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科幻小说 > 我的竹马是男配 > 第二百五十九章 加冠

第二百五十九章 加冠

作者:冬天的柳叶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我的竹马是男配最新章节!

    加冠礼和只请亲朋密友的小成年礼不同,往往是越盛大热闹越好。

    程澈加冠礼当日,怀仁伯府焕然一新,大门四敞,广迎宾客。

    来客中身份最贵重的当属德昭长公主与其驸马,当朝名士顾先生,亦是程澈的恩师。

    这样的场合,程微等未出阁的女子虽可以参加,却只能在不起眼的靠后位置落座。

    令程微烦闷的时,因为坐的偏僻,周围都是族人,就被九堂伯母郭氏缠上了。

    “微姐儿啊,今日是你哥哥的好日子,伯母怎么看着你有些闷闷不乐呢?”

    程微捏紧了茶蛊,淡淡道:“九堂伯母想多了,二哥加冠,我替他高兴还来不及呢。”

    郭氏顺着程微的话头就说开了:“那就是微姐儿懂事了,看这沉稳劲,莹儿比起你可差远了。”

    一旁的程莹听了,咬了唇:“娘,您说什么呢,我哪里不沉稳了?”

    说着挑衅地瞥了程微一眼。

    “是,是,你懂事,你都这么大了,我就盼着你找个好人家,就谢天谢地了。”

    程微一听这话,就暗暗皱了眉。

    果不其然,郭氏才说完,就扭头笑道:“微姐儿的亲事定下了没有?”

    程微虽不想和郭氏说话,这种场合也不能甩脸子走人,只得言简意赅道:“母亲说我还小呢。”

    “这倒也是,微姐儿比莹儿还小几个月呢。不过你二哥加冠后可就满二十了,到现在亲事就没动静?”

    程微一直不能理解,二哥娶个什么样的妻子到底和九堂伯母有什么关系,怎么就抓着这个不放了。语气更加冷淡:“二哥的亲事,母亲怎么会和我说。”

    郭氏还待再问,被程莹拦住:“娘,您问她也白问,十三堂兄的亲事又不会和她商量。”

    程微听了就恼了。

    亲事,亲事,这母女二人怎么这么讨人厌。张口闭口二哥的亲事!

    她忍不住反唇相讥:“是呀。二哥的亲事自有父亲、母亲安排,旁人哪能插手。”

    程莹被堵得说不出话来,郭氏更是神情讪讪。正在这时宾客间响起一阵骚动。

    程微注意力顿时被吸引了过去。

    就见南安王被人簇拥着走进厅门,引路侍者毕恭毕敬把他往德昭长公主所在方向领。

    南安王身旁,还并肩走着一位妙龄女子。

    那女子二十出头年纪,身材高挑。修眉入鬓,眼波流转间自有一股美艳威仪。与那世人皆赞风华无双的南安王走在一起,并不逊色。

    族人纷纷议论起来。

    “那二人是谁呀,瞧着非同一般。”

    “没看往长公主那里去了吗,说不定也是皇亲国戚呢。”

    等位于前面的人纷纷起身见礼。更多的族人议论起来。

    “啧啧,十三郎了不得啊,一个加冠礼。来了长公主不说,还来了王爷和大公主。这么隆重的加冠礼我可从没见过。”

    “还不是伯府能耐,出了个太子妃呢,太子妃的兄弟加冠,天家能不来人?”

    “不管因为哪个吧,加冠礼这么体面,这辈子都值了。”

    郭氏听得喜上眉梢,侧头对程莹道:“瞧瞧,我就说你十三兄是个有本事的。”

    程微撇了撇嘴,忽觉有人拍她肩膀,一回头,竟是容昕。

    “程微,跟我去那边坐。”

    程微猛然甩开容昕的手,结结巴巴道:“不,不去!”

    “去吧,我有事和你商量。”

    程微稳了一下心神。

    看容昕的样子,说不定那小厮没和他提起与欢颜争抢春宫图的事。

    若是如此,随他去别处坐正合心意,省得再听九堂伯母唠叨了。

    程微站起来,随容昕走了。

    容昕的位置比较靠前,可出乎意料的,他并没有把程微往那里领,而是挑了个更偏僻的位置坐下来,讨好地递过去一块山楂糕。

    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程微捏着晶莹透亮的山楂糕,随意咬了一口:“说吧,什么事?”

    容昕凑过来,满脸笑容:“程微,打个商量呗,你丫鬟抢走的那本春宫图,借我看看吧。”

    程微……

    石化了好一会儿,程微终于能动了。

    她满面绯红,扬手把咬过一口的山楂糕砸在容昕脸上,扭头跑了。

    容昕傻了眼,愣了片刻才伸手一抹脸上的糕点,甚至不由自主舔了一下,呆呆地想:这糕好酸,丑丫头该不会是因为这个砸他吧?

    这个丑丫头,怎么脾气越来越大了,不行,这样下去以后可怎么了得,她还想三天两头打她男人不成?

    小霸王自动把自己代入程微的男人,越想越恼火,黑着脸腾地站了起来。

    找她去,等找到了,非把她按倒,照着屁股多打两下!

    程微的离去并没引起什么人注意,只有远在前面的程澈遥遥一瞥,看到厅门口一闪而逝的淡绿背影,无奈一笑。

    微微竟连他的加冠礼都不愿多看了吗?可见那一晚,确实伤着她脸面了。

    可是,重来一次,他依然别无选择,只能狠心把她推得更远。

    程澈垂眸,又被另一个追上去的背影吸引。

    那个背影他同样熟悉,是景王世孙容昕。

    “澈儿。”

    程澈回神,看向程二老爷。

    程二老爷意气风发,伸手拍拍程澈肩膀,罕有地摆出父亲的慈爱:“该去敬酒了。”

    程澈一桌桌敬酒,到了南安王那里,刚刚一口饮尽,就见大公主执起酒壶,笑盈盈道:“二公子,今日是你加冠的大日子,本公主敬你一杯。”

    她说着竟亲自去替程澈倒酒,程澈忙后退一步,恭敬道:“公主折煞在下了,我自己来就好。”

    大公主修眉一挑:“二公子是我姑父的弟子,更是我弟媳的兄长,算起来就是一家人,何必这么见外。”

    程澈不便再推辞,只得由着大公主把酒斟满。

    一旁的韩氏却悄悄皱了眉。

    说起来,大公主身份虽尊贵,却是寡居身份,按理说这种场合都不该来的。

    想到这里,韩氏心里咯噔一下。

    糟了,大公主养面首的事几乎是放到明面上了,京中这些人家谁不知道,瞧这意思,该不是看上她儿子了吧?(未完待续。)

    ps:感谢轻桑、冬草1125、花夏眠。。、乌夜子、钟瓶蓝、熱戀^^、书友160104162358130、书友151024094136428打赏的平安符,感谢投票的书友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