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科幻小说 > 我的竹马是男配 > 第二百七十三章 搅黄

第二百七十三章 搅黄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我的竹马是男配最新章节!

    程二老爷和韩氏赶到念松堂时,离念松堂住处更近的程大老爷夫妇已经赶到了,程三老爷正给孟老夫人按揉头部,屋子里黑压压站了一群人。小说

    一见程二老爷夫妇进来,孟老夫人推开程三老爷的手,劈头问道:“微儿呢?”

    “微儿……她一大早出去了……”

    孟老夫人似乎按耐不住,语气格外急切:“那丫头是不是去了济生堂?快,快把她叫回来!我的头要疼死了!”

    程三老爷忙道:“母亲,微儿今早没有去济生堂,儿子先给您按按吧。”

    “不用你!”孟氏声音尖锐高扬,似乎已经忍耐到了极限,一边用手捶着床柱一边喊道,“快,快去找微儿回来!“

    韩氏犹在发愣,程二老爷气急败坏推她一把:“快吩咐人去找啊,你是当娘的,不知道微儿常去哪里吗?”

    “哦,好,好。”韩氏心中叫苦,还是硬着头皮吩咐了下去。

    等待的时间对孟老夫人来说就是度日如年,她脾气越发暴躁,到后来恨不得以头撞墙,那扭曲的表情,吓得众人大气不敢出一声,只听到尖锐的声音在室内回荡。

    “微儿怎么还不来?那死丫头,等回来我剥了她的皮!对了,瑶儿呢,瑶儿也行!”孟老夫人一把抓住程二老爷的手,神智已经有些不清,“快,快去碎玉居把瑶儿叫过来!”

    程二老爷面色难看,小心翼翼道:“母亲,您忘了,瑶儿没了。”

    “没了?”孟老夫人茫然念着,渐渐想了起来。脸色变得更加难看,“微儿找不到,瑶儿没了,你们这些不孝子,是要看着我活生生痛死吗?”

    这话问得谁都不敢接话,正在这时,阿福匆匆跑了进来:“来了。三姑娘来了。”

    话音未落。程微已经挑帘而入。

    孟老夫人一见到程微,就如溺水之人抓到了救命稻草,再不见刚才的疾声厉色。神情流露出几分狂热与急切:“微儿,你快来,快来,祖母要痛死了。”

    程微匆匆走到孟老夫人身旁。伸手抚上她额头,语气从容:“祖母。您别急。”

    素手清凉无汗,这么轻轻一抚,孟老夫人焦躁的情绪竟真的缓解了许多。

    在场之人莫不面面相觑,再看向程微的眼神已经不同。

    这就是符医的能耐吗?未免太神奇了些。

    “祖母。越是急躁头就会越疼,您稍稍忍耐一下,我去给您配药。”程微安抚孟老夫人一番。抬脚进了隔间,约莫一刻钟左右。端出一杯淡红色的水出来。

    才走到孟老夫人身旁,没等开口,手中杯就被孟老夫人劈手夺过去,大口大口喝起来。

    “母亲,您慢点喝。”程二老爷劝道。

    孟老夫人一口气喝完,才把杯子递给程微,长长出了一口气。

    “祖母,您感觉如何了?”

    孟老夫人抬手扶额,缓缓道:“似乎好多了。”

    “那就好。”程微莞尔一笑,忽然皱了眉头,“祖母,您明明前几日才喝过我为您制的符水,怎么今日会头疼成这个样子?”

    孟老夫人摆摆手:“我还以为是你的符水不管用了,谁知道好端端怎么会疼成这样。那疼一跳跳的,像有根粗针在我脑子里扎,简直无法忍受。”

    她一把抓住程微的手:“微儿,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你可要弄明白,不然忽然来这么一回,岂不是要人命。”

    程微思索片刻缓缓摇头:“祖母,按理说只要按时服用符水,就不会突然疼成这个样子的,您是不是受了什么……刺激?”

    “刺激?没有啊。”孟老夫人有些茫然。

    程微却把话接了下去:“祖母,您是不是太伤心二姐的事了?”

    孟老夫人被问得一怔。

    要说二孙女的死,她是有一点难过的,不过那点难过就如一撮烟火,头疼一来,早就灰飞烟灭了,哪里还记得程瑶是谁。

    在场的人却不这么认为,纷纷劝道:“老夫人,身子骨要紧,您可要想开点儿。”

    孟老夫人越听,眉皱得越紧。

    没人比她自己更清楚,程瑶的死对她的影响就如一点小水花,怎么可能掀起风浪。这头疼的根子要是寻不出来,以后可怎么办?

    偏偏所有人都在宽慰,她不可能把实话说出来。

    这时,伺候老伯爷的丫鬟匆匆赶来:“老夫人,老伯爷非吵着要出门吃酒,婢子劝都劝不住——”

    孟老夫人正心烦,闻言狠狠一拍床柱:“真是不让人省心,被狗咬了还要往外跑!”

    程二老爷忙劝:“母亲,您消消气,别一着急又头疼了。”

    “嗯。”孟老夫人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喃喃道,“这两日不知道是怎么了,没有一件顺心事。”

    她一掀眼皮,看到程二老爷,忽然心中一动,问道:“老二,澈儿和徐家的大姑娘交换了庚帖吧?”

    “前日换的。”

    孟老夫人眉头紧紧锁起:“前日换的庚帖,昨日你父亲就被狗咬了,闹的一家子不痛快,今日我又头疼成这样,瑶儿还没了——”

    她越说越不对劲,脸色渐渐沉了下来:“韩氏,你派人去把徐大姑娘的庚帖拿来,我瞧瞧。”

    “嗳。”

    韩氏忙吩咐雪兰去取,不多时,雪兰返回来,脸色就如她的名字一样,雪白一片。

    “怎么了?”察觉大丫鬟不对劲,韩氏问道。

    “夫人,庚帖——”雪兰欲言又止。

    孟老夫人厉声道:“拿过来!”

    雪兰看韩氏一眼,韩氏忙道:“快拿过去吧。”

    雪兰低着头,缓缓抽出写有徐大姑娘生辰八字的庚帖递过去,室内顿时响起此起彼伏的抽气声。

    那大红金字的柬帖边缘处破破烂烂,参差不齐,看那形状,竟是被老鼠啃的!

    “这,这——”孟老夫人手发颤指着婚帖,险些闭过气去。

    室内顿时一片混乱。

    天色渐晚,晚霞把流云染上了红光,悄悄洒进飞絮居里。

    程微低声问画眉:“母亲真的派人去把庚帖退回去了?”

    画眉连连点头:“真的,婢子悄悄在院门外的树后躲着,亲眼见着桂妈妈出门的。”

    “那就好。”程微望着窗外的一丛芭蕉,傻笑起来。

    未到晚饭时,程澈忽然过来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