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科幻小说 > 我的竹马是男配 > 第二百六十五章 确定

第二百六十五章 确定

作者:冬天的柳叶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我的竹马是男配最新章节!

    那女子正值妙龄,行走间如折枝细柳,顾盼神飞,看那穿着打扮要比国公府的丫鬟们体面,可又不是主子们的穿戴。

    “微儿,在看什么呢?”

    程微伸手轻轻一指:“外祖母,那是谁?看穿戴不像主子,头发又是挽起来的,莫非是管事的媳妇子?”

    段老夫人眼神不比以前了,眯着眼睛看了看,认出了是何人,偏偏不好和程微直说,便含糊道:“是伺候你止表哥的丫鬟。”

    程微早已不是懵懂无知的小姑娘,听段老夫人这么说,不由讶然:“止表哥不是还未成亲吗?”

    段老夫人被问得一愣,伸手轻轻打了程微一下:“你这丫头,问这些做什么,你止表哥虽未成亲,行过小成年礼后总要有人伺候着。”

    程微边躲边道:“外祖母别打,我是觉得奇怪嘛。以前母亲对我说,通房丫鬟要等男主人有了嫡子后才可以有孕的——”

    段老夫人脸色一下子变了,改为抓住程微的手:“微儿,你是说……刚刚从那边走过的女子有了身孕?”

    程微点头:“大概三个来月了。”

    段老夫人沉默了好一会儿,声音听不出喜怒:“微儿,外祖母有些累了,扶外祖母回去。”

    “嗳。”

    回屋后,段老夫人仿佛什么都没发生过,其乐融融与程微一同用了午饭,派人送她回去。

    等程微一走,段老夫人立刻吩咐大丫鬟良辰去把韩止的通房盼盼叫来。

    “老夫人,盼盼姑娘来了。”

    段老夫人斜倚着屏风闭目养神,闻言并没有立即睁眼。

    过了好一会儿,她才掀起眼皮。望向垂手而立的盼盼。

    “见过老夫人。”盼盼行了一礼,神态自若,全无普通丫鬟见到老太君的紧张。

    段老夫人暗暗皱眉。

    陶氏素来是个伶俐的,怎么会选这么一个妖妖娆娆的丫鬟伺候止儿?

    段老夫人没有理会盼盼,侧头吩咐美景:“叫杨大夫进来。”

    一听“杨大夫”三个字,盼盼脸上有一闪而逝的紧张,整个人都绷直了。

    眼角余光一直留意盼盼的段老夫人心中一沉。

    看这丫鬟的反应。微儿定然没有看错了。

    杨大夫是国公府养的大夫。早就在隔间候着,很快就由美景领着进了屋子。

    段老夫人也不废话,伸手一指:“杨大夫。给这丫鬟把把脉。”

    盼盼终于花容失色:“老夫人——”

    段老夫人一个眼刀飞过去,盼盼吓得不敢吭声,一步步往后退。

    杨大夫当然不会怜香惜玉,沉声道:“大姐儿把手伸出来吧。”

    盼盼颤巍巍伸出手。望着杨大夫眼泪直流。

    杨大夫把手搭在盼盼手腕上,不大一会儿就松开了手。冲段老夫人行礼道:“老夫人,这位大姐儿有喜了,约莫三个来月。”

    段老夫人面上依然一派平静,沉声道:“老身知道了。杨大夫先下去吧。”

    等杨大夫一走,段老夫人立刻对良辰道:“去正院里说一声,等国公夫人回来。叫她立刻过来。”

    良辰领命而去,段老夫人这才看向盼盼。淡淡道:“给她搬张小杌子来。”

    小杌子搬来,盼盼哪里敢坐下,扑通一声跪下来连连磕头:“老夫人,求您开恩,婢子不是有意的……”

    段老夫人挑眉:“不是有意的?那你怎么会有了三个月的身孕?”

    老太太非常恼怒。

    长孙还未成亲,通房就有了身孕,这是天大的丑事。可她肚子里的孩子已经有三个月,想到要落胎又哪里忍心,偏偏这孩子留不得,只要这么一想,就觉得造孽。

    盼盼连连磕头:“老夫人,婢子真的不知道怎么回事儿,每次都是按时喝避子汤的,等婢子察觉有了身孕,已经两个来月了。”

    她说着抬起头来,一双眸子盈盈动人:“老夫人,婢子只要一想到那孩子在我肚子里安安静静呆了两个月,又怎么舍得杀了他呢,他是世子的儿子,您的重孙子啊。”

    段老夫人一阵心痛,闭了闭眼,疲惫地道:“赏心、乐事,你们带她去隔间歇着。”

    室内安静下来,段老夫人抬手揉了揉太阳穴,长叹一声,闭上了眼睛。

    陶氏刚一回府,就听丫鬟禀告说段老夫人喊她过去,匆匆换过衣裳,压下心头疑惑赶了过去。

    听完了段老夫人讲诉,陶氏摇摇欲坠:“老夫人,此话当真?”

    段老夫人叹气:“已经叫杨大夫把过脉,确实有了三个来月身孕无疑。”

    “这不应该啊,不是喝着避子汤吗?”

    “这也是我想不明白的地方,已经叫专门给她熬避子汤的婆子过来问了,那婆子说次次都按时端给她喝了。”

    “那岂不是天意?”陶氏喃喃道。

    段老夫人深深看她一眼:“你的意思,要留下那孩子?”

    陶氏哪里敢说这种话,忍着惋惜道:“怎么能留下呢,规矩的人家哪有让庶子生在前头的,就怪……就怪那孩子来的不是时候吧。”

    这话一出,婆媳二人相对无言。

    陶氏只有韩止一个儿子,本来就太单薄,从私心来讲,谁舍得把这个孩子弄掉,但有的事情,就是再舍不得,也不得不做。

    陶氏咬了牙,恼道:“都是止儿那个孽子,惹出这样的麻烦来!”

    段老夫人扫陶氏一眼,心道若不是你给止儿挑了这么一个妖精似的通房,房事少一些,哪里会让通房有了身孕!

    “这也怪不得止儿,喝着避子汤还有身孕,是谁都没法子的事。”段老夫人顿了一下,叮嘱道,“这个事情干脆就不必告诉止儿了,免得他闹腾。今日就把那孩子落下来吧,随后找个由头打发盼盼出去。”

    “嗯。”

    婆媳二人商量好,吩咐良辰去杨大夫那里端来一碗汤药,送进了隔间。

    正在这时,门口急匆匆进来一个人:“外祖母,程微呢?”

    韩止追在那人身后,一见祖母和母亲神情诧异,忙解释道:“祖母,母亲,容昕他非要跟过来找微表妹,我拦都拦不住——”

    容昕穿了一身鲜亮的紫袍,颇有几分盛气凌人的架势,一进来就拉着段老夫人的手不放:“外祖母,程微没在您这儿啊?”

    段老夫人刚稳定心神要说话,隔间猛然冲出一个人来。

    “世子,求您救救婢子——”(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