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科幻小说 > 我的竹马是男配 > 第二百六十九章 沉默

第二百六十九章 沉默

作者:冬天的柳叶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我的竹马是男配最新章节!

    “装的?”程微豁然抬头,“二哥难道也会看病?”

    程澈微微一笑:“我不会看病,只会看人。 当时你说止表弟脑子并无问题,那时他的眼神有明显变化,而真正的痴傻之人是不会有那种表现的。”

    那个时候,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程微身上,韩止瞬间的神色变化除了程澈并没有人留意。而他那突如其来的一抱,更是扰乱了所有人心神,之后再无人把程微的说法放在心上了。

    而程澈就是从这两点,断定了韩止在装疯卖傻。

    程微自是信任程澈的,喃喃道:“难怪,我还百思不得其解,以为自己看不准。可是,止表哥好端端装疯做什么呀?”

    程澈被问得一怔,没有说话。

    要说韩止装疯的理由,他可以说出一二,但不适合讲给微微听。

    “不行,我要回去告诉外祖母去,韩止装病,外祖母他们该多担心!”

    程微起身欲往马车外走,被程澈一把拉住。

    “二哥?”她转头,疑惑不解。

    程澈忙松开程微的手,故作镇定道:“微微,你先坐下。”

    最初的震惊过去,程微已经冷静下来,而能和二哥这样亲近,是她求之不得的,哪里还舍得离去,当下乖乖坐回了程澈身边,半仰着头,软声道:“二哥,你是怎么想的,难道不告诉外祖母他们吗?”

    程澈不动声色往旁边挪了挪身子,轻咳一声道:“二哥只是不知,该不该管这个闲事。止表弟不会装疯太久的。”

    “二哥,你就告诉我吧,韩止为什么要装疯啊?”程微拉住程澈的手。

    程澈轻轻抽出手,抵不住程微央求的目光,还是说了出来:“我听闻,止表弟的通房丫鬟有了身孕,止表弟那样做,恐怕是为了保住那个孩子。”

    程微一怔。心情有几分古怪。

    原来韩止装疯卖傻,竟是她无意间对外祖母说的那番话引起的。

    想着那个有孕三个月的女子,程微冷哼一声:“止表哥真是糊涂,明知道外祖母他们不会让一个通房先生下孩子。还让她有了身孕。现在可怎么办,那孩子已经成形,就这么落下来实在太可怜了,可是它一旦出生,赵姐姐又该怎么办?”

    程微越说越恼:“二哥你不知道。三个多月大的胎儿,已经有手有脚,都会吮手指了——”

    迎上程澈古怪的眼神,程微不由住了口。

    程澈字斟句酌,试探地问:“微微,你如何知道这么清楚?”

    他家妹妹才十四岁!

    提到擅长的,程微盈盈一笑:“二哥你忘啦,我是符医,目前学的最多的就是胎产科。”

    说到这里,她长叹一声:“现在果然难办。把真相告诉外祖母他们,那孩子就没命了,不告诉外祖母他们,赵姐姐就太可怜了。”

    程微知道,按着勋贵世家的观念,她不该同情一个通房肚子里的孩子。可她学胎产科至今,听着阿慧告诉她不同阶段女子腹中胎儿的变化,又亲自迎接过小生命的到来,委实不能把腹中胎儿看成一块没有生命的血肉。

    看着程微一脸纠结的样子,程澈提醒道:“止表弟想保住孩子。恐怕就是为了逼赵家退亲。”

    “他干嘛这样做?”程微大惊,震惊过后,灵光一闪,“我知道了。他是为了程瑶!”

    说到这里,她不知是该骂韩止混蛋,还是佩服他痴情了。

    马车吱吱呀呀前行,程微沉默良久,叹了口气:“若是如此,二哥我们不要管他了。随他去吧。要是赵府真的退亲,对赵姐姐来说未尝不是一件好事,那孩子也能保住性命。”

    “好。”程澈淡淡笑道。

    对于别人家的事,他本来就不愿插手,微微高兴就好。

    程微一下子又紧张起来:“二哥,我还是有些不踏实,你能不能派人去庄子上看看程瑶怎么样了,韩止退了亲若真娶了程瑶怎么办?不能让她去祸害外祖母他们!”

    “别急,回头我就让八斤去看看。”

    程微这才松了口气。

    一旦解了心头疑惑,独处一辆车内,程微忽然觉得有些不自在。

    她悄悄抬眼,瞥了一眼程澈。

    五月的阳光正好,哪怕有纱帘遮挡,光线还是透进来,打在程澈脸上,她甚至能看清那上面纤细可爱的茸毛。

    程微不由舔了舔唇,心想,要是马车能一直这样驶下去就好了。

    她想得入神,一时忘了移开眼。

    感觉到程微的注视,程澈不由浑身绷紧,面上竭力作出平静的样子,心却不由自主跳得快起来。

    这丫头不会又胡来吧?

    要是再亲他该怎么办?是狠狠推开怒斥一番,还是耐心教导呢?

    程二公子一时拿不定主意,无比纠结,手心竟冒了汗。

    “二哥——”程微忽然凑近。

    程澈下意识往旁边躲,头狠狠撞到了车壁上。

    程微吓了一跳:“二哥,你没事吧?”

    少女身子前倾,白皙修长的颈下,能看到精巧的锁骨和微微隆起的弧度。

    程澈一下子傻了眼。

    “二哥,碰的疼不疼?你也太不小心了——”

    程澈仿佛被烈火灼烧到眼睛,猛然移开,一把推开程微:“我没事。”

    程微被推得身子一晃,深深看程澈一眼,垂下眼帘默默挪到车厢一角呆着。

    她双手抱膝,一动不动,就像被人丢弃在倾盆大雨中的小狗,茫然又伤心。

    程澈死死忍着去安慰的冲动,强迫自己闭上了眼睛。

    路再长终究有尽头,怀仁伯府还是到了。

    兄妹二人先后下车,默默分开。

    赵侍郎府很快得到韩止醒来的消息,赵景明再次上门。

    探望完韩止,赵景明没有如上次一样很快离去,而是客客气气问陶氏:“陶夫人,景明听闻世子有位通房,如今已经三月有余,不知贵府打算如何处置?”

    他上次来,卫国公世子生死未卜,当然不必把一个通房放到明面上说。

    若是卫国公世子有个万一,他妹妹不会嫁到国公府来,国公府如何处置那个通房就与赵府无关了,若是能够清醒,自然是照着规矩处置。

    可偏偏卫国公世子醒了,人却痴傻了。

    那他就不能不问一问了。(未完待续。)

    ps:感谢冬草1125打赏的财神罐(又让俺家冬妈妈破费了),感谢秋风吹落叶c打赏的平安符,感谢投票的书友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