么意思?二哥没听明白。”

    话已经说到这里,程微自然没有什么可掩饰的,板着脸道:“二哥就不要瞒我了。今日在茶楼里,我都听到了。”

    “听到?”程澈反应很快。略一琢磨就明白了是怎么回事,伸出手指在程微额头轻敲了一下,又好气又好笑地道,“我还以为是什么事呢。原来是因为这个。在茶楼里,那位赵兄也跟你一样误会了。其实说起来,这事还要怪微微你呢。”

    “怪我?”

    程澈坐下来。刻意离程微远一些:“还不是你送赵姑娘的音乐盒惹的祸。”

    程微听得云里雾里。

    程澈耐心解释道:“那音乐盒是奇珍坊的抢手货,我去买时就只剩了那一个。当时赵景明恰巧也要买,最后被我买到了。后来许是赵景明在赵姑娘手中见到了那音乐盒,误以为是我送的,这才在长廊口拉着我问话。”

    他说完,斜睨程微一眼,似笑非笑。

    程微总算弄明白了事情的来龙去脉,双颊微热,喃喃解释道:“我不是送赵姐姐的,是借她玩几日……”

    说到这里不由一阵心疼,早知如此,她哪里舍得把二哥送她的礼物转送赵姐姐。

    听程微说只是借给赵姑娘,程澈同样觉得心情好了许多,伸手揉揉她的发:“以后莫要胡思乱想了。”

    “嗯。”程微抬眼,小心翼翼打量兄长神色,见他嘴角含笑、表情温和,不死心的再次确认,“这么说,二哥真的不喜欢赵姐姐?”

    “没有的事。”

    “那二哥心上人是谁?”

    程澈被问得一滞,好一会儿才道:“微微,二哥总该有自己的秘密。”

    程微心跳得急,为了掩饰问话的动机,义正言辞道:“我还不是担心二哥不能娶到心上人嘛。二哥告诉我,说不定我还能帮忙的。”

    “别替二哥操心这些了。”程澈想如往常那般亲昵地捏她脸颊,可是少女脸颊如花,让他心头一慌,忙默默放下了手,轻叹道,“二哥的心上人是谁,并不重要。”

    迎上妹妹清澈如水的眸子,程澈笑得温柔:“她能喜乐安康,才重要。”

    程微被那温柔的笑容晃得闪了神,一时有些发呆。

    程澈已是站了起来:“时候不早了,二哥先回了。”

    “二哥回长青苑,还是自己院子?”程微下意识问道。

    “长青苑。”程澈撂下这话,不敢再多留,转身走了。

    程微坐在原处出神,脑海中一直回想着兄长刚才的话,还有那温柔似水的笑容。

    二哥说,他的心上人能够喜乐安康最重要。

    她可真嫉妒能被二哥放在心上的那个女子。

    那人究竟是谁呢?若是站在一起问二哥,她和那个女子哪个更重要,二哥会怎么回答?

    程微长长叹了口气。

    要是二哥不是她兄长就好了。

    想到这里,程微心头一动。

    二哥身体里流的不是程家的血,深究起来,本来就不是她兄长啊。

    若是,若是二哥知道自己真正的身世呢?到那时,二哥会怎样待她?

    这个念头一生,就如疯长的野草,再也控制不住它滋生的速度,甚至让程微无法静下心来学习制符。

    挣扎了许久,她干脆提上一盏花灯,谁也没带,悄悄去了长青苑。

    长青苑平日里只有八斤守在那里,程微走到院门口,却没见到八斤人影。

    她想了想,似乎有几日没见着八斤了。

    这对程微来说当然没什么打紧的,她直接走了进去,到了房门口,却听哗哗水声从屋后的位置传来。

    这个时候,屋后怎么会有水声?

    程微心中疑惑,把手中花灯顺手挂在门口的桂树上,轻手轻脚绕到了屋后。

    月光下,男子背对而站,正舀起一瓢水从头浇下。

    清水似乎被月光浸润的发亮,顺着男子光滑的背往下淌,被水冲洗着的背部肌肤如冷玉一般,令人屏息。

    程微双手死死扒着墙角,眼都瞪圆了。

    二哥……二哥在沐浴?

    她目光不受控制往下移去。(未完待续。)

    ps:为了感谢冬妈妈的财神罐,晚上还有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