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科幻小说 > 我的竹马是男配 > 第二百六十七章 赵府来人

第二百六十七章 赵府来人

作者:冬天的柳叶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我的竹马是男配最新章节!

    容昕甩开韩止的手:“不用,我喜欢程微,要娶她,自己想办法,用不着别人插手!”

    韩止嗤笑一声:“容昕,你是不是自小被宠坏了,以为要风得风,要雨得雨?这世上只要你想,就没有要不到的?”

    容昕气鼓鼓瞪着他,虽没回答,神情却证实了韩止的话。

    韩止瞥容昕一眼,望着远方叹息:“可这世上,总有一些人、一些事,任你身份再尊贵,也是得不到、做不到的。你恐怕不知道,一直以来,我祖母和姑母就很属意和舒吧?”

    容昕撇撇嘴:“那又如何,就那个病秧子,除非大姨母想不开,才把程微嫁给他!”

    韩止深深看容昕一眼,轻笑道:“是,所以姑母她最近看中了谢哲。”

    “谢哲?”

    “荟城谢家的嫡长孙,现住京城,我祖母亲妹妹的孙子。近来谢府和怀仁伯府来往颇多,两边长辈都很中意的。恐怕微表妹一及笄,就要定亲了。”韩止一直打量着容昕神色,唇角弯了弯,“到那时,你能有什么法子?”

    见容昕不语,韩止语重心长道:“容昕,你不会真以为哭着闹着就能娶到微表妹吧?我一心想娶瑶表妹,现在又如何了?”

    容昕仍然嘴硬:“你自顾尚且不暇,能帮上我什么?”

    韩止神秘一笑:“至少,我知道你母亲不想微表妹嫁到景王府的原因。”

    “是什么?”容昕脸色大变。

    “你帮我这一次,我就告诉你。”

    容昕咬着牙,终于点头:“好,就这一次,下不为例!”

    说到底。韩止愿意背负污名退亲,愿意娶程瑶,关他屁事。

    小半个时辰后,容昕横抱着韩止回到了卫国公府。

    下人急慌慌进去禀告:“不好了,世子坠马了!”

    陶氏嘤咛一声,直接倒了下去。

    段老夫人还算沉得住气,边往外走边道:“快去请太医。把老国公他们都叫回来!”

    没过多久。安置韩止的屋子里已经站满了人。

    陶氏啜泣不止:“怎么会坠马呢?早知如此,就不那样逼他了……”

    段老夫人心烦意乱,当着满屋子人的面顾不上给陶氏面子。厉声道:“哭什么,一切等太医来了再说。昕儿,你仔细讲讲,止儿是如何坠马的。当时马速快不快?”

    容昕虽顽劣霸道,却从不屑撒谎。此时为了韩止抛出来的诱饵,只得硬着头皮道:“韩止骑着马出去,我就在后面追,可是怎么喊他都不理。看那样子好像神智失常似的,不知怎么就从马上摔下来了。马的速度……说不上太快,不过他落地时。好像碰到头了。”

    碰到了头?

    在场的人俱是神色一变。

    这摔断了胳膊腿儿都好治,碰到了头最难说了。

    无论是老国公、段老夫人还是现任卫国公。平时再沉得住气,此时嫡长孙生死未卜,心情都沉甸甸的。

    室内气氛冷凝,让人喘不过气来。

    “太医呢?太医怎么还不来?”陶氏死死抓着卫国公的手,问道。

    “太医来了,太医来了。”韩平领着太医匆匆进来。

    卫国公府请来的是吴太医,在整个太医署里,以擅长跌打摔伤著称。

    吴太医一进来就直奔病床,边走边道:“屋子里不要留太多人,不利于诊治。”

    段老夫人忙让人出去候着,只留了卫国公夫妇。

    吴太医仔细查验韩止伤势,到最后伸手扒了扒他眼皮,这才直起身子。

    “吴太医,世子他如何?”段老夫人强作镇定问道。

    吴太医看了陶氏一眼。

    这位卫国公夫人以体弱出名,要是受不住,那可糟糕。

    陶氏抖着唇道:“太医尽管直言,我们总要知道世子的真实情况,才好……才好想办法……”

    说到此处,已是声音哽咽,卫国公轻轻拍了拍她的肩。

    段老夫人颔首道:“正是这个理儿,吴太医尽管说吧。”

    吴太医这才沉吟着道:“世子全身各处都没太大问题,只有一些擦伤,不过他迟迟不醒,刚刚下官以银针试探,依然不见反应,恐怕是从马上跌落时伤到了头部,脑子里有淤血。”

    “那会如何?”陶氏紧紧追问。

    “这个……”吴太医捋了捋山羊胡子,摇摇头道,“难说。”

    “吴太医这是何意?”段老夫人瞧着虽冷静,拢在宽大衣袖中的手却抖个不停。

    吴太医抱拳道:“老夫人应该知道,人的头部最是复杂,但凡伤在头部,就是神医恐怕都说不清楚。世子脑子中的淤血若是能慢慢吸收,那就能醒来。若是不能吸收……”

    见众人死死盯着他,吴太医轻叹一声:“恐怕就会一直昏睡不醒,等到耗尽了生机,就——”

    陶氏身子晃了晃,直接倒在了卫国公怀里。

    段老夫人面色苍白,勉强道:“多谢吴太医了,劳烦吴太医去开药吧。”

    等吴太医一出去,段老夫人再也支撑不住,直接跌坐回椅子上。

    老卫国公连连安慰:“别自己先吓自己,止儿吉人自有天相。”

    “可是吴太医都那么说了——”段老夫人喃喃道。

    “那又如何,我不信咱们的孙子这么不争气!”老卫国公语气坚定,给了段老夫人一些信心。

    可是韩止并没有在众人的殷殷期盼中醒来,转眼就昏睡了三日。

    此时府上众人皆知盼盼有了身孕,可这个时候,世子生死未卜,谁还会说让盼盼落胎的话呢。

    随着韩止昏迷时间越长,众人心情越发沉重,都隐隐有个念头,若是世子不行了,至少盼盼肚子里的孩子还能留个香火。

    这几日,前来探病的人络绎不绝,国公府把盼盼有孕的消息死死瞒着,一心想等韩止的病情有个结果,再做打算。

    却不知为何,卫国公世子通房有孕的消息还是传了出去。

    没过多久,赵侍郎府就来了人。

    来者是赵晴空的三哥赵景明,他提了不少礼品,进门还是客客气气的:“听说世子坠马,父亲母亲派我来探望一下。不知世子现下如何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