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科幻小说 > 我的竹马是男配 > 第二百九十一章 菊娘之死

第二百九十一章 菊娘之死

作者:冬天的柳叶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我的竹马是男配最新章节!

    满室皆静,程微大惊失色。

    曾经,菊娘悄悄问过她这个问题,当时她不忍说出实情,推脱说看不出来。

    在她想来,无论程九伯一家多不待见这个孙女,至少在菊娘怀孕期间能得到好点的照顾,这样等孩子生下来,哪怕境况艰难,总有活路。

    可是阿慧竟随口把真实情况说了出来。

    她随口两个字,是要害了菊娘母女啊!

    郭氏显然不敢相信,拉着阿慧的手一紧:“微姐儿,你这话当真?不能啊,菊娘这一胎肚子尖尖,还有走路的姿势,村上有经验的人都说是个男娃儿。”

    阿慧皱眉,掩饰住眼底的嫌弃,把手抽出来,淡淡道:“堂伯母不信,等生下来且看。”

    她语气太淡然,郭氏虽仍不愿相信这个事实,心却渐渐沉了下去reads;龙腾南洋。

    心底发沉的又何止郭氏一人。

    菊娘脸上一丝血色也无,直愣愣盯着阿慧。

    是女孩?年初时微姑娘分明说看不出来的,怎么会是女孩儿?

    她再也承受不住,缓缓萎顿在地。

    “娘——”新弟飞奔过去,扶住菊娘,“您怎么啦?”

    菊娘惊慌看郭氏一眼,忙道:“娘没事。”

    郭氏脸都黑了,对肚子里很可能又是一个女娃的媳妇哪还有半点耐心,冷喝道:“还不滚回屋去,在这丢人现眼!”

    新弟飞快看阿慧一眼,不解和茫然一闪而逝,扶着菊娘匆匆回了屋。

    二儿媳抿嘴笑道:“娘,您可别动气,大嫂正是金贵的时候呢。”

    郭氏呸了一声:“左一个女娃右一个女娃。跟谁讲金贵?我呸!”

    她说得激愤,唾沫星子四溅。

    阿慧皱眉往旁边挪了挪。

    程莹虽不待见程微,却也看不得自己亲娘这个样子,悄悄拉了拉她:“娘,当着十三堂兄他们的面儿,莫说了。”

    郭氏这才悻悻闭嘴,脸色却一直阴沉。

    一群女人说这些话题。程澈本不欲插口。可妹妹一句话恐怕给菊娘带来不小的麻烦,不得不说几句:“堂伯母,男孩女孩其实都一样。我和三妹就最喜欢新弟了,懂事又聪慧。再者说,九堂伯和堂伯母都很能干,五堂嫂也是勤快人。孩子不是越多越好么?”

    郭氏不好反驳程澈的话,勉强道:“十三郎说的是。”

    “二哥。我休息好了,你不是说要去二爷爷家吗?”阿慧忽然道。

    她没有拒绝来程九伯家,是不想错过任何一个地方,现在发觉此处没有异常。自是不愿留在这里浪费时间了。

    “哦,真的休息好了?”

    “嗯。”

    郭氏等人自是热情挽留,程澈客气推辞。带着阿慧离开了程九伯家。

    去二爷爷家的路上,程澈忍不住道:“微微。今日那话你可以不说的。”

    阿慧不住打量四周景物,心不在焉:“怎么?”

    程澈顺着阿慧目光看去,见并无什么特别景物,心中有些奇怪,面上却不显,语重心长道:“你说出五堂嫂怀的是女孩,她之后的日子恐怕会很难过。”

    阿慧这才回了神,挑眉道:“即便我不说,再过两个月,等孩子生出来不就知道了?”

    “那不一样。”程澈叹了口气。

    孩子出生后,哪怕是个女孩,以程九伯家现在的家底,总不能把孩子溺死,可孩子现在还在肚子里,就难说了。

    他看一眼显然没有把此事放在心上的阿慧,没有再开口。

    微微自从坠崖回来后,真的是变了,他有时候静静看着她,竟会有种看陌生人的错觉。

    这是他从小看到大的微微啊,怎么会这样?

    程澈甚至觉得这比他夜夜做那荒唐梦还要恐怖,就好像生命中有个很重要的东西已经消失了reads;乾元争雄。

    可是,他视之如命的女孩儿分明就在眼前。

    二人沉默着,一路到了二爷爷家。

    二爷爷家人少,自是清净多了,阿慧虽心急一探究竟,却不好表现得太急切,遂听了程澈的劝去歇息。

    迷迷糊糊不知睡了多久,就被一阵喧哗声吵醒。

    “微姑姑,微姑姑,您在哪儿?”

    程微直接飘了出去,就见新弟一脸惊慌冲进来,脚上甚至没有穿鞋子。

    二爷爷的儿媳胜婶正拉着新弟问:“怎么啦,新弟?”

    新弟并不回答,只一味喊程微。

    程澈已经走到了院子里。

    一见程澈,新弟好像遇见了救命稻草,扑过来呜呜道:“十三叔,微姑姑呢?”

    “新弟,有话好好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儿?”

    “我娘,我娘被我爹推了一把,流了好多血,我要找微姑姑救我娘!”

    这番动静已经惊动了不少人,都站在二爷爷家门口瞧热闹。

    在村人的议论声中,阿慧走了出来。

    新弟眼睛一亮,放开程澈冲了过去:“微姑姑,您快去救我娘——”

    阿慧抽出了手:“我救不了。”

    程微猛然瞪大了眼睛。

    阿慧怎么这么说?她难道要见死不救?

    阿慧是披着外衣出来的,一看就是刚刚睡醒的样子,不理新弟的震惊,对程澈道:“二哥,我自打坠崖,为了活命元气大伤,现在没有能力制符救人了,不然身子会受不住的。”

    程澈再同情菊娘,也不愿伤及程微的身体,听阿慧这么一说,就拉住新弟道:“新弟,十三叔随你过去看看,除了村上的大夫,再派人去镇上请最好的大夫和稳婆来。”

    新弟小脸惨白,对程澈的话充耳未闻,继续苦苦哀求:“微姑姑,我知道您很厉害的,求您救救我娘吧,以后新弟给您当牛做马——”

    而阿慧在新弟声嘶力竭的哀求声中,默默转身回了屋子。

    若是可以,她当然不愿得罪人,可她刚刚占了这具身子,魂体和身子未能完全融合,又怎么能轻易耗损元气制符,救那不相干之人?

    阿慧的冷漠让程微急得跳脚,虽然无能为力,还是跟了过去。

    那一夜,程微觉得一辈子都不会忘记。

    她看到一盆盆血水往外端,耳旁是菊娘一声接一声的惨叫还有新弟三姐妹的哭泣。

    二哥拿出不少银钱,请来好几个大夫和稳婆,他们由一开始的急切,到最后只剩下沉默和叹息。

    天刚刚亮时,菊娘产下一名瘦巴巴重不过四斤的女婴,还未能看女婴一眼,就悄无声息断了气。(未完待续。)